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斗金丹!!
    林小胖郑重点头,就算玄霆不说,林小胖也不会故意找死,她惜命着嘞。

    “准备好了?”玄霆顿了顿,“一,二……”

    只听见唰的一声轻微响动,玄霆和大山的不见了踪影,林小胖立马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眼前的情况,等看到唐锦阳手里的纸包时,林小胖实在是忍不住了,随手抓起一把石子儿,运劲扔了过去,正中唐锦阳的手腕,那个轻飘飘的纸包也落了地。

    “谁?!”唐锦阳吓得几欲魂飞魄散,他对这个森林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几个月前的经历就像是一场噩梦,那么强大的王长老一丝儿反抗也无的就被腾蛇一口吞掉,接二连三出现的高阶妖修更是凶残,尤其是那只玄天虎,把他平生最引以为傲的纯粹血脉给抽走了,那种难以言语的痛苦,几乎就让他命丧黄泉了。

    小心翼翼的退到田长老身后,唐锦阳才勉强提起一点勇气,这个田长老可是堂堂金丹修士,比王长老强的多,又救了他的性命,唐锦阳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田七禾一脸厌恶的甩掉紧跟在身后的唐锦阳,有些迟疑的转向林小胖所在的位置,石子就是从这个方向扔过来的,但是在那之前,他竟然没有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存在。

    对手下人打了个手势,让他们继续用特质的渔网牢牢的捆住腾蛇,这才彬彬有礼的朝着林小胖的位置施了个礼,“不知是哪位道友在此?还请出来一叙。”

    此时林小胖已经打定了自己的路线,听见他这么说,默默地在心里数了十个数的时间,才装作一副气不过的样子义正严词的跳了出去。

    田七禾一见林小胖的打扮就心里一松,不过是个筑基修士,还戴着面具,肯定是哪个不谙世事的隐世家族子弟,虽然用神识也看不清面具下的脸,田七禾反而松了口气。这种能躲过金丹真人神识探察的面具,说不定就是一件法宝呢!

    想到这里,田七禾的眼神是更加真挚热切了,“不知这位道友为何出手伤人啊?”先将了林小胖一军,这种初出茅庐的家伙最是好骗了。

    果然,这个穿着打扮古古怪怪的家伙顿时就有些不自在,只是硬撑着说,“我见你们居然用仙道修士明令禁止的‘千薰草’,才有此番动作。”林小胖机智的换了清朗的少年声音,感谢上辈子的喜好吧,竟然派上了用处。

    只不过,哼,这家伙的眼神跟那个早死的王长老一样贪婪,以为她真的看不到吗?

    田七禾的笑容更加诚恳,“道友误会了,不是我们用此下作手段,而是这孽畜,”一指动弹不得的腾蛇,也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手段,连玄霆都要暂避锋芒的腾蛇竟然在几张奇形怪状的渔网下安分的不得了,只是眼神还是混沌疯狂的。

    “说来惭愧,这孽畜无缘无故的伤我数位好友,我等又不是它的对手,只得用这等下作手段了,让道友见笑了。”

    林小胖‘果然’有些动摇,“果真如此?”

    田七禾郑重其事的施了个礼,“这都是无奈之举,我等也只是暂时困住它,等我们都离开这里了,这网会自动解开的。”

    几个下属模样的人也郑重其事的开口,“是啊是啊。咱们可不是那种狠心的人啊!”

    田七禾微不可见的一笑,他就不信这懵懂的少年郎不上当。

    呸,你会解开?恐怕到时候你直接把腾蛇开膛剥肚的‘解开’了吧?

    林小胖也是个惯会装的,虽然始终离田七禾一段安全距离,还是回了一礼,“是我着相了,还请道友见谅。”语气带着些小小羞涩。

    田七禾微微上前一步,见林小胖条件反射的后退一步,然后又像是觉得失礼了,生生止住步子。不禁得意一笑,在这个鬼地方待了这么长时间了,好不容易见到一个有趣的家伙,他都已经忍不住要想象这少年得知真相后不可置信的表情了。

    亲亲热热的上前几步就要去抓林小胖的手腕,“道友这是干什么?大家同为仙道修士,今日也是有缘……”

    就听见清朗的嗓音响起,“是吗?”

    心头猛然一悸,田七禾心中危险感骤起,迅速向后激退,只是,晚了。

    “唔!”田七禾吐出一口鲜血,捂住腹部,那里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再稍稍偏离些许,他的金丹就险些被人挖走了。

    林小胖甩了甩手上的血液,几乎没有一点儿犹豫的欺身向前,紧追不舍。趁你病要你命。都是拼命的时候了,林小胖也顾不上什么江湖道义。往腿上拍了两道符篆,速度立马提升数倍,紧跟着田七禾,手中金刚木枝丫甩出一道残影,顶端的芽苞瞬间炸开一朵血红色的花朵,无数根细如牛毛的花蕊带着呼啸声冲着田七禾飞去。

    田七禾本就不是个笨人,只是得意之下判断失误,听到身后的呼啸声,一点儿都不曾犹豫的顺手把旁边的唐锦阳拎起来挡在身后,只听见一阵暗器着肉的“噗噗”声,唐锦阳瞪大了双眼,这个之前在化形大妖面前都侥幸活下来的练气修士,终究用光了所有的运气,哼都没哼一声就此毙命。

    林小胖一脚踢开唐锦阳的尸体,不顾几个筑基期修士的攻击,拼着受了一记重锤,脚尖轻动,那个掉落在地,险些被人遗忘的纸包打着旋儿劈头盖脸的洒了田七禾满脸。

    这可是唐锦阳要用来对付即将化形的高阶妖修的药粉。里面是足足有两千年年份的千薰草,林小胖这个主修木系法决的家伙早早就闻出来了,这下可算是发挥了效果。

    连田七禾这个金丹真人,在洒了一头一脸的情况下都有些精神恍惚,站立不稳。

    林小胖再接再厉,身周围绕着几株张牙舞爪的藤蔓,火力全开,把近身的修士抽的晕头转向。林小胖则手持金刚木,尖端都冒着青色的薄光,合身撞了过去。

    田七禾还有点神志,他毕竟是金丹修士,在怒而出手的情况下,林小胖那点儿道行根本就不够看的。

    那根立了大功的金刚木瞬间折断。

    田七禾脸上露出一个狠厉的表情,右手一挥,就准备出手拧断这不知天高地厚家伙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