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九章 自欺欺人不成?!
    看着韩疏等人渐渐消失的背影,林小胖不由得露出个无奈的笑容。情殇子对她的挑衅林小胖并不是没有看出来,只是她却并不像之前那样感到厌恶。无论如何,情殇子都救了那些罗山宗弟子,对于林小胖来说,这就够了,像方才那种无伤大雅的挑衅,林小胖不会放在心上。此时大敌当前,情殇子虽然是邪魔修,但是她能为仙道修士做这些事情,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林小胖也发自内心的感激她,不仅为那三十多个罗山宗弟子,更是为了她自己。

    只可惜,道不同,终究不能为谋。

    情殇子作为邪魔修,为了修炼功法,手上必然沾染了许多无辜性命的鲜血,林小胖没有亲眼看到,但并不代表可以装作不知道。就算此时邪魔修一同抵抗魔族侵略,但是林小胖相信,当灾难过去,邪魔修与仙道修士之间,必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这是道与道的对立,自古不能两全。

    就像那两位邪魔修散仙一样,即使此刻为了自身安全,不会暗害仙道修士,但是等事情过后,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子子孙孙的修炼,定会重新开始修炼。毕竟一旦转为邪魔修,就一辈子回不了头了。他们不可能,也不会让自己这么多年的修行就这么毁于一旦。

    这是死结,无法解开。若是此次开源大世界众人可以在魔族的侵袭之下存活,他们彼此之间定然会再次兵戎相见,到那个时候,林小胖不会手软,她笃信情殇子也是如此,所以她格外珍惜现在这份表面上的平静。

    将这些烦心事儿暂时扔到一边,林小胖狠狠地伸了个懒腰,眺望着山脚下忙忙碌碌的众人,想起那个面容其实都有些模糊的青年,嘴角露出一抹复杂的弧度。相对凡人而言,她已经老了,似乎连心境都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年轻,屠苍对她的心思,林小胖不是不知道,但是却只能对他说一声抱歉。情爱这种东西,林小胖自从来到开源大世界,就没有沾染过,今后目测也不会有了,只能说他们之间没有缘分。

    斯人已逝,只剩下怀念与怅惘。惟愿来生,屠苍能做个无忧无虑的人,遇上一个值得喜欢的人,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以及,再也不要遇见她了。

    “他是自愿的。”

    看不惯林小胖这般伤春悲秋模样的青沐想了想,还是说出这么一句略带着些僵硬的安慰之语,“屠珑不是说过了,屠苍是自己愿意不娶妻不生子的,与你没什么关系,那是他自己的意愿所在。所以……”你就不要再自责了。

    忍不住微微一笑,林小胖伸出手掌托住一片凤盘花花瓣,转眼间,已经又是一副笑圃如花的模样,神态自若,丝毫不见之前的怅惘之意,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气人极了。

    “我当然不会自责了,青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为人,要让我感到难过的事情,估计只有世界毁灭了。暧,不过照这个势头下去,开源大世界,还真的有可能会毁灭啊……”

    若是搁在以前,青沐肯定会为林小胖这些口没遮拦的话而大发雷霆,但是现在,看着林小胖自在逍遥的模样,青沐的心境却与之前大不一样了。不知道怎么的,青沐突然对着林小胖开口,“其实吧小胖,有些时候,真的不必把自己勒的太紧了。弦蹦的太紧,会断的……”

    听见青沐这安慰的话,林小胖立马激灵灵的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储物戒,一脸惊悚的开口,“我说青沐,你不会……看上我了吧?!我可是眼光很高的哟,就你现在这样连灵体都维持的有些紧巴的模样,我可看不上啊……”

    “……”

    “林小胖你不如去死上一死可好!”

    死鱼眼看了林小胖一下,青沐顿时紧紧的闭上了嘴巴,迅速钻进那本春宫图里,死都不肯再看林小胖第二眼。只是那一张老脸却不争气的红了红,心里不由得感慨,自己还是没有本体脸皮子厚啊,居然只被林小胖调侃一句就受不了了,啧啧,日后定然要训练一下自己的脸皮!就如林小胖曾经说过的那样,在修仙界混,脸皮不厚点儿怎么行!

    “唉!看来我的魅力还是大的很啊……”

    轻身一跃就跳上了那棵凤盘花树,林小胖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了下来,美美的闭上了眼,准备先睡上一觉。今天可是把她给累坏了,打坐修炼已经满足不了她疲惫的精神了,必须得大梦一场才行!

    山顶上顿时一片寂静。

    凤盘花华丽唯美的花瓣飘飘洒洒的落下,不一会儿就落了林小胖满身,层层叠叠的花瓣带着丝丝缕缕的清浅香味儿袭来,化为一场清新自然的梦境,默默舒缓着林小胖紧紧绷着的神经。

    蓦的,从林开阳的屋舍中无声无息的走出两个身姿迥异的人影,却都有志一同的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躺在花树上的林小胖,表情更是一言难尽。

    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那个身姿挺拔的身影率先开口,并且顺手布下了一个隔音罩,将谈话声牢牢的锁在罩子里。

    “老瞎子,你看这孩子如何?”

    “嗤!”

    天机子拿起酒葫芦大口大口的灌着美酒,直到将这一葫芦酒都喝的干干净净,涓滴不剩,满足的打了个带着酒香的饱嗝儿,才带着些许朦胧醉意的开口,“怎么?现在后悔了?觉得自己做错了?!”

    闻言狠狠地皱了皱眉,八劫剑仙赢桓不满的看了一眼醉醺醺的天机子,“明明就知道自己不会醉!还喝这么多酒做什么!自欺欺人不成?!”

    见天机子并不理会自己的话,赢桓默默地深吸一口气,将已经到了嗓子眼儿的怒骂咽了回去,但是神情之中仍然难免带了些许不满,“你明明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这下子天机子并没有再避而不答,反而带着些难得的嘲讽之意,布满了皱纹的脸上露出一抹略带沧桑的苦涩笑意,看上去可悲又疯狂!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不就是看着这姑娘这些日子的表现觉得可惜了吗?我也觉得可惜,不过我告诉你赢桓!晚了!早就已经晚了!在我们下了那个决定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这是不可挽回的局面!”

    “再说了,你也就是现在后悔后悔罢了,我让你罢手,你肯吗?”

    斜睨了一眼赢桓,天机子眼中满是讽刺,赢桓心中自然不舒服,然而正是因为如此,赢桓才越发明白自己心中所想。

    他是不肯的。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