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上海古墓(一)
    元旦次日,秦北洋陪同光与芥川先生游览豫园。

    昨日,扬威跑马厅,大闹天蟾舞台,收还汗血马,拯救孟晓冬,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跟嵯峨光的重逢!何况还有救命恩人陈公哲,两人已相约不日再聚。

    至于光,过几日就要随父回日本,秦北洋还想好好陪陪她呢。

    上海豫园,原是明朝的私家园林,毗邻城隍庙,晚清时为上海多家行业公会所有。小刀会起义,曾在点春堂办公,想必也曾出入“擅使一百来斤大刀的美少女”周秀英。

    经过镇园之宝“玉玲珑”,乃是一块硕大的太湖石。重新穿上的工匠袍子的秦北洋,细细观之,据说是宋朝“花石纲”留在江南的遗珠,犹如浓缩的太白山悬崖顶峰。

    登上明代叠山大家张南阳所叠的大假山,明知是一堆石头罢了,却给人峰峦叠嶂,涧壑谷邃,林木幽深的错觉,宛如在万山丛中,又有袖里乾坤的古意。

    走过九曲桥,来到湖心亭,芥川先生前头,有个身穿浅葱色棉衣,脑后拖着长辫子的中国男子,正悠悠然地向池子撒尿……

    秦北洋看了羞愧难当,蒙住光的眼睛,不让她看到这丢人的一幕。

    到了湖心亭茶馆坐下,芥川先生凭栏叹息:“面对耸立在冰冷天空下的中国亭子,一泓布满病态绿色的池水,不仅是一幅爱好忧郁作家所追求的风景画,同时也是对这个又老又大的国家可怕且具有辛辣讽刺意味的象征。”

    秦北洋一时语塞,不敢看九曲桥下一泓绿水,最好来一股寒流,彻底把水面结冰了吧。

    “秦先生,我来中国游历了几个月,有令我兴奋激动的发现,但更多的是失望!现代中国有什么?政治、学问、经济、艺术,不是全在堕落吗?说到艺术。嘉庆与道光朝以来,有一部可以引以自豪的作品吗?”

    秦北洋心中暗暗罗列,只想到《海上花列传》、《孽海花》、《官场现形记》、《老残游记》云云……

    光撒娇地说:“芥川先生,不要这么说嘛!”

    “对不起,原本我是多么热爱中国!”芥川书生意气,直抒胸襟,倒是有些像秦北洋,“但如今,我已不爱中国了!即使想爱也爱不成了。当目睹全中国的**堕落,仍能爱中国的人,恐怕要么是颓唐至极沉迷于犬马声色之徒,要么是憧憬中国趣味的浅薄之人。唉,即便是中国人自己,只要还没有心灵昏聩,想必比起我一介游客,怕是更要嫌恶的吧。”

    “芥……”

    秦北洋感觉无从反驳,作为一个中国人,亦是爱之深!恨之切!甚至嫌恶至极。

    “几个月前,我在北京拜访过辜鸿铭先生,他是中国最着名的学问家。他看到我穿了一身中山装,竟说‘不穿西服,令人钦佩。可惜还缺条辫子!’他为我谈论段祺瑞、吴佩孚,又追忆往事说曾经与托尔斯泰通信。辜先生说的意气风发,目光如炬,脸庞竟然像一只蝙蝠!”

    “生动!不愧为大小说家。”

    秦北洋想起三年半前,北京房山石经山金仙洞,那位拖着长辫子侃侃而谈的满清遗老。

    “秦先生,难道您也见过辜先生?”

    “不不不,只是早有耳闻。”

    “我对辜先生说,为何感慨于时事而不参与时事?老先生便似有所恨地在粗纸上大书曰:‘老、老、老、老、老……’”

    芥川颇为形象地以手指蘸茶水,在桌面上写了一连串“老”字。

    “我爱我从书本中读到的那个中国,我爱活在唐诗宋词八大山人画中的中国,但当我真的来到了中国,看到活生生的二十世纪的中国,那就只剩下‘苍茫万古意’了!”

    芥川先生起身,一场本应愉快的旅行,就此草草收场。

    离开豫园与老城厢,秦北洋将芥川与光送到饭店门口。十五岁的女孩对他依依不舍,把眼泪水都洒在九色的鬃毛上。秦北洋跟她相约,在她回日本之前,还可以再见一次面。

    是夜,光又想溜出饭店客房,却被父亲牢牢看管住了。她扒在窗口,眺望外滩对岸,昏暗的浦东田野,有个光点从地面起飞……

    她不知道,那是钱科与卡普罗尼在操控四翼天使镇墓兽的实验。

    一夜难眠,光红着眼圈爬起来。嵯峨侯爵还在处理公务,她到楼下大堂吃英式早餐,盼望能见到芥川先生,但这位文人喜欢睡懒觉,不到十点钟是看不到的。

    有个人端着咖啡坐到她面前,用日语问她:“光公主!”

    “你是……”

    光刚抬起头就后悔了,父亲说过出门在外,不要轻易暴露自己身份,这下已经露馅了。

    “我是秦北洋的朋友。”

    对方穿着笔挺的西装,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体面人,年纪跟芥川先生差不多,中分的头发打着发蜡,缺乏血色的面孔白得有些不自然。

    “您是中国人?”

    “当然,我姓海。”他的日语相当流利,这让光感觉很亲切,“前天晚上,天蟾舞台,我也在呢。他有重要的事情找你,但一时脱不开身,便委托我来接光公主。”

    “海先生,我这就跟你走!”

    光迅速吃完早餐,跟着陌生人走出饭店。

    “海先生”抬头看了一眼楼上。有扇窗户打开,芥川先生刚刚起床,伸懒腰打哈欠的同时,看到光上了一辆四轮马车,沿着南京路向西而去。

    坐在马车厢里,看着对面的男人。他不像是坏人,甚至有一种跟芥川先生类似的气质。“海先生”说自己是个围棋手,也是一位水墨画家,最擅长的是画兰花。他经常去日本卖画与比赛,因此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日语。

    “海先生,秦北洋找我有什么事?”

    “他没告诉我,但你知道的,他总是……很神秘!”

    “对!我喜欢一切神秘的事情!”

    光的胸中小鹿跳着,想起当年跟秦北洋在日本流浪冒险,不晓得又会有啥“神秘”经历?

    “看来我们又许多相同爱好。”“海先生”靠近光的头发嗅了嗅,“你用的肥皂香味很独特。”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