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算了我走了
    “……”

    “你说什么?”林小胖掏了掏耳朵,一脸迷茫的看了祝玎一眼,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是听错了,不由自主的又问了一遍。

    祝玎一脸生无可恋的捂住额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一时气不过,谁让她一直在说那个野男……呃,别人。”险险的打了个磕巴,祝玎吓了一跳,差点儿就说漏嘴了。警惕的看一眼林小胖,她这么笨,应该没发现吧?

    林小胖就算是有天大的不舒坦这会儿也被这信息量略大的消息给震住了,看了眼祝玎脸上的巴掌印,十分佩服,“你真得感谢师姐没直接用剑劈上去。”敢调戏厉筠师姐,这是几辈子才集来的狗胆啊!上一个言语稍微轻浮点儿的男修坟头上的草都三尺来深了吧?

    还有,刚才祝玎虽然言语模糊,可是也捕捉到了那个说了半截的词语,“你刚刚说什么野男人?!”冷冰冰的师姐会有野男人?开什么玩笑?!

    怀疑的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祝玎,该不会是这货求而不得因爱生恨意图诽谤吧?

    忍耐的闭了闭眼,睁开眼时祝玎又是一派风流倜傥,“小胖这是听错了,你师姐那般人物怎么可能有‘野男人’呢?”看见林小胖明摆着不信的眼神,赶紧转移话题,“你今儿到底是来干什么来了?”再废话就把你赶出去!

    “戚!”林小胖嘴里发出一声轻响,看着祝玎阴森森的表情还是决定终止这个话题,“我是来找师姐的,”看了一眼表情尴尬的祝玎,“算了不用问了,师姐肯定是走了,要不然你现在也不会这么囫囵了。”真是晦气,好不容易师姐回来了,竟然又被这货给弄走了!

    “……”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祝玎终于放下了强撑着的嬉皮笑脸,“你说得对。”要不是突然有了那人的下落,厉筠怎么可能只给了他一巴掌就急匆匆的走了。祝玎有时候还真觉得奇怪,自己到底是有什么地方比不上那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明明他比较俊比较有钱比较能干不是吗?

    “嗯……”沉吟了会儿,林小胖也不好太过打击祝玎的自信心,决定还是拯救一下他受伤的小心灵,再加上她也比较好奇,就大大咧咧的问了出来,“你到底亲师姐哪儿了?”要是亲个手啊脸啊额头啊什么的,林小胖觉得祝玎这个人还是可以拯救一下的。

    “呃……”祝玎卡了一下,看了看表情严肃的林小胖,咬咬牙,还是一本正经的说,“……嘴……”

    “算了我走了。”在听见第一个字的发音时林小胖就后悔了,立马站起身来,并且心中暗暗决定,还是让祝玎去死吧!

    “唉唉唉,”祝玎一个箭步就追上了大步流星的林小胖,平日里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模样早就消失不见了。一脸的苦相,“小胖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给你免费提供了那么多灵丹妙药……”

    “你可拉倒吧!”林小胖使劲的撕扯祝玎紧紧缠着的手,她可不是傻子,万珍阁的阁主可是她师姐,祝玎充其量也就是个管事儿的,还是个倾慕她师姐的管事。有她这么个刷好感度的大招牌在这儿,祝玎还不赶紧上赶着讨好她!现在在这儿充什么大尾巴狼呢!

    就这么生拉硬拽的拖着祝玎下了楼,底下那些小管事儿的看见这一幕手里的毛笔都吓掉了!木愣愣的看着他家高冷的祝大人死皮赖脸的压在一个年纪比他女儿还小的女修身上。那多出一截儿的大长腿为了不拖在地上还十分无耻的盘在人家腰上。无奈的叹了口气,造孽啊,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世风日下的哟!

    “你够了啊!”林小胖恶狠狠的拽着祝玎的衣领子,大有你再不放开我就直接动手了的意味。

    祝玎看一看这满大街死盯着他们看的人,还是十分有良心的松开了手,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把折扇,呼呼的扇了起来。

    “小胖这是要去哪儿啊?”

    拂了拂衣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林小胖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祝玎,“闻人笙把那几个人安置到哪儿了你知道吗?”

    不用林小胖说祝玎也知道她说的‘那几个人’是谁,僵了一下,故作神秘的挥了挥折扇,“你猜?”

    “哦,原来不知道啊!那就算了。我直接问他吧。”说曹操曹操就到,前面那笑眯眯的可不就是闻人笙吗?后面还跟着面无表情的况渂殊和鬼冥尊者。

    “喂!”祝玎大感没面子,这人怎么一点儿都不配合!跟以前一点儿都不一样!前几天他们两个玩的多好啊!就算他算计了林小胖一把让她不小心吃了驻颜丹林小胖都没有真的生气,怎么现在他都没说话就生气了呢?!

    没空理会抽风的祝玎,小心避开一个背着沉重货物的汉子,林小胖冲前方正笑吟吟看着自己的人招手,“闻人道友。”好久不见啊。

    “小胖怎么这么客气,”闻人笙笑眯眯的走了过来,看见她身边的祝玎时眯了眯眼,“原来是祝阁主,这么巧啊?”万珍阁的管事嘛……

    祝玎潇洒的一挥折扇,“原来是闻人少主,倒是有幸了。”两人假假的笑了笑,目光中电流四射。

    不耐烦听他们虚以委蛇,林小胖客气的问了一句,“不知道那几个人现在在何处,我想去看一下。”特别是那个可爱的婴儿,她储物戒里还有许多好玩的东西,送给她几件好了。

    看着林小胖原本没什么精神的脸上浮起一抹喜色,祝玎放下了原本想跟闻人笙辩解几句的心思,主动住了嘴,倒是让早有准备的闻人笙愣了一下。

    不过看了看林小胖的表情,闻人笙仍然是那副温润有礼的模样,只是忍不住搓了搓手指,“正好我也有事要问他们,不如一起?”

    “好。”林小胖丝毫没有犹豫,反正她也不知道那些人的所在,让闻人笙领路正好。

    “还不知小胖的伤势如何?”闻人笙看了一眼摇着折扇的闻人笙,眼里划过一丝暗芒,以前倒是没听说林小胖跟万珍阁的人有什么交情,这倒是有些稀奇。万珍阁是最近几年才兴起的,敛财速度之快,就连闻人家都有所耳闻,可是每次试探都无功而返,这个林小胖倒是……

    点了点头,林小胖想起了什么似的,冲闻人笙施了一礼,“还要多谢道友救命之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