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孟婆汤(二)
    孟婆干脆地说了广东话。

    “天京陷落,我保护幼天王杀出重围。逃到江西地界,幼天王的替身被清军俘虏。我化装潜入南昌城,躲在围观凌迟的人群中。那位少年侍从,至始至终,坚称自己是幼天王洪天贵福,还向清妖摇尾乞怜,声称效忠清朝皇帝,愿读孔孟书考取秀才功名,甚至还想再讨老婆可笑的是,天王当初就是在广州考秀才失败,才走上天国道路的。”

    “我明白了,他并非真的乞降,而是为迷惑清廷,显得自己真是幼天王,真正的忠臣!”

    “少年被绑在牛车上,四根长钉将他钉在木桩上。刽子手每割十刀,便一吆喝,先割**,然后是命根子,从早割到晚,中午还给他喂食稀粥,免得他中途死了。他被割了一千多刀,开膛后的内脏与肠子都被百姓高价买走。少年在受刑柱上惨叫,整个南昌多能听到哀嚎声……”

    孟婆已老泪纵横,秦北洋掏出一方阿幽赠送的手绢,替老去的洪宣娇擦去泪水。

    “还是孟婆汤好!喝了就能忘记所有苦难。”

    “最后,血肉模糊的少年,在刽子手的刀割中高声祈祷:天父救我!”孟婆发出少年般尖利的嗓音,“我冒险在人群中施展暗器,三根银针飞刺入少年心脏,助他当场毙命,解脱痛苦,升天去了。幸好刽子手没有发现。他们将所谓‘幼天王’的骨架抛尸荒野,任由野狗撕咬分食……”

    秦北洋长叹:“中国历代帝王死于非命者不少,但被凌迟处死的只有一位,就是太平天国的幼天王洪天贵福这位少年替身,创造了这个记录。”

    “我保护真正的幼天王,千里迢迢,逃上太白山避难地。从此以后,每年都要举办‘升天祭’,纪念这位少年英雄。”

    孟婆又啜泣了好久,秦北洋将她扶起:“往事若能如烟?明日亦能如烟!”

    八十多岁的老婆婆,从怀中取出一个铁匣,打开锁头,有包黄绸缎,裹着一截乌黑头发。

    “这是……”

    “天王的头发。”孟婆颤抖着捻起一根粗粗的发丝,“天京事变前夕,天王召我入宫,求我拯救天国,断发相赠。”

    “古人云,断发如断头,天王这是把身家性命都交给您了啊。”

    “这截头发已保留了六十多年,也是我活着最后的念想。”

    孟婆将头发贴着自己脸颊,似乎还能闻到天王活着的气味……秦北洋心底寻思,洪宣娇与天王洪秀全,只是名义上的兄妹关系。据说天王府中穷奢极侈,美女遍地,也许他们有过某种私情?毕竟她年轻时,可是天国第一美人。

    “活到这把年纪,有没有念想也不重要了。”孟婆把头靠在秦北洋的肩上,声音忽然温柔,“谁都有前缘难舍,无论二十岁,还是八十岁?但眼前之人,可得好好珍惜!”

    “婆婆,我明白了,你此番来找我,告诉我那么多秘密,都是为了阿幽!让我放下过去,好好地跟她过日子……”秦北洋站起来,对着秦始皇地宫赝品的黄肠题凑深呼吸,“好,我这就去找阿幽!”

    他当即告别孟婆,命令九色继续陪伴唐朝小皇子的棺椁,独自钻出墓道。

    回到山崖洞窟的新房,阿幽正在梳妆打扮,女为悦己者容,镜子里多出一个男子。

    “哥哥!”她放下画眉的笔,牵住他的手,“你果然回来了。”

    镜子里的秦北洋满面愧疚:“对不起,阿幽妹妹。”

    “我真怕自己会变成深闺疑云。我们已是夫妻,哥哥,你该怎么叫我呢?”

    “阿幽妹妹!”他吐出一口地宫里的气息,“我们是在光绪帝陵的地宫旁相遇的,没有那一夜,也不会有今天,我还是叫你妹妹吧!”

    “嗯……”阿幽微微有些失望,她本期待得到“夫人”、“媳妇”、“老婆”甚至“婆娘”的称呼,“妹妹也好!哥哥妹妹,我们过一辈子!将来我若是死了,请你将我的尸首抛入地狱谷,任由我粉身碎骨,来于自然,又还于自然去吧。””

    “新婚燕尔,尽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只要跟哥哥在一起哪怕片刻,阿幽都是那么开心,哪怕下一刻死了,也无所遗憾!”阿幽咬着他的耳朵,吹气如兰,“你好久没有抱我了。”

    秦北洋心头一热,便将她拦腰横身抱起。

    这一夜,她特别疯狂,他也是……

    天还没亮,秦北洋却倍感孤寂,翻身起床,披上那件工匠衣衫。阿幽从背后环抱他的腰,下巴抵住他后脖子上的鹿角胎记:“哥哥,我不许你走。”

    “我怎会舍你而去?”

    “阿幽还有一件礼物给你。”

    她从梳妆台下搬出个沉重的箱子,竟然装满黄澄澄的金条……几乎被闪瞎了眼,秦北洋发现每根金条都刻着俄语字母。这一箱约有十公斤的份量,价值十几万块银元呢。

    “沙俄帝国的黄金?”

    伊塞克湖畔耶侓大石陵墓内,每箱一百公斤x五千个箱子五百吨黄金。

    “不错,为这五百吨的黄金宝藏,阿海铤而走险,在太白山发动叛乱,身败名裂。”

    “等一等……阿幽妹妹,你千万别告诉我黄金藏在哪里。”

    “黄金藏在一个绝对安全的所在,我不会轻易告诉任何人的。”

    “这笔宝藏不属于我们,早晚还是还给人家吧。”

    “还给谁?俄国人?不……”阿幽抓起一块金条,“如果这笔钱到了哥哥手中,就能实现你的抱负。”

    “五百吨黄金,富可敌国,确实可以用来干大事儿。”

    秦北洋无意间流露了心里话,阿幽顺着往下说:“哥哥,我俩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

    “我的八字之中,据说有财运,但我只要一座古墓,能让我栖身呼吸,活下去就够了!就算金山银海,又能如何?”

    她用纤纤手指堵住他的嘴唇:“感谢哥哥成就了阿幽的心愿。哥哥命中注定是要干大事儿的人。阿幽不过是个弱女子,惟愿哥哥成就心愿。”

    “你可知我的心愿为何?”

    “当年,天王在金田起义,不就是为了扫除天下的妖魔,驱逐西洋列强,创造一个新中国吗?清朝虽亡,但中华民国不过换汤不换药。老实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还不如各省督抚割据的清朝呢。”

    “阿幽,你果然是天王之女,看待时局之透彻,远胜于许多迂腐的读书人。”

    十八岁的阿幽将黄金放回箱子,牵着他的手说:“哥哥,你出生于地宫之中,成长于乱世之秋,身负墓匠族之技艺,又是‘天国学堂’第一名毕业生,掌握经邦济世之才学,必将龙飞于天下。”

    秦北洋闭上双眼,眼前幻化出一条澎湃的江河……“好吧,我已经想好了,这笔黄金的真正用途。”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