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救我――
    就在林小胖以为自己不得不二选一的时候,胳膊突然被人扯了一下,瞬间回过神来,丹田里的气旋旋转到几乎要脱体而出的地步,眨眼间就催生出了一大片藤蔓枝叶。

    “轰――”

    大殿上顿时溅起一片灰尘,众人皆有些不忍的闭上了眼,为那个小修士难过了一瞬,下一刻就纷纷睁开眼睛冲那些侥幸逃开的小型荒麟兽奔去。他们之中不乏被荒麟兽杀掉的亲友,此刻最大的隐患已经除去了,怎么可能让那些小型妖兽逃之夭夭呢?

    于是乎,众人都气势汹汹的四处撵着荒麟兽打,一反之前的颓势,势必要将它们消灭得一干二净。

    胡二娘有些呆愣的握紧拳头,小胖她,她不会真的……

    方老大也是一脸铁青,黄老三呢?

    况渂殊直愣愣的站着,看起来跟以往没有两样,只有那双黑黝黝的眼珠子里闪过了一丝微妙的遗憾。啊,死了吗?

    “咳咳!噗――”林小胖艰难的从一旁的废墟里爬出来,猛烈的咳嗽几声就控制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当然她也没忘了将方才救了她一命的黄老三扒出来。刚才若不是他仗义相助,林小胖觉得自己早就成了肉泥了。

    “小胖!老三!”胡二娘尖叫一声就跟个疯婆子似的扑了过来,狠狠的把林小胖按进了她胸前拼命揉捏,一副劫后余生的高兴样。“原来你没事啊!还有老三,老娘还以为你死了呢!”

    黄老三惨兮兮地扒拉着自己的手臂,瞪了一眼林小胖,明明都是受伤,怎么这待遇差别这么大呢?

    “老三你个瓜娃子!”方老大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随后又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一个激动竟然把家乡的土话都骂了出来,咳咳,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唔唔――”林小胖惨烈的叫出声来,再被二娘这么搂下去,她没被砸死也被勒死了。手脚一阵扑腾,终于让二娘回过神来,放开了林小胖。

    “呼,”林小胖不由自主地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看一眼那三两头被追着打的荒麟兽,心里明白这是大事已定了,终于松了口气。随后就赶紧向黄老三道谢,刚才要不是他,她真的就该去黄泉路报道了。

    “别别别,”黄老三呲牙咧嘴地阻止林小胖的动作,“我只是拉了你一把而已,更何况要不是你反应过来,咱们两个估计就真玩完了!”捡起来一根破碎的藤蔓,黄老三一副大难不死的庆幸表情。若不是林小胖突然用树枝藤蔓织了一张网,拉着他躲了进去,估计他这条命早就不在了。他还没好好感谢小胖一下呢……

    弄清楚原委的方老大同样是一脸庆幸的冲小胖拱了拱手,真心实意的感谢她救了自家兄弟一命。反倒是温老四,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他刚刚拦着二娘去救林小胖,没想到人家却救了自己的兄弟。这会儿饶是他脸皮子厚的很,对上这小修士一双湛亮的双眼,也有些挂不住了。

    林小胖倒是没在意,刚刚那种千钧一发的情形,温老四拦着二娘不让她去送死,也算是人之常情。毕竟连她自己都不确定能不能活下去。不过嘛……

    拂了拂自己生疼的胸口,貌似这代价有些大了。毕竟荒麟兽有那么大的个头啊……

    低头时不小心看见自己胳膊上的布料有一处凸起,林小胖挑了挑眉,似乎……有点疼?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小心翼翼地撕开衣袖就看见一截儿带着些许血色的骨头断茬杵在那儿。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刚才还不觉得,现在这么亲眼一看,林小胖就觉得自己疼得受不了。也没假借他人手,寻摸着骨头的位置,林小胖自己就小心翼翼地把骨头弄回了原位,顺带着包好了伤口。一边在心里暗暗赞叹自己,这要是搁以前受这种伤还不得晕死过去,现在却可以一边淡定地无视,一边包扎了。不由得夸自己一句,我这还真是有长进啊……

    另一边,况薰霓小心翼翼地从一个身受重伤的修士身后探出头来,方才这修士说众人已经打败了这些妖兽。可是况薰霓仍然有些不可置信,在那修士不耐烦的催促下,才抖抖索索的打量了一下战场。在发现确实如那人所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从恐惧害怕变成了淡定蔑视,让被她当成挡箭牌的修士不由自主的翻了个白眼。

    况家好歹也是绵延千年的世家大族,怎么这况薰霓看上去如此扶不上墙?明明修为不低,却还比不上那个胖胖的小修士呢!这可真让人看不上!

    撇了撇嘴,这修士快步走到闻人笙身边,自从他不小心受伤以来,还多亏了这位全力撑起阵盘,护住他们这些受伤修士的性命,这会儿理应前去道谢才对。

    “闻人道友没事吧?”一把扶住了闻人笙,这修士有些担忧地问。怎么脸色苍白成这个样子?!

    闻人笙实在是有些坚持不住,眼看着这会儿局面已经控制住了,才打开了阵盘,毕竟维持它要耗费他不少的灵力,这对此刻的他来说是个巨大的负担。

    “我没事儿,多谢这位道友关心……”闻人笙惨白着一张脸却仍然不忘应有的礼仪,照样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让这修士不由自主的感叹,这才是世家大族子弟应有的模样啊!

    况薰霓怎么可能没有看见那修士鄙视的目光,只不过此刻她虽然恨得牙痒痒,也只能硬生生忍了。谁让她方才确实没有出力呢?

    整理了一下衣服,脸上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况薰霓准备上前跟闻人笙说几句场面话。虽然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人,可是正常的礼仪她还是有的,也好让某些人看看她况家小姐的风度。

    谁曾想到刚走到闻人笙背后,就异变突起,眼角的余光看见一头强驽之末的荒麟兽张牙舞爪的猛然冲着她扑了过来。况薰霓吓得惨叫一声,下意识的要将身前的闻人笙扯过来替她挡灾。

    “啊――”

    之前那个修士本来还想跟闻人笙说什么,却突然被身后一阵尖叫声给吸引去了注意力。下一刻就看见闻人笙面色突变,似乎是被人强拉硬拽了一样,眼角的就余光看见况薰霓那个女修有些狰狞的面容,这修士下意识的就一把拽住闻人笙的臂膀,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救我――”况薰霓猝不及防间脱手,脚下一个趔趄,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那荒麟兽毫不客气地一爪子摁住她的腰腹,就扑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