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春……春宫图?!
    众人沉默了许久。

    最后还是方老大打破了这片寂静,“怕个甚!大不了就是一死!富贵险中求嘛!我就先进去了。”一拍脑袋,方老大就迈着八字步,一摇一晃的走了进去。

    胡二娘见状咯咯一笑,拍了拍林小胖的脑袋,紧跟着摇曳生姿的走了进去。剩下来就是黄老三温老四铁老五,一个个排着队的跨了进去,他们五个选的地方虽然不是位置最佳的,却是连在一块儿的,倒是合了他们五个的心思。同生共死嘛!

    剩下的人彼此看了一眼,就毫不犹豫的走到属于自己的台子面前,毫无阻碍的迈了进去。

    “欸?”林小胖目瞪口呆地看着众人眨眼间就走个干净,尔康手指着前方,怎么……怎么都不带她玩儿的?真伤心啊……

    “谁让你动作这么慢?就剩你一个了吧。”大山带着点嘲讽的声音骤然响起,吓了呆愣中的林小胖一跳。

    “我也没想到人家动作这么快……”林小胖一边摇头,一边走到仅剩下的那个台子面前。她修为不高,分到的台子地理位置并不算好,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不如说现在这样正好,万一她得到的东西太好,估计林小胖自己也护不住……

    回想了一下,发现众人都是大踏步的走了进去,那光罩就像水波一样,随之改变形状。林小胖也照葫芦画瓢的伸出手掌,准备进去。

    谁能想到就在下一秒,林小胖的指尖刚刚触碰到光罩,就像被千万伏的高压电打到一样,瞬间被弹飞出去老远,狠狠的砸在对面的墙上,又掉下来,顿时一片灰尘四溅。

    “唔……”林小胖虚弱地发出一声鼻音,这一下实在是太狠了,她甚至都感觉自己扁了许多。浑身上下的骨头大约碎了七成,连手指尖儿都动弹不得。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鼻处溢出,因为动弹不得,那些血液差点没把林小胖呛死。

    大山此刻也顾不得掩饰行踪了,毕竟这里边只剩下林小胖一个人,连忙扶起她,擦拭掉林小胖口鼻处的血迹。手忙脚乱的掏出一大把丹药,看见某一颗时,眼神微微闪了一下,随即还是塞到林小胖嘴里。又拿出一些疗伤圣药,在帮林小胖正骨之后小心翼翼地涂抹在她伤口处,眼看着林小胖渐渐平复了呼吸,才不由得松了口气。

    “你感觉怎么样?”

    林小胖有气无力地动了动手指,感觉自己真是衰神附体。明明大家走进去的时候都没有异样,怎么只有她这么倒霉?

    浑身上下的灵力运转了几个周天,幸亏身上有从祝玎那儿弄来的许多灵丹妙药,不多时,体内的灵力就恢复了六七成。

    慢慢的站起身子,林小胖略微活动了一下,感觉自己行动无碍之后,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那个台子,现在,她还要进去吗?

    大山沉吟了许久,最后还是劝林小胖道,“说不定这就是属于你的大机缘,反正又没弄死你。再上去试一试,又有何妨?”

    “……”

    林小胖死鱼眼的看大山,呵呵,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敢情刚刚我把你扔出去没受到这个痛不欲生的滋味儿是吧?

    大山面无表情的别过脸去。

    想了一会儿,林小胖也着实不想放过这个可能得到传承的机会。小心翼翼的走到那个光罩前面,伸出颤巍巍的手指,准备再试一次。

    没想到这次竟然出乎意料的顺利!林小胖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惊讶的发现这里面的空间远比从外面看上去要大了许多。鉴于刚才的教训,林小胖秉着小心为上的心思,慢吞吞的走到了那个台子面前。

    然后就看到了一本古迹斑斑的书。

    书?

    林小胖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秘籍?!

    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用指甲尖儿稍微碰了一下,发现并无异样的时候,林小胖跟捧什么绝世珍宝的样子捧起了那本书。

    “这是……”

    然而还没等她细看,周围的这层光罩就突然消失了。

    众人也都是如此,这会儿的表情也都有些迷茫,怎么这都没个提示呢?不过想起来自己得到的东西,心里面就是一阵窃喜,原本还想跟好友交流一下。谁曾想下一刻就听到了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呼。

    “春……春宫图?!”

    周围顿时一片死寂。

    林小胖不可思议地拎着那本破书,脸上满是被全世界抛弃的苍凉。你他妈这是逗我玩儿呢?一路上辛辛苦苦的到了现在,你不说给我个秘籍什么的,就算给我几块灵石,也比这本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春宫图好多了吧?

    有好几个以为林小胖在装傻的修士,悄悄的用神识在那本书上一绕,脸上的表情顿时跟吃了什么不太好形容的东西一样,五味陈杂。

    只见那本儿古迹斑斑的破书上,大大咧咧地陈列的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欢喜图!

    这不是春宫图是什么?!

    胡二娘听到声响,走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打量林小胖那小身板的眼神有说不出来的奇怪。半晌才吭吭哧哧地说,“那什么,小胖咱别不开心,以后……以后总有能用上的时候……”说完还用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看了一眼林小胖,调皮的眨了下眼睛,送了她一枚秋天的菠菜。

    “……”

    呵呵,林小胖面无表情地抖了抖眼皮子,我真的不想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好吗?友尽!

    抖了抖那本破书,林小胖的表情颇为复杂,周围的其他修士也纷纷不忍的别开了眼。唉,气运这东西,谁也说不清啊……

    “咳咳,”闻人笙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不敢看林小胖哀怨的双眼,提议道,“差不多也快到五大宗门定好的时间了,不如……咱们现在离开如何?”

    众人纷纷响应,林小胖一脸生无可恋的收好那本春宫图以后,也恹恹的表示赞同。

    于是在众人如释重负的目光下,闻人笙这回轻而易举的破了阵法,打开了生门。

    况渂殊将况薰霓的尸体收到储物戒里,就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其他有亲友死亡的人也是如此。

    胡二娘拍了一把还有些恍惚地林小胖,“走吧小胖,还愣着干什么?”

    林小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脸上扬起一个明亮的笑容,不管收获怎么样,终于是要离开了。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