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大山醒了
    林小胖还没稍稍庆幸一二,就听见咯咯两声轻响,在寂静的空间里分外刺耳。当下就觉得不好,只是还没等她做出反应,冰面一样的地面就“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啊”

    林小胖只来得及尖叫一声,整个人就随之掉了下去,几乎把地面砸出一个浅坑来。挣扎着爬起来,林小胖捂住自己的小嫩腰“嘶哈嘶哈”了两声,也不敢太大声,生怕门外有人听见了。

    “你没事吧?”一个清冷的声音猛然响起在林小胖耳边,吓了她一跳。寻着声音找过去时几乎喜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

    “大山!你醒了!”

    一把将有些小脸红的大山捞出来捧在手心,翻来覆去的检查他的身体。“你真的好了?我刚刚看你还昏迷不醒嘞!”咋一点儿后遗症都没有嘞!

    大山哭笑不得的拍掉林小胖上下其手的动作,“我没事!只不过那通道里着实寒冷,缓过神来就行了。”

    林小胖被大山这一拍才想起来,“对了,你昏迷了不知道,刚刚那个阿绿杀了好多人……”吧啦吧啦说了一通,最后才讲出自己的推断,“我觉得,他方才肯定是看到我了,只是不知为何突然消失不见了。”拍拍胸口,为自己的好运气庆幸不已,只差一点儿就命丧黄泉了啊!

    大山安抚性的笑笑,“嗯。”只是沉浸在激动中的林小胖并没有发现大山的眼神有多么晦涩。幸运?!那双紧紧握着的手掌,几乎被指甲掐出血来。

    林小胖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后,猥琐不已的听了半响墙根,最后终于直起腰来总结到,“他们应该走远了。”

    大山:……

    大山无力的抚额,“小胖,你觉得门外如果真的有人的话,你现在去听墙根还有用吗?”完完全全的马后炮啊!真是没半点长进。

    林小胖得意的表情微微一僵,转而就为自己开脱了,“唉,反正他们也不知道了,有什么关系!”还懂得自己转移话题,扑到刚才那些人没来得及取走的奇珍异宝旁,直流口水。

    眼巴巴的看着大山,“大山,你认不认识啊!”唉!东西好是好,就是一个都不认识啊!这种时候就得找大山啊!

    大山无奈的走向林小胖的方向,半道上猛然停住了脚步,紧紧盯着地上那些散步的白色粉末,浑身上下直冒寒气。

    “大山……”林小胖注意到了大山的异状,不由得出声询问,“你在看什么呢?”至于那么目不转睛的吗?

    大山其实并不知道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林小胖口述了一遍,此时不经意间发现的骨屑才让他意识到那具晶莹剔透的高大白骨是什么。弯下腰轻轻捻起一粒,那股精纯的灵力即使经历上万年的时间也丝毫不见减少。只是……

    林小胖悄悄的凑近,从大山手里接过来细细一瞅,也没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是看着大山难得严峻的表情,林小胖死命的想了想,这骨架的主人似乎跟大山渊源颇深啊!

    大山兀自静默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小小的手掌一挥,地上那些难以辨认的骨屑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控制一样,纷纷飞上了半空。林小胖甚至发现从自己脚下也飞起了好几颗。

    大山双掌一揉一捏,不知怎的就把那一团白色的粉末压缩成了一块儿不规则的晶状体。控制住它飞到林小胖手里,对明显一脸疑惑的林小胖勉强一笑,“你先替我收着吧,以后有大用。”

    林小胖压下心里的疑惑,“好吧,我先收着,你需要的时候就向我要啊!”看大山这样子,明明就是睹物伤怀啊!唉,这骨架的主人也算是倒霉了,不仅留下来的宝贝带不走,连自己的骨头也被人……

    骨头?!

    林小胖猛然一惊,她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修士筑基之后,不食人间烟火,浑身上下皆是平常修炼时凝结的灵力。万一身死,也是修为尽散,灵肉化为最初的五行灵气。连一根头发丝儿都不可能留下来,这位前辈究竟是……

    关键是,怎么可能留下一整副骨架呢?

    大山似乎看到了林小胖的惊讶,他只是淡淡的说,“这世上多得是修士炼一身筋骨的!一身修为,皆在一副白骨里。若修为高深,自然可以白骨不灭!”

    是这样吗?虽然仍旧满是疑问,林小胖还是决定闭嘴了。

    过了一会儿,大山逡巡了一圈儿破破烂烂的大殿,把勉强还能入了眼的东西一一指给林小胖,林小胖在后边儿就顾着往储物戒里塞东西了,还时不时的把大山看不上眼的宝贝捡起来,自以为悄悄的塞进储物戒。大山微不可见的一笑,复又严肃起来,“还有那个!”

    一人一妖把大殿里遗落的所有东西都打包一空,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毕竟离洞府关闭的时间已经不远了,他们也需早做打算。

    商量许久,还是决定从林小胖来的时候用的通道离开,毕竟那通道鲜为人知,连林小胖也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才闯入的。关于那两个看门的凌剑阁弟子,大山很肯定的说,“既然他们损失惨重,肯定不会再让自己的弟子做无谓的牺牲,再说了,洞府快要关闭了,他们等了那么久还没等到你出来,难道要死脑子的一直等在那儿吗?”

    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大山并不介意稍稍低头。可现在敌弱我强嘛,他可没忘记凌剑阁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的家伙做过些什么,他可不是林小胖那个好脾气的家伙。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天地正理!

    林小胖倒是没意见,大山既然说他有办法,肯定就没问题。足尖一点,飞身上去,林小胖还把那块儿地板粉饰了一下,至少看不出来这里还有个通道口。才心满意足的揣着大山往后爬行了。

    回去的道路倒是宽敞,只是感觉到越来越寒冷的空气。林小胖有些担忧的看着大山,“大山,你行不行啊?刚才过来的时候,你就被冻晕了,这回不会还……”

    大山凌利的的瞥了林小胖一眼,“我像是那种会犯第二次错的人吗?”难道他有这么蠢?

    林小胖晃晃手指头,“第一,你不是人,是妖,第二,刚刚好像就是某人十分没出息的被生生冻晕了吧?”

    大山崩不住笑捶了林小胖一把,看她嗷嗷直叫才收回手。神色莫测,被冻晕啊……

    这还真是……够丢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