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一样的蠢
    “小胖,别看了……”祝玎看着林小胖面无表情的脸,实在是有些担心,虽然不觉得这些凡人的死对林小胖有什么影响,但是看见她这副死气沉沉的样子祝玎想到了什么一样打了个冷颤,如果林小胖真的出了什么事……厉筠肯定不会放过他……

    安静的站了一会儿,林小胖伸出食指,几根细细的藤蔓迅速延伸出,卷住那个小小的襁褓,慢慢的放在那拼命伸着手的男人怀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林小胖的错觉,总感觉那男人原本狰狞的表情在环抱着小婴儿之后似乎平缓了许多……

    侧了侧身子,林小胖眼睁睁的看着闻人笙手下的人将这几具尸体抬了下去,盯着那几处血迹看了良久,指尖儿微微一动,才仿佛突然回过神来似的,抽出一张洁白的帕子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刚刚不小心把手心都抓破了呢……

    “……小……小胖?”

    祝玎看着林小胖的背影,不知为何突然狠狠地打了个冷颤,他怎么会觉得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林小胖身上传来了巨大的杀意?希望……是他的错觉吧,毕竟那况家,万珍阁现如今还招惹不起……

    “嗯?怎么了?”林小胖扭过头去看了看表情奇怪的祝玎,“怎么这么看着我?”她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没什么……”抽了抽嘴角,祝玎有些郁闷,亏他刚才还在担心林小胖这厮呢……

    不再看祝玎,林小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走了出去,看见闻人笙时还凑上去问了问他有什么收获。

    “是我大意了,”闻人笙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淡的,“刺客想必是在我们到达之前一刻钟就离开了。那些人修为甚高,我留下的护卫竟无一幸免!”看了看神色如常的林小胖,闻人笙有些惭愧,明明是他大包大揽说自己能安置好那些凡人的,没想到不仅凡人们死了个干净,就连自己手下的护卫都死了好几个!着实是让他觉得有些难堪。

    “小胖放心,我定会抓到凶手,给你一个交代!”

    “如此就要多谢闻人道友了。”林小胖微笑着拱手施了个礼,看这里乱糟糟的,闻人笙的人想必也不希望自己留在这里碍事,索性就跟祝玎一起先行告退了,留下闻人笙他们处理这里的事。

    “少爷!”鬼冥尊者看着那二人远去的背影,不由自主的开口询问,他实在是不明白自家少爷为什么要揽下这个烂包袱,若是有一个活口也好,可是现在死无对证的,难道还要跟况家过不去吗?他们现在这情况可不占理啊!

    “无妨,”闻人笙不甚在意的挥了挥衣袖,“不管怎么说,都是在我的别院里出的事,我怎么就不能寻个公道了?”想想那些被一个假印信骗过来的护卫他就难忍怒意,那印信仿造的惟妙惟肖,与真的几乎一般无二,也怪不得他们会上当。他原本并不想跟况家正式撕破脸皮,只不过连闻人家的印信都敢私自伪造,这才是让他最忍无可忍的!今日敢用印信来糊弄他,明日是不是就要摆弄整个闻人家了?!

    冷哼一声,就要离开,这件事他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闻人笙一转身就看见况渂殊愣神的样子,顿时有些惊讶,“渂殊这是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居然连他走到身边了都没有发现?

    “……没什么。”况渂殊语气平缓的摇摇头,一脸‘你为什么要这么问’的无辜表情,看的闻人笙忍不住摇了摇头,“……算了。”当我没说,你随意。

    鬼冥尊者警惕的看一眼况渂殊,紧跟着自家少爷走了。他可得好好防备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况渂殊,看起来就一股不正派的模样,整天板着一张脸,当谁稀罕看呢!

    况渂殊自然不能落后啊,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可是闻人笙的客卿。只不过私底下不由自主的搓了搓手指头,眼神有些困惑,为什么一点儿都闻不到血液里那种让人意醉神迷的味道了?

    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

    “你等等我!小胖……林小胖!”

    祝玎终于忍无可忍,张口叫住了急匆匆的林小胖,“你是赶着去投胎啊!”跑这么快干什么,不知道这种狂奔的速度十分不符合他翩翩公子的形象吗?

    深呼吸一次,林小胖面带微笑的扭过头来看嘴里不停报怨的祝玎,“你回万珍阁不就行了,跟着我干什么?”

    祝玎上前一步狠狠地用折扇柄敲了她一把,“还跟着你做什么!你现在这副模样我怎么放心啊?!你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儿你师姐绝对会把我劈成两半的!”连着上次的份一起!

    “行了行了,就当我是自讨没趣吧!”祝玎拉住林小胖的衣袖就拐进了旁边的客栈,那强买强卖的态度再加上林小胖明显不情愿的样子让那掌柜的顿时升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青年看起来倒是人模人样的,只不过这番作态……不会是个人贩子吧?

    祝玎才不会管这半截身子入土的掌柜的在想些什么呢!直接上了楼上的雅间,刷刷唰摆出来一桌子灵酒,大气凛然的喝了一声,“喝!”

    “……你脑子没病吧?”林小胖用一种非常难以言喻的表情看了祝玎一眼,“我为什么要喝酒?!”更何况还是你的酒!这可是来历不明的东西啊!

    “忒多废话!”祝玎一巴掌拍开一个酒坛子的封泥,仰天喝了一大口,浓烈的酒香顿时充斥了整个空间。看了一眼表情淡淡的的林小胖,祝玎叹了口气,“心情不太好吧?”

    “……我为什么要心情不好?”

    嘿!还死鸭子嘴硬!一指林小胖手里闪着淡淡光芒的灵石坠,“那你拿着它做什么?”难道还能是为了好玩啊?!

    把折扇随手扔到一边,其实祝玎也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林小胖,要说是看在厉筠的面子上也说得过去,只不过还有一点是他不想承认却又难以否认的。林小胖这小家伙啊,说起来跟以前的他,真的很像啊……

    都是……

    一样的蠢!

    林小胖可不知道祝玎给她冠上了‘蠢’的帽子,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祝玎眼神复杂的喝着那些酒香浓郁的灵酒,半响,才慢慢的拿起了一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