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勉强报了仇
    陆毐被众人欲择人而噬的眼神盯的脸色惨白,冷汗直冒,两股颤颤。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明明,明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啊!虽然有些超出了计划,可大体都是没错的啊!

    看着几个目露不屑的宗门长老,陆毐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他,完了!

    陆清晟冷冷的看着胆大包天的陆毐,若不是有个小少年给他传了句话,他还尚且被人蒙在鼓里。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这几百个筑基修士尽数被这蠢货杀了以后会出什么大乱子?这次寻宝的发起者可是他们灵霄阁!难道要全算在他们头?要知道这些小弟子们虽然大多数都是散修,可哪个人没几个至交好友呢?万一别人闹起来,肯定是灵霄阁背黑锅!

    目光冷淡的看一眼某些神色不太自然的人,暗自冷笑一声,都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居然还能做出这种没皮没脸的事情,怪不得一直门派凋落了。

    “师尊,五师兄不在这儿!”一个焦急的嗓音突然响起,惹得本就窃窃私语的众人纷纷扭过去。

    一个青衫老者跟着走过来一看,脸色顿时黑青,那可是他这么多年唯一的子嗣后代!万一真出点儿什么事儿,他这把老骨头可怎么活啊!

    一把抓住小弟子的衣服,语气都在颤抖,“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浩儿要从这个出口出来的吗?怎么不见人影?!”

    小弟子吓的不敢说话,五师兄那么凶的让他从别的地方离开,他也不敢违了五师兄的命令啊!

    林小胖有些不忍的别过头去,这老者寻觅的浩儿,估计就是前头那家伙杀掉的那一个少年吧!虽然与他并无交集,可白发人送黑发人,终究是这世,最令人难过的事了。

    不一会儿,老者就从别人口里问出来自己孙儿的死讯,整个人瞬间苍老了二十岁不止,吓得那小小弟子放声大哭,“师尊,师尊……”

    陆清晟的脸色更难看了,这老者可是与灵霄阁比邻的宗门长老,两者之间向来交好,要不然也不能凭借三流宗门之身跻身到这次寻宝中来啊!那死去的少年他也见过,虽是个三灵根的,却勤奋刻苦,难得小小年纪就已经筑基,将来也是大有可为,没想到一朝不慎,就已经身陨,心中也是戚然。只是这洞门已关,连尸骨,都拿不回来了。想到此处,不由得劝慰一二,“李长老,请节哀……”

    李长老恨不得哭出血来,他十几年的心血都放在这个小孙子身了,现如今,都成一场空了……

    这李长老哀戚的不能自己,他旁边的小弟子反而心思灵活,哭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刚刚可是看到这几个修士都是被陆清晟一招袖里乾坤给带出来的,而且这些人都恶狠狠的看着陆毐,难道说……

    一扯师尊的衣袖,附在老者的耳朵说了几句,老者脸色大变。几乎是瞬间就到了陆毐身边,紧紧掐住他的脖子,“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了我的孙子……”

    陆清晟叹口气,他也恨得牙直痒,只不过也不能现在就杀了这祸害,只得轻轻掰开老者的手腕,把他拉到一边儿。对他愤怒的眼神,无奈的解释道,“李长老的心情我理解,可是咱们得把他压到众位老祖宗面前,审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才能给您的孙子一个交待啊!”

    看一眼犹自愤懑不平的李长老,陆清晟想了想,继续解释,“您放心,如果情况属实,我一定让您亲手杀了这个狗东西!给浩儿报仇!”

    李长老老眼通红,良久才狠狠一点头,“好!老夫信你!”

    林小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商量的,反正那几个作威作福的家伙自从被陆清晟带走之后就没有回来过。知道事情已经闹大了,不怕面那些人不给他们一个说法,林小胖现在正忙不迭的找人呢!

    “你找他干什么?”大山有些无语的看一眼急得抓耳挠腮的林小胖,第一回见面就对人家这么热情不太好吧?

    林小胖“嗤”了一声表达对大山龌龊思想的鄙视,“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只不过想起来他跟我记忆里的那个人很像罢了……”

    大山皱起眉头,“就是那个你一直念念不忘又记不起来人家长什么模样的少年?”

    林小胖“嗯”了一声,只是转了一圈儿也没看见那人,难道是已经离开了?林小胖有些泄气的碾了碾脚尖儿。

    突然,林小胖一个趔趄,一人一妖愣了一会儿,林小胖“嘶”的一下捂住脑袋,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四周,“我这是……大山,你干什么呢?”

    大山也有些疑惑,“咱们不是在这儿等那几个罪魁祸首的结果吗?你说我在干什么?”没看见这周围不肯散开的人群啊!

    林小胖捏了捏额角,有些困惑,“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啊……”

    “哪里不对劲了?”

    林小胖咋咋嘴,“算了,也没什么。”看一眼不肯罢休的众人,好吧,其实她也挺好奇边的人会怎么处置的。

    过了半响,李长老和陆清晟快步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神情尴尬的元婴。李长老“砰”的一声把陆毐扔到地,看一眼围观的修士,在陆清晟把事情解释之后就要一把捏死这个畜牲不如的东西。没想到原本神情恍惚的陆毐趁李长老一个不备就扑到了那几个神情不自然的长老脚下,“几位长老救我啊!我都是按照你们的……呃呃……”

    其中一个穿灰色衣衫的长老悻悻的收回一把捏碎陆毐金丹的手,笑得勉强,“李长老,您孙子的事,我也很是抱歉,您看,我已经亲手处置了这个孽徒,这件事是不是就这么……”

    林小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出闹剧,不会吧?这任谁都能看出来有猫腻啊!难道准备高高举起,低低落下?!

    果然,在场的百位筑基修士有些哗然,只不过罪魁祸首已经毙命,他们也不至于追究到底。毕竟这里面大多数都是散修,也不敢对一个一流宗门太过咄咄逼人,尽管这个一流宗门早已经没落了。

    李长老的神情也不太好看,他不是瞎子,自然看的出来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可是面的老祖宗们已经承诺给他所属的宗门一些巨大的补偿,他虽然哀痛于孙子的死,可毕竟也是宗门的长老,何况这陆毐已死,也勉强算是给孙子报仇了。因此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宗门,李长老也只能硬生生忍了。也不搭理这些人,李长老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