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刀,刀下留人啊——
    ,更新快,,免费读!

    可怜大山形势所迫,眼瞅着比他大十倍的刀刃排山倒海的朝他压过来,就算他天生傲骨铮铮,也受不了此等威逼啊!

    抖抖索索的勉强发出点儿声音,“刀,刀下留人啊――”

    林小胖停住手里的匕首,笑得分外和蔼可亲,“怎么,终于肯说人话了?!”

    大山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噎死,敢情您这是故意的啊!但看着林小胖手里不停乱动的匕首,大山还是露出个谄媚的微笑,“是是是。”哎呦喂,你这匕首可拿好了要是一不小心落在他身上,他现在这么个小身板,可经不住啊!

    林小胖眼一眯,手里的小匕首都挥舞出残影了,“少废话!老实交代!叫啥住哪儿多大年纪家里几口人全给我一五一十说个明白!”把查户口的台词儿都说出来了。

    大山抬起那比花生大不了多少的精致小脸儿,端的是楚楚可怜惹人怜爱,“我,我不记得了……”

    听见这熟悉的台词儿,林小胖险些一个哆嗦把大山给切成两半,两个手指头把大山拎到眼前,语气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连名字都不记得了?”

    大山正艰难的让自己的小细脖子远离林小胖的魔掌,听到林小胖的话,“噶”了一声,“你怎么知道?”

    林小胖揣着高深莫测的表情盯着大山看了整整一柱香时间,把个可怜的小家伙看的冷汗流了一箩筐,才大发慈悲的把他扔回枕头上,“算了,不说就不说吧!”

    看见大山不可置信的表情,林小胖对他翘了个兰花指附带一枚温柔贤惠的笑,“总有一天,老娘会让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

    林小胖踢踢踏踏的跑到院里,摘了朵开的茂盛的千蕊花,顺便扫落一小瓶露水,献宝一样端到床前,“来来来,洗澡了啊!”

    看到大山磨磨蹭蹭的模样,林小胖鄙视之,一身的血污汗渍,难道还想继续霸占她的枕头不成?!

    拿了个干净的砚台,把露水倒进去,林小胖还好心的丢进去一滴花蜜,这才把大山拎到砚台旁边,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快点儿快点儿,脱衣服洗澡啊!”

    大山嘴角抽搐一下,犹犹豫豫的回头看了林小胖一眼,林小胖愣了一下,半响才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啊呸,就你这个小身板儿,有啥看头不成。”

    捂住自己的眼睛,“这样总成了吧?”

    大山轰不走林小胖,心里也着实想洗一洗这浑身上下的脏污,干脆横下心一把扯掉衣服,扎了进去,反正吃亏的不是他。

    只是……

    看一眼指缝张的大大的林小胖,大山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的世界观,实在是抵抗不住林小胖火辣辣的目光,大山随手扯过旁边的一片花瓣,把自己挡了个严严实实。

    “切”,林小胖悻悻的放下手,想着反正也没看清,也不去做那个恶人了。

    随手拎过大山那身脏兮兮的衣服,看着实在是破烂不堪,补都补不起来了,干脆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了一小块儿,从自己的百宝箱里拿出针线兴致勃勃的补将起来。

    “嘶――”

    “啊――”

    “疼死了我去!”

    小小一件衣服林小胖竟然扎了五六回手指头,那惨烈的叫声让大山忍不住探头探脑的看。

    林小胖吮着手指头用针尖儿把小衣服挑到砚台边儿,也没心思偷看人家**了,捧着自己受伤的手指头跟捧着什么绝世珍宝一样到处找伤药。

    大山趁这个时候一跃而起,迅速拿过衣服研究两眼,见林小胖就要过来了,顾不上挑剔,三下五除二就套上了。

    林小胖处理好自己金贵的手指头,回头就看见大山穿着自己做的裙子乖乖的站在桌子上,激动的扑过去,“啊啊啊啊――好好看――”

    咳咳,得亏林小胖是个脸大的才能这么不顾脸皮把那就开仨洞缝了一道的布袋子说好看呢!

    大山本就生的好看,要不也不能让喜好美色的林小胖给捡回来啊!此时此刻,穿着这四角漏风的衣服,人家硬是能穿出一番韵味来。

    大山提了一下裙角,再感受一下真空的感觉,那滋味,真是简直了!!

    “那,那个,能不能给我换一套啊?”小心翼翼的跟林小胖打商量。

    林小胖笑得见牙不见眼,给了大山无限希望,斩钉截铁的说,“不行!”

    大山一个趔趄,险些摔个狗啃泥,倒不是因着林小胖的话,而是这裙子,真他娘的长啊!一不留神就摔了个狗啃泥。一向自诩斯文的大山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

    林小胖坏心眼儿的一戳,本就站不稳的大山立马“吧唧”一下,摔了。

    林小胖乐的哈哈大笑。

    大山的那个恼啊,就别提了。

    林小胖又不知道从哪儿拿过来一根红色的发带,给大山腰上系了个蝴蝶结,嗯,大红配大绿,生活要继续啊!见大山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林小胖双手一拍,“我想起来了!”

    颠颠的扭过去双手齐飞,一阵忙活,破布条儿撒了一地。

    大山还想凑过去看一眼她准备做什么,结果林小胖跟生了前后眼一样侧过身子挡住了。

    半响,林小胖手里捏着个东西,扭扭捏捏的递过来,一捂脸,‘娇羞’的不得了。

    只剩下大山在风中凌乱。

    许久之后,两人说起初遇,林小胖自豪的很,“我真是个善良娇羞的好女孩儿。”

    大山呲她,“那可不,都不知道什么是脸了。”

    此时此刻,此时此刻,大山就是再有意见,他也只得忍气吞声了。唉!想他英明一世,奈何龙游浅滩被虾戏啊!

    “换好了?”

    “……嗯。”怎么声音阴森森的。

    林小胖陡然转身,神色阴沉,“那就来说说正事吧!”

    大山还是头一回见这等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不等他反应过来,林小胖“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四根细小的藤蔓就“唰”的一下把大山同志结结实实的捆住,四肢拉开绑在一个十字架上。

    林小胖手里拿着做衣服用的针,尖儿上闪烁着寒芒,映着林小胖唇边那一抹冷酷的微笑,分外糁人。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