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永隔一江水(二)
    客人继续盯着小女孩的双眼,几乎要盯出个洞来。

    “嗯,奇怪的名字吧?这可不是小名。”

    “齐九色?”

    “对啊,这小姑娘,长大后不得了呢!”保姆捏了捏九色粗壮的胳膊,“听说周岁时候给她抓周,结果抓出来个木匠用的墨斗!真是不像话!”

    “阿姐,她这么哭,是不是热了?生痱子了?”客人把手伸到小女孩的衣服里,“你看穿太厚了吧。冬天啊,小孩不要捂。”

    “那么冷的天,也会生痱子?”

    保姆将信将疑,看了看窗外圣诞节的飘雪。

    “给她换一件贴身点的小衣服吧。”客人把手搭在保姆肩头,“换好了,小孩就不哭了,我们继续下楼聊天。”

    “嗯,先生,您懂得真多,我听您的。”

    保姆笑盈盈地解开九色的衣服,这小孩居然犟头倔脑,拼命地蹬腿反抗,下地要往外跑。

    “要我帮忙吗?”

    客人在门口拽住小九色,保姆说:“太好了!帮我压住她的手脚呢。”

    于是,他俩一起将小女孩压在床上,正要更换贴身衣服时,客人特意看了看九色的后背。

    小女孩的脖颈后方,长着一对赤色胎记,形如鹿角,烈焰冲天。

    “就是她!”

    客人伸出细长有力的手指,滑过九色的后脖子。

    保姆觉得有些不对劲:“先生,这是要?”

    刹那间,客人手中多了一把匕首,保姆还没反应过来,脖颈已多了一道细细的红线。

    她瞪大了眼睛,嘴里蹦出个“辣块……”便不再有后半句话,气管和颈动脉都断了,整个人抽搐着倒地……

    一刀封喉。

    九色再如何胆大,也被这一幕给吓傻了。客人却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脸,将象牙柄匕首擦干净,重新藏在怀中,身上不留一滴血丝。

    当他要抱起九色之时,窗户突然开了,风雪钻进房间同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猫叫。

    野猫飞进来了!

    黑色的野猫,如同黑色闪电,从窗台飞向客人的面孔。他能从容地躲避人的攻击,却无法逃脱飞快的猫爪。

    于是,他的右脸被重重地挠了一下。

    原本干净白皙的皮肤,竟然整个掉落,趴在床上的九色都看呆了——他的脸掉下来了。

    但在这张脸的底下,还有另一张脸,虽然还是同样的轮廓,却多了一道蜈蚣般的伤疤。

    阿海。

    他划过妆,右半边脸贴着假皮,掩盖住那道丑陋的伤疤,重新变成俊朗的面孔。十二年来,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脸,可惜被秦北洋毁灭了。

    那只黑猫,似乎火眼金睛,早已看出他来者不善,特意跳到二楼窗外观察。而他杀死保姆的过程,全被这只猫看在眼里。为了保护小主人,它奋不顾身地撞破窗户,冲进来与阿海决斗。幸好阿海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刺客,动作反应超乎寻常地灵敏,否则抓破的不但是贴在脸上的假皮,恐怕眼珠子也难保。

    阿海一声暴喝,掏出匕首,向黑猫的脖子捅去。但要杀一只猫,其实要比杀一个人难多了。何况它不是一般的猫。这只不知多少岁的黑猫,把身体蜷缩成弓形,仿佛把自己变成利箭射了出去,一下子就跳到了靠近天花板的衣柜顶上。阿海知道不能爬上去,这简直就变成了刚被割喉的保姆,扫尽了刺客的威风。但他明白,如果要抓一只爬到树上的动物,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树砍倒!别看他貌似书生相,臂力却是惊人,居然将整个大衣柜扯倒。

    随着黑猫的一声惨叫,大衣柜压在了床上——刚才九色趴在的位置。

    “不!”

    阿海又是怪叫一声,头皮一炸,害怕会不会砸死了小女孩?他急忙将大衣柜抬起,结果却只有九色换下来的衣服。

    此刻,十八个月大的小姑娘,早已经躲到了床底下,小身体瑟瑟发抖,盯着地板上死去的保姆,女人的鲜血正汨汨地蔓延而来……

    黑猫匍匐着爬过来,就像一个黑衣蒙面的侍卫。它的蓝宝石般的目光,似乎天生让人镇定,九色不再发出哭声,瞪着双眼,严阵以待。

    突然,床脚下又出现了一双眼睛。

    他笑了,笑起来很帅,如果忽略蜈蚣般的刀疤的话。

    阿海用这辈子最温柔的话说:“九色乖,叔叔是你爸爸的好朋友,自己爬出来吧,我带你去找爸爸!”

    九色摇摇头,对他做了个鬼脸般的表情。

    “你知道吗?你就跟你爸爸一样倔强!跟另一个九色一样讨厌!”

    当阿海把手伸到床底下去捞九色时,黑猫突然从阴影中窜出来,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

    又一声惨叫,阿海拼命将猫甩开,捂着鲜血淋淋的右手退出来。他心想,自己乃是全世界超一流的刺客,暗杀过无数达官贵人与军阀政要,居然连一个还没断奶的小女孩与一只老黑猫都对付不了,岂不是刺客行莫大的羞辱?

    他暴怒地掀开整张床,露出蜷缩在角落里的九色与黑猫。正当他要用匕首先解决那只猫时,房门打开了。

    “九色!”

    欧阳安娜一声尖叫……

    正午时分,她刚从教堂做完圣诞弥撒回到家,发现客厅里又温热的茶叶与烟灰。立时引发了她的警觉,毕竟孩子丢失过一次,已让她变得处处疑神疑鬼杯弓蛇影。

    难以置信,她竟在圣诞节的自己家里,看到了刺客阿海的脸。原本以为,这个人早已从世界上消失,被名侦探叶克难绳之以法,甚至碎尸万段,腐烂为蛆虫。

    地板上躺着保姆的尸体,不消说,必是被割喉所杀。

    谢天谢地,九色还在,被掀开的床下角落里,来自永泰公主墓的黑猫正在保护她。

    她看到阿海的右手流着鲜血,脸上还有猫爪的印子,想来是这只老猫保护小主人的战绩。

    以上整个过程,不过都在一两秒间。

    就在齐远山掏出手枪的刹那,阿海已腾身跳出窗外,子弹擦着他的耳边飞过。齐远山追到窗外,只见阿海已跳出院墙,第二枪打断了梧桐树的枯枝。

    刺客阿海已告逃脱,无影无踪……

    安娜跨过保姆的尸体,抱住她的心肝宝贝儿,亲着小九色的小脸蛋。又发现女儿的衣服已被换过,立即警觉地检查一遍:“九色,坏人有没有碰过你?”

    十八个月大的孩子,只会说些简单的话,九色点头说:“是,但宝宝没事。”

    欧阳安娜先是紧张,又松了一口气,搂着女儿发抖。

    齐远山忿忿地踢了一脚死去的保姆:“没用的东西,还是把外人放进来了!”

    “人都死了!就不要怪她了,阿海若想要进来,无论有没有人开门,岂不是易如反掌?”还是安娜冷静,阻止了丈夫的怒火,“要怪就怪浪得虚名的京城名侦探,叶探长答应过我的,不会再让阿海跑了!真是个酒囊饭袋!”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