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两个联盟的谈判(二)
    “大尊者!”

    守门人施密特低吼了一声,显然这次对话超出了他的预料。

    秦北洋诚惶诚恐地摇头:“我只是一介小小工匠,着实承受不起!请大尊者另请高明!”

    “我老了,四年前就患上了癌症,时日无多。”大尊者又开始咳嗽,生命正从他的眼里溜走,“外面三位大执事——美国人约翰逊、英国人谢林汉、法国人马克龙,只等着我立下遗嘱,从他们中挑选一人继承我的位置……不过,施密特,你说吧!”

    “这三个人都是野心家,各自在工匠联盟内部培植派息,背后也都有各自国家的势力。”

    施密特目光阴沉地回答,他明白密室之外的花岗岩客厅中,那三个人究竟是何等货色。

    “工匠联盟若是落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手中,都可能沦为某个大国的工具。六百多年前,第一代大尊者秦晋,因为身怀工匠绝技,又不想受到罗马教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法兰西国王中的任何一个摆布,因而创立工匠联盟。”

    “大尊者,您的担忧,我懂了!工匠联盟属于全天下的工匠大师,而不属于任何一个国王或者总统。”

    “你是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后代,中国最伟大的工匠家族的传人,只要能消灭刺客联盟,立下六百年来最伟大的功绩,自然有资格成为工匠联盟的第二十五代大尊者!”

    “您这是先让我交出上梁山的投名状,再把大当家的宝座让给我?”秦北洋说了句中国话,苦笑着再说德语,“大尊者,很抱歉,我无法完成这项任务!我对于您的宝座毫无**。而我成为阿萨辛的继承人,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并非自己本意。我只是个工匠的儿子,我宁愿一辈子做个工匠,顺便发明创造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你说的发明创造,是指在上海的镇墓兽飞行器工厂?”

    工匠联盟果然是有备而来,早已把秦北洋的底细都摸透了。

    “不错,这虽然违背了秦氏墓匠族的祖训,但我想这反而是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心愿,让镇墓兽的技术发扬光大,不但为陵墓里的死人所用,还将服务于现在所有活着的人。”

    “秦,你应该知道,越庞大而复杂的工厂,越容易因为某个微不足道的细节毁于一旦!”

    “您是在威胁我?”

    秦北洋已听出了大尊者的恶意,只要派遣一两名技艺高超的工匠,就能毁灭他的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

    “不要再纠缠了,我的时间不多了!在我病死以前,在我立下大尊者的遗嘱以前,请你给我一个回答。”

    “不。”

    “秦,你太让我失望了!在伟大的工匠联盟与阴暗的刺客联盟之间,你竟然选择了邪恶的那一边!选择了曾经杀害过你的养父母的刺客!你愿意做邪恶的代言人?玷污你那伟大的秦氏祖先的荣耀?”

    “大尊者,请您告诉我,在你们的口中——何为正义?何为邪恶?标准又是什么?”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话题。”

    看到大尊者的面色不太好,用手帕捂住嘴巴咳嗽,守门人施密特举起十字弓,顶在秦北洋的后心。

    上一回在京都,施密特用弹珠打中了秦北洋的额头,这一回却是足够穿心的钢箭。

    “要杀我?”

    施密特不言语,手上力道千钧,拽着秦北洋离开密室——另一道门可以出去,就不会被九色发现。

    “你无法囚禁我……因为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

    秦北洋吼了一嗓子,施密特停止脚步,大尊者回过头:“什么?”

