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上海古墓(二)
    “嗯,一位日本外交官从瑞士带给我的生日礼物,只供应给欧洲的贵族。”

    说罢,嵯峨光有些惴惴不安,故意把身体往后缩了缩。但她不想就这么回国,东京的寄宿制皇族学校,在她眼中就是一所监狱。她还想再跟秦北洋多说几句话。

    马车横穿公共租界,过了静安寺大门口,光看到对面的外国坟山与火葬场问:“海先生,哥哥说他住在老城区,好像不是这里吧?”

    “是的,光公主。但你有所不知,秦北洋有个怪癖,喜欢住在古墓之中,否则便会生病。”

    “古墓?”

    嵯峨光想起奈良吉野古坟——深入徐福地宫,精通镇墓兽之道的秦北洋,似乎有这可能。

    “对了,你的姓氏——嵯峨,其实也跟唐朝陵墓有关呢?”阿海娓娓道来,“嵯峨的姓氏来自嵯峨天皇,这位仰慕中国文化的天皇,派人到唐朝学习典章制度,参与过唐德宗崇陵的建造。崇陵位于关中北部的嵯峨山,这才有了京都的嵯峨山,有了葬在嵯峨野的嵯峨天皇。”

    “海先生,秦北洋现在哪个古墓呢?”

    “稍后便知。”

    马车飞奔出城区,沿途有西洋人的别墅,大片开阔的江南田野,纵横的阡陌铺一层冬小麦,等到来年开春收获,再播种一季稻子。过了虹桥,一路坦荡西行,进入青浦县的地界,也是小刀会周秀英的老家。

    “海先生,我要下车!”

    光已察觉到了问题,“海先生”却摇头道:“马车就如弓箭,离了弦,哪能再回头呢?”

    刹那间,一支左轮手枪顶住了他的太阳穴。

    当时的上海盗匪横行,经常当街枪战与暗杀。她并非懵懂的傻白甜小绵羊,曾经冒充妓院长大的不良女孩,跟秦北洋一起流浪。最近两年,她拜大师学过空手道与剑道,还跟父亲学过骑马与射击,自诩可以对付得了几条大汉。前几日,父亲给她一支手枪防身。

    “光公主,嵯峨侯爵有没有教导过您,贵族家的女孩子不要随便玩枪?”面对顶着脑门的手枪,男人镇定自若,“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请把枪放下,否则……”

    嵯峨光略一迟疑,“海先生”闪电般地单手夺过左轮枪,同时将她牢牢压倒。他看似书生的身体内,有着远远超乎常人的力量。就像一头野兽。

    搏斗的瞬间,光的指甲抓到“海先生”脸上,瞬间撕掉他的半张脸皮,露出一条蜈蚣般的伤疤。

    刺客阿海。

    光被他拽下马车,任凭女孩使出柔道剑道空手道,一切都是徒劳。草木萧瑟的田野之中,匍匐着一座低矮的小山丘,高度还不及白鹿原的古墓坟冢呢。

    “公主殿下,我保证,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的哥哥了!”

    阿海将她拖入密布荆棘的山丘,残存破败的古庙,山坡有个大洞,貌似古墓的盗洞。

    光的心里一万个后悔,要是早点看穿他脸上的刀疤,那是打死都不会上车的!

    阿海用麻绳捆紧她的双手,进入弯弯曲曲的墓道,阴森的气息渗透到脚底板。墓道两边的壁画都已褪色,只剩灰暗的痕迹,似乎朱雀玄武之类。

    “八嘎!”嵯峨光还嘴硬,“我哥哥是个盖世英雄!他会用安禄山的唐刀把你碎尸万段!”

    “你也知道安禄山的唐刀?你还知道多少?”

    明摆着阿海是在套她的话,光却憋不住:“九色啊!它可是一只中国神兽,会用鹿角把你捅成马蜂窝,再用琉璃火球将你烧成灰烬,尸骨无存……”

    她已在心底将阿海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愿遂您心愿,公主殿下!”

    阿海全不在意,将她带到墓道尽头,却听到坟墓深处传来某种声音……

    嘘!

    阿海做了个禁声手势。前方升腾起一团烟雾,有人举着火把与马灯,正在洗劫古墓之中的坛坛罐罐。那些家伙似是流窜的盗匪,身着厚厚的棉袄,腰上别着大刀与手枪。

    盗墓贼只要金银财宝,看到灰扑扑的陶罐,干脆砸得粉碎。这伙人骂骂咧咧,好不容易发现几块金属物件,早就已氧化生锈,如果不能修复原貌的话,只能当作废铜烂铁来卖。

    “棺材?棺材在哪儿呢?捣鼓了那么久,还不能打开这道门吗?”这伙人正在想方法打开下一道墓室门,却发现一堆破烂的纸张,“什么垃圾玩意儿?哎呀!我要拉屎了!这几张麻纸的手感正合适啊!”

    这句话,似乎彻底惹恼了阿海。他先捆住嵯峨光,让她无法逃脱,便纵身飞入人群。

    光看到一道白虹贯日般的光。

    象牙柄的匕首,螺钿图案的白虹贯日,刀锋仿佛飞行的子弹,阿海就像骑弹飞行的死神。

    没有惨叫声,只有匕首与脖子的摩擦声,气管与颈动脉的断裂声,甚至皮肉外翻鲜血喷溅之声。

    一、二、三、四、五……

    李白的《侠客行》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阿海这才走完了五步,就已正好杀死了五个人。

    地上多了五具尸体,齐刷刷被匕首割喉而亡,几乎每个盗墓贼都死不瞑目,疑惑于为何没有看清凶手的脸。

    终于,这些人的鬼魂看清楚了——这张被刀疤装饰的右脸,然后在古墓中下地狱。

    “无知愚昧的盗墓贼!”

    阿海将地上的纸张重新收拢好,只是要么腐烂要么破碎,让他连连摇头又心疼。

    “在你眼里,这些人命都不如这些纸?”

    被捆绑的嵯峨光冷冷地问道,阿海将她拖到墓室之中,低声说:“我说我是个围棋手,我也是个画兰花的高手,我没有骗你。我最厌恶的,便是焚琴煮鹤。我最喜欢的,则是让人血溅五步。”

    阿海又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下一道墓室门尚未被打开,笑了笑说:“果然是些蠢贼!如果我不杀他们,再等片刻,破门而入,他们会死得更难看!这些人在地狱里会感谢我的。”

    他轻轻按了个机关,墓室门自动敞开。

    光看到了一尊镇墓兽。

    (以上两章,部分文字参考芥川龙之介《中国游记》)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