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论演技……
    其实吧,林小胖的出场一点儿都不狂霸酷拽眩,反而矬爆了!虽然身上的伤口大多数都在灵药的作用下收了口,可是那身血迹斑斑的衣服却来不及换掉,再加上那歪歪扭扭的发冠,真的是容仪尽失。可是众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站在半空中那根细细的枝条上时,平白无故就生出一种巨大的压力来。

    “你们是谁?我似乎并未与你们有所仇怨?为何要掳走我的小妹?”林小胖从未见过那个明明长的还不错却生了一双三角眼的领头人,那么有特色的人她怎么可能忘记?再细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个眼泪汪汪的‘顾珞谦’,嘴角一阵抽搐,还有没有点儿绑匪的职业道德了?那腿明显比顾珞谦长了一截好不好?真的以为她坐在地上我就看不出来了?

    “哼!”白彦看着周围呆头呆脑的同伴就是一阵火大,手里的长剑直接压在了‘顾珞谦’细嫩的脖颈上,立马压出了一道血痕,“识相的就把身上的铁牌全都交出来,不然的话……”语气里的威胁意味哪怕就是个傻子都听得出来。

    低头看看连尖叫声都真实了几分的‘顾珞谦’,林小胖漫不经心的抖了抖手里的长剑,一只探头探脑的黑背蜈蚣就被轻轻松松的斩成了两截,爆出的血浆恰好落在‘顾珞谦’身上,害的她那张精致的小脸儿都吓白了。林小胖这才对上白彦那张铁青的脸,颇为‘善解人意’的问他,“不然的话,你就如何?”

    白彦把牙齿咬的嘎吱作响,心中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迅速占领了他的心智,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竟然敢嘲笑他!一瞬间,过往那些挥之不去的可恶嘴脸几乎与林小胖那张分外可恨的脸重合了。白彦蓦得嘿嘿一笑,那双三角眼里满是诡异的恨意,细微的黑芒一闪,“那咱们就试试看!”

    灵剑微微一挑,‘顾珞谦’脖颈上顿时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顿时染红了她的衣襟,‘顾珞谦’一声惨叫,原本‘眼泪汪汪’的眼里顿时泪花直飙,“白彦你竟敢……”

    “……”

    林小胖竟然无言以对,白眼?这是个啥名字哟?那啥,少年啊,你不是你爹妈亲生的吧?

    “哈哈哈……”大山难得痛苦的笑了一场,“林小胖啊林小胖,你是夺人钱财还是杀人父母了?看你把一个好好的少年人逼成什么样了啊……”

    “难道是我看花眼了,我看他的情况怎么跟腾蛇前辈发疯时有些相像?”林小胖并没有搭理大山这等抽筋之语,反而悄悄的后退了一步。我勒个去,这万一真是心魔入体,“白眼”君突然来个自爆什么的她岂不是吃亏吃大发了?!

    “哈,你不会是怕了吧?”白彦狰狞着一张原本还不错的俊脸,越发逼迫起林小胖来,只不过他并没有看见身后的众位同伴都是一副忍无可忍的表情,心有灵犀的彼此看了眼,随即就悄无声息的退了几步。

    白彦看不见,半空中的林小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只是看着那个瑟瑟发抖的‘顾珞谦’时不由得有些同情。状似焦急的向前走了一步,语气里满是唯恐自家姐妹受伤的惊恐担忧,“你别伤害她!我这就给你!”硬生生把脸色都弄得惨白惨白的林小胖顿时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啧啧,这演技,都能拿小金人儿了吧?

    “你先下来!”白彦也不傻,林小胖在半空中很容易就能脱身,他这回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抢掉林小胖手里的铁牌,更重要的是……他还要把活生生的林小胖带给况家小姐呢……只要有了这份‘投名状’,还会发愁今后的前途吗?

    林小胖十分配合的把手里伤痕累累的金刚木扔下,一个踏步就跳了下来,拿着那一大把当当作响的铁牌在白彦眼前晃了晃,同时眼神示意前方不到三步之遥瘫坐在地上的‘顾珞谦’,“现在,你该放了她吧?”

    垂涎的看一眼那一大把铁牌,白彦此时勉强还能稳住一点儿心智,左手里瞬间出现另一柄灵剑,递到林小胖脸前,示意林小胖把叮当直响的铁牌挂在上面,同时还十分嚣张的用灵剑点了点‘顾珞谦’的脖颈。“快点儿!”虽然此举冒险了点儿,可他也是筑基中期的修士,并不比林小胖差,就算看到了林小胖与青纹鸟之间激烈的打斗,他也不认为自己打不过林小胖一个还未到筑基中期的修士。

    磨了磨牙,林小胖暗地里把这个拽的二万八千儿的家伙骂的狗血淋头。只是为了能不费周折的制住他,林小胖还是做出了一副憋屈不已的表情上前一步,把铁牌挂在了灵剑上。

    白彦心里陡然一乐,正准备把灵剑抽回来,却看见原本脸色苍白的林小胖突然抬起头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甚至连那口雪雪白的大白牙都露出了好几颗,顿时警觉起来。

    林小胖右手紧紧抓住剑刃,即使手掌被锋利的剑刃割破也不肯放手,那白彦见事不对立马想要松手后退,林小胖又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嘴巴一张,一枚小小的叶片就如上好的暗器一样直射白彦的面门。

    随即紧随其后,完好的左手如钢浇铁铸一般巧而又巧的抓住了险险躲开暗器的白彦,狠狠一抖,白彦就脸朝下的在地上砸出来了个大坑。“啊……”白彦的惨叫声还未吐出就被林小胖狠狠一脚踩进了肚子里,只能可怜巴巴的哼唧。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白彦就被林小胖踩在了脚下,那些还没来得及将剑拔出来的人顿时愣住了,看着哼哼唧唧的白彦,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冲上去。

    林小胖甩了甩手上的血迹,在灵力的滋润下,伤痕很快就痊愈了。动了动手指头,就有一根细嫩可爱的藤蔓迅速探出了脑袋,把白彦捆了个结结实实,还顺便把那两柄品质不错的灵剑连带白彦身上的储物戒都给递了回来,小胖赞许的拍了拍藤蔓,大大方方的拿过来粗略的检查了一遍。发现白彦储物戒里二十来块儿还沾着血迹的铁牌时皱了皱眉,随即毫不客气的收到了自己怀里,不管这家伙是怎么得到的,总归都是自己的战利品了。

    拍了拍手掌,林小胖笑吟吟的扭过去看那几个踌躇不已的少年们,脸上满是狼外婆式的微笑,“来,咱们‘好好’讨论一下,关于赔偿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