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虚伪了啊……
    “这就对了!”

    祝玎笑吟吟的看了一眼目光紧盯着酒坛看的林小胖,殷勤的说,“来来来,小胖肯定还没喝过酒吧?我来教一教……呃?”

    惊讶的看着林小胖举起酒坛子一饮而尽,喝酒跟喝水一样顺畅,脸上还毫无普通人喝过酒之后会出现点红晕,祝玎顿时有些懵,他明明……拿出来的都是灵酒啊!别说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了,即便是他,多喝个几坛子也要醉死过去……

    “怎么?”林小胖轻轻浅浅的看一眼目瞪口呆的祝玎,突然笑出声来,怎么感觉这家伙……有点儿崩人设呢?平常那种恨不得昭告天下‘我是风流邪魅贵公子’的态度呢?

    “没!”斩钉截铁的崩出来一个字,祝玎觉得自己有些郁闷,不过他转瞬就恢复过来,引着林小胖喝酒。祝玎算是看出来了,林小胖心里是存着一股火呢!不让她发泄出来,早晚要出事的。

    暗暗的叹了口气,这人啊,年少时总会存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看着不平的事,会愤懑……遇见背叛,会难过……就如当初的他一样……

    其实说到底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心中再怎么不解难过,有时候也是无能为力……

    左右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罢了!

    “你知道是谁做的了?”祝玎盯着林小胖隐含悲痛的双眸,语气十分肯定。

    “我不是傻子好不好?”林小胖左手搭在椅背上,稚嫩的眉羽间有种不符合年龄的沧桑之感,“除了况家……还能有谁?”

    “所以……你要不要找他们报仇?”祝玎的声音仿佛海妖塞壬一样充满了诱惑,林小胖原本被酒精缭绕的有些混沌的思绪猛然一清,随即讥笑出声,“你可得了吧!我可没得罪你,你这么说……是想引我去死吗?”

    目光在祝玎的笃定的脸上一绕,林小胖不知为何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子怒火,指着祝玎的鼻子尖骂,“别以为你自己就是个好人了!当初要不是你鼓动了况薰霓找我的麻烦怎么会有后来的事?况薰霓又怎么会害我!况麓山又怎么会要我给她女儿陪葬?我又怎么会看见……看见那些事……”渐渐的语不成句。

    “所以,”祝玎的表情前所未有的正经严肃,紧紧的看着林小胖的双眼,“所以你不看见况麓山做的那些事,就不会有人死了吗?”

    “你看不见的东西,就不存在了吗?!”

    恍若当头棒喝!

    林小胖神情恍惚了一会儿,捂住自己的脸,不多时就有晶莹的水珠从指缝间低落。其实她真的很不想承认,虽然……虽然她早就知道这世间有万般丑恶,但是……在没有亲眼看见之前,总会对万事充满期待……

    所以才会在看见丑陋的真相时倍感失望……

    有时候她会想,如果她什么都没看见就好了,假如她什么都没看见,就不会亲眼目睹父亲是怎么被活生生的四分五裂,就看不见母亲是怎么惨死,就看不见黄长老墨长老各位师兄师姐的死状……

    如果她没看见就好了……那样她就可以假装大师兄凌天霜他们与混元宗的惨案无关……

    可她偏偏亲眼看见了……看的一清二楚!

    虽然痛苦……

    可是!

    正是因为她看见了,看的一清二楚的!所以,她才能牢牢记住!记住那些带给她痛苦和不幸的人!

    不是假装看不见,那些已经发生了的事就会消失!

    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林小胖慢慢睁开双眼,丹田处似乎发出一声欢欣的鸣叫,身周的气息微微一变,比以前更加圆融,更加通透!多日来那种缭绕不散强颜欢笑的感觉似乎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正要感谢一下祝玎的当头棒喝,就囧囧有神的发现那家伙手里拿着一坛灵酒对着她的脸虎视眈眈,顿时一头黑线,“你这是做什么?”公报私仇吗?有必要做的这么明显?

    “唉,”不知何时又把扔在犄角旮旯的折扇捡了回来,祝玎摇了摇折扇,抛给林小胖一个媚眼,放下了手里的酒坛子,“本来还想给你来上那么一下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回过神了……”啧啧,真是遗憾啊……他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指着鼻子尖儿的骂他呢!嘛,那些人顶多也就是在背后骂上一骂吧?

    斜眼看看祝玎,林小胖眼角一阵抽搐,不过她还是知好歹的,不管祝玎是为了什么才会抛弃以往的形象帮她一把,这个人情,她欠的实在。

    “还要多谢……”

    “打住!”祝玎拿扇子敲了敲下巴,眼神戏谑,“虚伪了啊……还不如刚才痛痛快快骂我那一顿呢?”

    “呃……”林小胖这大厚的脸皮此刻竟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唉,这可真是……她刚才就顾着骂的爽了……

    不过,林小胖还是很奇怪祝玎为什么会帮她,虽然这段时间他们两个相处的还算不错吧……可是看闻人笙对祝玎想态度就知道,祝玎可不是什么善茬啊!只因为她是厉筠的师妹,值得他这么辛辛苦苦的点醒她吗?

    苦着脸看看祝玎,见他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林小胖咬了咬牙,拎起面前的酒坛,一饮而尽,“我给你赔礼了还不行?”卧槽,刚才怎么没发现这酒味道这么冲呢?!难道悲愤真的可以化为力量?

    “嗯?”勉勉强强拿起面前的酒坛抿了一小口,祝玎不情不愿的看一眼林小胖,“拿我的东西跟我赔罪,你还真是长能耐了了啊!”

    这种话对已经恢复过来的林小胖来说早已如春风拂面,完全不当一回事。又喝了一大口,林小胖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狠狠地灌了好几坛子。心疼的祝玎眼皮子直抽抽!

    这可是他千方百计弄过来的好酒,千金难买啊!他怎么就一时昏了头把这些给拿出来了?

    虽然心疼这些好酒,但是祝玎还是不吝指教林小胖,“你准备怎么办?”

    “我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能怎么办?”林小胖摊摊双手,“人家可是鼎鼎有名的况家!世家大族之一唉!”

    祝玎笑吟吟的敲了敲酒坛子,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拖长了声音,“孺子可教也――”

    “那是当然!”林小胖毫不客气的接过了这句赞赏,两人相视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