    “你们没有发现异常吗?昨晚开始,乌鸦黑夜起飞,老鼠夺路而逃,井水往上翻涌……你们看,地下泛起一股奇怪的雾气,还有诡异的光亮,这就是地震预兆的地气与地光。”

    他说得没错,这股翻腾的地气,从地砖的缝隙间涌出,渐渐淹没了他们的脚踝。

    “嗯,我注意到了。”

    “日本列岛,处于欧亚板块与太平洋板块的结合部,地址结构极其不稳定,富士山就是一座休眠的火山,尤其是关东地带,发生大地震的概率很高。”

    施密特却以德国人特有的严谨态度反驳道:“地震预测是世界性的难题,任何科学家或仪器都无法准确预测地震。许多声称大地震即将来临的人,多数是算命的占星的,或自称拥有未卜先知能力的巫师。”

    “我不是巫师,但我相信镇墓兽的感知力。古墓连接着大地的脉动,尤其是同时拥有数尊镇墓兽灵石力量的九色。”秦北洋竭尽全力要说服施密特,“在大自然的灾难面前,任何强大的力量,上到皇帝老子,下到工匠联盟,根本微不足道,蚂蚁般渺小!”

    “你在说什么?我们都会在地震中死亡?”

    “是的,从今天凌晨开始,我来参加工匠联盟世界大会的目的,已经不是来商量什么要事了,既不是工匠联盟初阶会员,也不是刺客联盟的傀儡领袖,而是来警告你们,请尽快逃离这个地下!撤退到地面的开阔处,否则全都会被震死的!”

    沉默半晌的大尊者再度发声:“根据工匠联盟的惯例,一年一度的世界大会,将要在地下圣殿召开一个昼夜,盛会才刚刚开始。”

    “撤退!全部撤退!我才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工匠大师还是流浪汉或乞丐?我也不管什么刺客联盟与工匠联盟的六百年战争,全是毫无意义的小孩子吵架和流氓打群架!我只要你们赶快撤出地下!该死的!”秦北洋注视着密室墙上的挂钟,“现在是日本时间1923年9月1日上午11点50分,就在我们的头顶,东京的街头,日本桥上,人来人往,他们都将逃过一劫,而我们却要被送入地狱。”

    “你确定?”

    面对大尊者的犹疑,施密特对他耳语道:“别中了中国小子的阴谋诡计,他只是不想被我们关起来,突然编出一个可笑的理由……”

    话音未落,脚底板下传来微微的颤抖。

    大尊者脸上的老人斑在颤抖,桌上的水杯里荡漾起一圈圈涟漪,甚至有水底飞溅出来……

    “通知所有人——紧急撤退!”

    工匠联盟第二十四代大尊者用权杖敲打地面,这是今天他说的最有力的一句话。

    “大尊者!”

    “执行命令!施密特!”

    守门人施密特无法抗命,他打开密室大门,面对花岗岩客厅里的三大执事吼叫道:“大尊者有令,全体人员疏散,立刻撤退到地面!”

    三大执事面露不解之色,但他们也感受到了脚下的异动。

    “立刻撤退!”

    施密特换成英语和法语怒吼的同时,九色用嘴巴叼起唐刀,前腿挎住十字弓,飞也似的从守门人的裆下窜过去,正好奔入密室之中。

    大尊者按下一个机关,密室另一头的房门敞开了,他咳嗽着说:“秦,你快点走吧!从这条路出去会更快一点!”

    “大尊者,我保护你撤退!”

    “我是被人用担架抬进来的,你们要是再把我抬出去,恐怕要一起葬身在地下了!我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两个月,提早结束也是一种解脱,而你却是工匠联盟的希望,快点走!还有施密特,你要保护他出去!”

    大尊者始终坐在这张靠背椅上,刚才那番话已耗尽了他的体力,以至于接近昏厥了过去。

    施密特还想尝试把他背起来,但是大尊者的身高在两米以上,体重超过一百公斤,要想背着他快速出逃是不可能的事儿。

    九色将唐刀与十字弓还给主人,飞快地窜出了密室的另一道门。头顶的石条已纷纷坠落,眼看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就要塌了。秦北洋强行拽着施密特冲出密室,只留下靠背椅上的大尊者,平静地等待末日审判来临。

    这一刻,日本帝国大正十二年,公元1923年9月1日,中午11点58分。

    关东大地震爆发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