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一小口就好……
    “戚,”况渂殊一向面无表情的脸此刻竟露出个类似于不屑讥讽的模样来,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也足以让况麓山不由得头皮发麻。

    “你……你……”眼珠子转了转,刚想说些什么,但是对上况渂殊那双无波无动的瞳孔时,况麓山还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他终于想起来第一次看见况渂殊时的那种恐惧。那时候况渂殊明明只是个柔弱不堪的婴儿而已,却有一双血红血红的眼珠子,泡在血海里不停的沉浮,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对了,就像他现在这样……

    微微动了动身子,况渂殊算了算时间,觉得闻人笙他们应该就快到了,抬起不知何时变得猩红一片的双眼,猛然扑了过去。

    方才随手就能把况渂殊打个趔趄的况麓山,此刻的情况却完全反了过来。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就被况渂殊一掌按在了灼热的岩壁上,脸皮都被擦掉老大一块儿,疼得他惨叫出声。

    “你这怪物!是我创造了你!你竟敢背叛我!啊――”这是腹部被狠狠地捣了一拳,疼得况麓山顿时蜷成了个虾米。

    从来就没有忠诚一说,哪里来的背叛?那双猩红色的不似人类的双瞳里闪过一丝讥讽。

    不过事到如今况渂殊也不会去费那个唇舌,慢悠悠的伸出一支纤薄有力的手掌,缓缓的攥住了况麓山的脖颈。况渂殊甚至还有闲暇给了他一个稍显邪恶的微笑。

    然后,在况麓山还没从这个牵动人心魂的微笑中回过神来时掌心猛然发力,况麓山的脖颈发出“咯嘣”一声脆响,随即就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缓缓垂下了头颅。他明明还有许多话没有说……

    握着况麓山脖颈的双手瞬间生出一抹猩红色的火焰,眨眼间就传遍了况麓山全身。况麓山那未来得及逃出的元婴一并在这血焰里惨叫着化为了灰烬。

    甩了甩手,况麓山缓缓的落在玉台上,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弧度。况麓山的废话实在是太多了……嘛,不过若不是熟知况麓山这个习惯,他又怎么会甘心情愿的被况麓山打个半死呢……

    况薰霓的身体本来还是那副僵立不动死气沉沉的模样,黑色的发丝在半空中张牙舞爪的飞扬。此时似乎是感觉到况渂殊的气息,眼皮子竟似有直觉一般微微动了动。只是还没等她睁开眼来,就被况渂殊一掌击穿了心脏,那尸体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尖叫,就被一团猩红的血焰烧成了一小堆灰烬。况渂殊只随意挥了挥手,就尽数落入了近在咫尺的血海,消融不见了。

    缓缓盘膝而坐,况渂殊伸出手来慢慢探进了血海,那片翻滚着的血海本应该将任何人的体魄神魂都吞噬殆尽的,可是此刻在况渂殊手里竟像是有意识般的缓缓蹭了蹭他的手,然后在况渂殊清浅冷淡的注视下迅速蒸滕消失。

    只一眨眼间,整个谷底就变得干燥无比,丝毫看不出来之前有无尽的血海翻腾,连血腥气都变得几不可闻。只在这片怪石嶙峋的土地中间,有一块拳头大小红的耀眼诡异的血石,慢慢的闪烁着光芒。

    况渂殊招了招手,那块血石就飞向了他的手心,血红的石头趁着他纤白如玉的手掌更加晶莹,眼中划过一丝浅淡的笑意,默默地运转了一下灵力,那块血石就悄无声息的融入了况渂殊的血管,化作一抹精纯无比的灵力……

    况渂殊的嘴角缓缓绽开了一朵优雅血腥的微笑,他永远都不会告诉况麓山,困扰他多年的想法是对的……

    他确实是由血精神魄千锤百炼而生的又如何?说出去又有谁会信呢?他浑身上下的骨骼皮肉内脏都与常人一模一样,身上还具有比常人优秀百倍的灵根天赋,就连况家家主也以为他是况麓山在外面留下的风流种子。要说不一样的还真有一点……

    缓缓的舔了舔唇,血液的味道似乎还在唇齿间环绕,那种让人意醉神迷的感觉让况渂殊不自觉的露出一个享受至极的微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生时喝了太多的鲜血,他对人,尤其是修士饱含灵力的鲜血格外着迷,特别是林小胖……

    在秘境里虽然只有几滴鲜血融进自己的血肉,可是那种意外的饱足感……虽然从她的血里尝不出任何异样……

    可是……若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若不是出来之后她身边有那么多修士暗中保护,他早就想活生生撕裂她的喉管,咽下她的血液,吞掉她的心脏……

    “吸溜,”只是想象一下而已,况渂殊竟然控制不住的吸了口口水!心中顿时一凛,这可不像是他的自制力!在遇上林小胖之前,就算他再怎么垂涎修士的血液,也从未下过手!因此才没没有被众人察觉!但是……回味了一下血液的甘醇,况渂殊面无表情的抹了把脸,真的好想再咬一口……

    一小口就好……

    ***

    “唔,”林小胖重重喘了口粗气,眼前的景致慢慢变得清晰。她刚才好像听到了几声巨大的响动,还有谁的尖叫声来着……对了!还有况渂殊!还有况麓山!猛然直起身来,林小胖顿时一阵头昏脑胀,身上的伤口骨裂处也毫不客气的发出了抵抗,疼得她不自觉的痛呼出声。

    “你怎么样?”淡淡的声音在耳边突兀响起,林小胖吓了一跳,努力辨认了一下,“况……渂殊?”脑子里瞬间清明,“况麓山呢?况薰霓呢?那些……”

    林小胖突然没了声音,因为她现在就躺在那片原本应该是血海的地方,此刻血液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露出了红褐色的地面,根本就没有之前的残肢断臂。甚至连那股时不时侵袭人体的热气也消失的一干二净,此时的空气里至多有些干燥而已。

    “这……我,”林小胖惊讶的都说不出话来了,愣愣的看了一眼下方,“我……是不是记错了……这底下明明就是……”

    况渂殊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林小胖,只是目光在扫过她颈窝处还浸着血的伤口时不自觉的顿了顿,随即用极大的自制力扭过了目光,只是喉头还是忍不住动了动。

    “况麓山死了以后这片血海就消失了。”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还有况薰霓的尸体。”如果再给况麓山一点时间,况薰霓说不定还真的能活过来,只不过……他怎么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呢?

    能享用这片血海的,只有他一个人就够了……

    所以,毁尸灭迹才是最佳的办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