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天使狼烟 一
    第二局,秦北洋又赢了。

    阿海目光阴冷地收起石头棋盘上的黑白子,仿佛还准备下第三局:“你……总是赢!”

    “这不能怪我。”

    秦北洋看了祭坛上的嵯峨光,整局棋的过程中,日本女孩始终默默为他加油。

    “是,不怪你,不怪你……”

    阿海摸着右脸颊上的刀疤,喃喃自语。

    秦北洋告诫自己不要心急:“民国八年,西元1919年的春天,纽约曼哈顿,你突然出现行刺,偷走了中国政府要在巴黎和会上使用的绝密档案。”

    “又如何?”

    “我问过阿幽,这件事,她并不知情。当时,你跟阿幽、老爹等人分头前往欧洲,你却迟到了整整一个月。而你说,你在船上感染了西班牙流感,一个月后才病愈。这个理由很不错,那时许多人都遭遇了西班牙流感。”

    阿海淡然一笑:“我承认,纽约之行,是我的擅自行动。”

    “如果,你在纽约偷走这批绝密外交档案,唯一的获益人是谁?”秦北洋慢慢地追到了问题的核心,“不用我提醒了吧。”

    “不用。”

    “好了,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沉默半晌,阿海摇头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秘密。”

    “你还在想着武则天的乾陵?想着镇墓天子?”

    阿海将一枚黑子放在石头棋盘中心的“天元”位置上:“或许更大!”

    “我已经说服阿幽了,太白山以及放弃了打开乾陵的计划。”

    “秦北洋,看在我俩有孽缘,送你一句忠告——阿幽何等聪明?她的才智与心思,远胜过你一万倍。与阿幽相比,你秦北洋,不过是一只无脑的蚂蚁。”

    阿海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连带右脸颊的刀疤,就像维克多·雨果笔下的“笑面人”。

    “休想挑拨离间!”

    秦北洋的怒吼却是外强中干,想起初次与阿幽在地宫相逢,那双乌幽幽的眼睛……

    “在我遇到过所有人里,阿幽才是最可怕的一个!你永远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也不过是她的一枚棋子……”

    阿海挥起一拳,击中棋盘上的“天元”,那枚黑子被砸成粉末。

    秦北洋瞄了一眼祭坛上的光:“我可以带她走了吗?”

    “哦……快忘了这第二局棋的赌注了。”阿海点起火把,跳跃的火焰几乎点燃右脸的疤痕,“我说你蠢,丝毫没有侮辱你!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秦北洋,你的脑子里少筋!如果不是好运气跟着你,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

    说罢,阿海将火把扔上祭坛,一片烈焰围困了光。

    六十个世纪前的祭坛上,嵯峨光,就要被熊熊烈火奉献给地狱了……

    十五岁的日本小姑娘呼喊救命……

    秦北洋几乎青筋爆裂,当即施展“刺客道”轻功,足尖点着石头棋盘,飞身跃上祭坛。

    但他刚飞到一半,脚踝就被一只手抓住了。

    冰凉的死人般的手。

    阿海白净的左脸对他微笑,右脸的刀疤在抽搐,左手抓住他的右脚踝,两个人一同下坠。坠落中的秦北洋,望向祭坛呼喊,伸手摸到一片灼热的火焰。他猛烈撞击双脚,却无法让阿海松手。

    几乎同归于尽的瞬间,他看到头顶的岩石破裂,无数碎石落下,带来灼烧的热流……

    两双绿色光芒,四片剧烈舞动的翅膀,簇拥着一个黑色兽头,狂怒地降落到地狱。

    四翼天使。

    天上下来两只兽。

    一只是四翼天使镇墓兽;一只是幼麒麟镇墓兽。

    四翼天使打开兽头,射出加特林机关枪的子弹;九色张开兽口,喷发出琉璃火球。

    子弹与火球咆哮着冲向阿海,要把他撕成碎片。

    阿海敏捷地跃入人殉坑中,就像跳入流沙般的大海,碎骨头与骨灰瞬间将他掩埋,子弹与火球刚好撞在六千年前的遗骨上……

    秦北洋跃到祭坛上,用身体在火焰上打滚,用双手代替扫帚,工匠袍子已烧成灰烬,身上只有一条条布片,好几块皮肤烧伤,鲜血淋漓。

    他顾不得疼痛,赶快给嵯峨光松绑。惊魂未定的小姑娘,抱着他,亲吻他。秦北洋尴尬地松开手,从脸到耳根子都红了。

    其实,光的双脚并没有沾着地面,刚才火焰燃起不过几秒钟,除了厚厚的鞋跟烧坏了,几乎毫发无伤。嵯峨光心疼地摸着秦北洋浑身的烧伤,一口一个“欧尼酱”,眼泪刷刷地往下掉。

    他第三次救了光的命。

    随着两尊镇墓兽一同下来的,还有“镇墓兽猎人”老金,以及四翼天使的主人钱科。

    老金用矿工镐在人殉坑里挖掘,小镇墓兽九色也用鹿角帮忙。哪怕阿海已被活埋窒息而死,也要找到他的尸体,总不见得短短一两分钟,已变成古人类的遗骸或半化石了不成?

    然而,任凭掘地三尺,直达人殉坑底部,都没找到任何活人或者新鲜尸体的踪迹。

    秦北洋喘息道:“狡兔三窟,阿海必然设计好了退路,我猜他已逃出了这片地下世界。”

    “他娘的!又让这小子溜了!”

    老金用矿工镐铲碎了六千年的头盖骨。

    浑身烧伤的秦北洋跟钱科拥抱:“兄弟,你是怎么来的?”

    “中午,我收到老金打给我的电话,说你可能要身犯险境,能否借用我的四翼天使?行动方向在上海西部。”

    秦北洋才想起来,从南京路的饭店出发前,老金去打过一个电话。

    “我和卡普罗尼操纵飞艇,带着镇墓兽起飞。”钱科拍打四翼天使的兽头,“镇墓兽之间有天然感应,尤其这尊四翼天使,它跟九色之间感应尤其强烈。我们在空中横穿上海公共租界,到了西郊的虹桥,看到正前方升起一团黑烟——这是老金跟我约定好的信号。”

    “老金,你果然有奇谋!是个出将入相的人才!”

    秦北洋拍了拍“镇墓兽猎人”的肩膀,姜还是老的辣,进墓道前,他还不明白老金为何要到山顶点燃狼烟,原来是给四翼天使和钱科留的信号。

    “我们循着狼烟,飞到青浦地界,降落在小山丘旁。我看到巡捕房的汽车,还有你的汗血马,我就和四翼天使进入墓道来找你们了。”

    钱科说罢,老金补充道:“主人,刚才你掉进陷阱,而我和九色与那条黄耳小犬展开血战,中山也进来帮忙了。但那尊镇墓兽太厉害了!我的乐器完全被噪音掩盖。对峙僵持之中,幸亏钱科和四翼天使赶到。两尊镇墓兽同时上,击败了黄耳小犬,虽说胜之不武……”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