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模糊的应了句,顾珞谦觉得身子有些软,就拽着旁边的树枝缓缓坐下了身子。不远处正是路人如织的繁忙景象,只是顾珞谦一时间只觉得万念俱灰。

    小胖,你在哪儿啊?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站在暗中的魏无双见状皱紧了眉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顾珞谦,他跟了对方一路,可关键是根本就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顾珞谦若是在隐藏,那隐藏的也未免太好了点儿!

    正想出去看看,不远处却走过来了两个熟悉的人影,魏无双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他们来干什么?

    屠珑没意识到自己居然被嫌弃了,只是看着一脸苍白的顾珞谦,奇怪的开口,“珞谦,你这是在干什么?身子不舒服?”见顾珞谦不说话,屠珑心里还有些奇怪,看了看顾珞谦周围空旷的地方,“怎么不见小胖?”

    顾珞谦顿时一愣,“小胖不是不见了吗?师尊刚才还说已经问过你……”

    等等!顾珞谦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师尊方才说已经去问过屠珑他们两个,但是看屠珑与司马潇泽的样子也能看出不对劲来。难道师尊是在骗她?可这也说不通啊!

    师尊为什么要骗她?

    “你这是怎么了?”

    见顾珞谦突然愣住,不知怎的,屠珑心中突然生出些不对劲来,连忙追问,“你见过小胖吗?我去了她的洞府,却没见到人……”

    “我也不知道,”顾珞谦白了一张脸,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我只知道今天一大早师尊来找我,问我见没见过小胖,可是我昨天只见了她一回就回去休息了啊。”

    “我刚才也去她常去的地方找了,都没找到,而且,我哥也没见过小胖……”

    闻言,司马潇泽与屠珑忍不住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些许凝重的色彩来。

    “昨天晚上小胖来找过我们,难不成是昨天晚上离开之后出的事?”

    “也不一定吧,”司马潇泽摇了摇手中的折扇,俊秀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小胖的修为不比大多数人差,再加上她太上长老弟子的身份,我想象不了灵霄阁里会有谁想不开要对她下手。”

    “或许不是灵霄阁的人呢?”

    屠珑的目光在远处来来往往的修士身上打量了一圈儿,眯起了眼,“难不成是哪个来灵霄阁参加五大宗门大比的修士不长眼的抓了她?不过也不对啊,不管怎么说,只要不是合体期以上的修士,小胖不可能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不见了!至少,小胖也会闹出点儿动静来示个警啊!”

    难不成是被谁困住了?

    当下屠珑就尝试着给林小胖发了个传音,果不其然,林小胖并没有回应,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若是再找不到,咱们就去禀明师尊,告知宗门吧。”

    最后还是屠珑打破了寂静,率先开口。

    “也好,”司马潇泽点点头,“珞谦你先在这里等着顾洛礼过来吧,我与屠珑先回去问问师尊,若是有了结果,或者找到了有关小胖下落的消息,咱们就在这儿会合!”

    “好!”

    其他人点了点头,大家就分开行动了。只有顾珞谦坐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发呆。她突然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连屠珑他们两个之前都不知道小胖失踪的消息,师尊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师尊为什么要骗她说已经找屠珑他们两个问过了?明明就是没有的事!

    顾珞谦思量再三,不管心中想到的是什么,反正脸是越来越白了!

    难道,小胖的失踪跟师尊有关?

    另一边,眼看着屠珑他们两个已经走远的魏无双眯起了双眼,多亏了这两个人,他心中已经渐渐有了猜测!

    缓缓的看向另一边幽幽的青山,魏无双嘴角扬起一个有如刀锋般凛冽的弧度来,没想到他千防万防,最后还是出了岔子,既然如此,他倒是知道要去哪里找人了!

    ***

    与司马潇泽匆匆分开,屠珑急匆匆的回了洞府,将小胖的事情告诉了师尊,扬起的脸上满是担忧,“师尊,您能不能告知掌门,用宗门的力量去找找小胖的所在?您知道的,小胖不是不听话的人,不会在宗门里乱跑。若是有事出去或者要闭关,都会提前告诉我们。现在这么长时间都找不着她的人,定是出了事情……”

    高高在上的师尊摇了摇头,脸上是罕见的面无表情,“你当宗门是是什么地方,当我是什么人!你以为太上长老就可以在宗门里为所欲为了?那孩子又不是失踪十天半个月那么久,只是一晚上不见人影而已,能出什么事?”

    “可是师尊……”屠珑真想说一句若是小胖出了事儿,不说十天半个月,就算只是一刻钟,若真有人想害她,时间也足够了!

    可是往常和蔼可亲的师尊此时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铁面无私的紧,“别说了,出去吧,若是再过几天还不见人影,借用宗门的力量查看一番也无妨。现在宗门里正是忙乱的时候,你别再添乱了!”说完不等屠珑有所反应,就将她赶了出去,把个屠珑弄得有些懵。周围的师兄弟们也同情的看着她,师尊一向是个好脾气的,也不知道这回是怎么了,竟然如此不讲情面。

    屠珑抱着一肚子的疑问走了出去,想要去找司马潇泽问个清楚,只是迎面碰上司马小贼的时候,他的神情却有些奇怪,似乎是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样,脸上也带着浓浓的疑惑。

    “司马小贼,你怎么了?”

    疑惑的看了看好友,屠珑忍不住开口询问司马潇泽的结果,“你有没有问出来什么啊?我师尊不答应啊!说什么这些天宗门里太过忙乱,不让我找事儿……你呢?”司马潇泽的师尊脾气比自己的师尊还要好,对小辈们几乎是有求必应,这回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摇摇头,司马潇泽遗憾的开口,“不行,师尊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跟大师兄他们商量,根本就没让我进去。”

    “那你怎么这副表情?”

    屠珑不相信的看了看司马潇泽的脸色,他们两个都是多少年的好友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对方的异状,当下毫不犹豫的开口,“若只是没让你进去,你会是这副表情?快说,到底发生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