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缘分’啊……
    “嘎吱,嘎吱”,黑暗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阵阵诡异的咀嚼声,衬着前方若有若无的一点明光,显得分外糁人。况薰霓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拽着前方默默走路的况渂殊,语气也不怎么好了,“你就不能走的慢点儿?!”也不知道二姐是怎么想的,非得把这个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的况渂殊塞到她身边,还美名其曰照抚她!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还不知道是谁照抚谁呢!

    况渂殊安安静静的看着况薰霓气的要命的样子,“二小姐说了,让你好好跟着我,不要到处乱走!”

    这种理所当然又板正不已的语气!况薰霓顿时怒了,“难道我乱走了?!倒是你!领的什么破路!越走越偏!”这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哦。”况渂殊木愣愣的回了一个字,仿佛真的已经忘了到底是谁到处招惹仇家,让别人看不过眼合力把他们引到这幽深的地下通道一样,末了还闲闲的加了一句,“小姐说的是。”

    “况渂殊――”况薰霓羞恼交加,恶狠狠的吼这个胆大包天的家生子,明明只是个奴仆之子,却偏偏到处都压她一头,当她这个堂堂况家小姐是吃干饭的吗?惹急了她,就把这一家子都赶出去!

    “噤声!”况渂殊一把捂住况薰霓喋喋不休的嘴巴,把她按在粗劣的石壁上,躲避开不远处只有些许微动静的人群,一双黑沉沉的眼珠子这会儿猛然爆发出湛亮的光芒,有人来了!

    “闻人兄,你说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到处都是黑乎乎的?”一个粗犷的声音大大咧咧的从不远处传来,显然是对这黑不拉唧的地方十分不满。可不是吗?明明上一刻还在灯火通明的传承大殿参悟流火道人留下来的手札,怎么下一瞬就掉进这黑咕隆咚的地方来了?偏偏这鬼地方还崎岖不平的很,走个路都不得安生。

    闻人笙温文一笑,尽显儒雅风范,即便是在这简陋不已的石窟中,闻人笙也不减翩翩公子的风姿,不过才十五六岁的他根本不像是个威名赫赫的少年天才,倒像是个浊世佳公子了。

    “安道兄不必忧心,想来五大宗门的长老们心里都是有数的,只是个考核而已,怎么可能不顾及弟子们的安危呢?”闻人笙微微一笑,不等安槐回答,话音就是一转,“倒是那边的两位道友,都站了那么长时间了,不如出来一见可好?”

    ……

    况薰霓咬了咬牙,知道他们两个的踪迹早就被这个闻人笙给看出来了,只得一拉顿时木呆呆的况渂殊,柔柔的给那两人施了个礼,“薰霓不知两位道兄在此,倒是失礼了。”一指呆头呆脑的况渂殊,“这个是我的族兄,以前一直在族内苦修,这倒是头一回见到两位族兄了。”况渂殊虽然性子呆了些,可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蠢人,当下也只能略带僵硬的跟这两个闻名遐迩的少年天才们见礼。

    闻人笙笑吟吟的看着面和心不合的两人,并没有点破他们二人之间的暗潮,反而颇为有礼的邀请况薰霓二人,“这地方颇为诡异,况道友,不如咱们一起来探一探如何?”也省的这个经常惹事的况家二小姐又惹出什么事端。

    况薰霓一阵咬牙,事已至此,她还能说些什么?只能咬牙点头罢了。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这居然只是个开端,接下来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他们竟然接连遇到十来个修士,都是莫明其妙的被传送到这个地方来的……

    闻人笙本就聪明伶俐,要不然也不能让灵霄阁太上长老一见如故,亲自收为关门弟子啊!三言两语就弄清楚了缘由,无它,这些人里,绝大多数都是手里持有五大宗门令牌的人!

    “这倒是有趣的很!”安槐哈哈一笑,搓着手看一眼前方隐隐约约有着暗黄色光芒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个长老们闲着没事儿干弄出来这些事儿来折腾咱们呢?”嘴里说着嫌弃的话,这个安家下任少族长看起来倒是很激动的样子……

    倒是闻人笙,联想起方才响彻武英殿的那声龙吟和大兄所说在这武英殿里藏有真龙遗物的传闻,忍不住皱眉,罗山宗可不像是能大方到把真龙遗物拱手送给不相干之人的宗门啊……想到这里,闻人笙看起来温温和和的眸子里顿时闪过一丝亮光,莫非是有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要去凑个热闹才好啊……

    于是秉着探一探究竟的心理,众人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都浩浩荡荡的朝着那唯一亮着灯光的地方去了。

    “况渂殊,你说那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啊?”值得那闻人笙顾不得维护自己不争不抢的形象,急匆匆的要赶到那地方去?况薰霓百思不得其解,又憋的难受,只能问一问这个闷葫芦一样的况渂殊。

    “不知。”况渂殊十分尽职尽责的回答了况薰霓的话,只不过那内容让况薰霓恨得牙痒痒,这还不如不问呢?

    “咦?”刚跨过一个拐弯儿的闻人笙突然发出一声惊咦,似乎是十分惊讶的样子,“前面似乎是……有人?”这倒是奇了,竟比他们还略快了一步……

    等况薰霓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前面那个灰扑扑的人影是谁的时候,顿时发出了自己生平最大的声音,“林小胖――”咬牙切齿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跟那人有仇似的。看着众人各异的脸色,况渂殊面瘫着脸,在心里暗暗的摇了摇头。

    “啊?”林小胖刚从密集的草丛里爬出来,中间杀害了无数想尝一尝她一身精纯血肉的蛇虫鼠蚁,还没来得及抖一抖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就听见了这一嗓子仿佛跟自己有杀父之仇似的叫声。登时抖了一抖,扭过头去辨认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你是……况薰霓?”我勒个去!怎么在这儿遇见这女人了?她有百分之**十的把握认为那些出手想害她的人都是出自这个女修之意,虽然心里边想了无数个方法去整治一下况薰霓,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正主了……

    还有这一大群虎视眈眈的修士们……

    林小胖愣了又愣,最终不得已扬起了一个笑脸,“原来是况道友,居然能在这个地方见到你,这还真是……‘缘分’啊……”

    屁个缘分!一瞬间,不只是林小胖,连况薰霓都在心底恶狠狠的骂了一句!那些人是干什么吃的?!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没把这个林小胖给收拾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