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二章 道不同
    “你胡说什么?!”

    屠珑忍不住低声怒吼,她刚才只是一时间被莫归元话里蕴含的意思给惊住了而已,怎么可能会怀疑小胖的人品?而且……

    眼神古怪的看一眼丝毫不觉得自己之前的动作有什么奇怪的魏无双,嘴里有些干涩,她怎么记得魏无双之前对莫归元这个师尊还是十分尊敬的?至少比对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好了不知多少,可是现在却能眼睛不眨一下的一石头丢过去……

    总觉得魏无双更可怕了怎么办?

    司马潇泽看一眼僵硬的好友与气的脸都变成猪肝色的莫归元,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口,“虽然我不清楚小胖为什么会中招,也不想知道莫长老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可是魏无双,我怎么总觉得,你一副已经谋划许久的样子?”

    刚才那些层出不穷的法宝手段,无一不泄露出这样一种讯息,让司马潇泽不得不防。

    对这个问题,魏无双只是轻描淡写的开口,“哦,这个啊,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只要你知道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行了。”那些东西都是他这些年来小心翼翼收藏着的,他原先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有需要他们的一天。毕竟莫归元刚才说的确实对,如果没有他相助,魏无双现在早就已经死了,所以即使恨得想要将他碎尸万段,都从来没有将之付诸实际行动过。

    直到今天。

    其实,终于反抗一把的感觉也不坏。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还需要好好谢谢林小胖才对。

    “喀嚓。”

    纹丝不动的阵法突然发出一声轻响,同时布满了纹路,三人不管心中想些什么,此刻都是兴奋不已,伸手就想要将这最后一道防线给弄碎。

    “呵,”一直表现的歇斯底里的莫归元此时却好像突然恢复了神志一样,眼睛不知道究竟在看哪个方向,面无表情的开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称赞一声你们几个小家伙之间的友谊。但是,你们是不是太小瞧我了?”

    “就算你们真的打开这阵法又如何,先不说那丫头被我炼了这么久,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就算你们成功的打开这防护罩,也已经晚了。”

    “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能明白,要她命的人,从来都不止我一个。”

    就在三人都已经习惯莫归元时不时的说些奇怪话的时候,却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与莫归元冷冰冰的声音,“你们终于来了。”

    眼见着屠珑与司马潇泽二人都僵住了,魏无双叹口气,看向不知何时到来的两位太上长老,眼神淡漠,“虽然早就已经知道,可是亲眼看见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不高兴啊……”

    屠珑两个则是颤巍巍的转了过去,不可置信的看着来人,声音颤抖的喊,“师尊……”

    那两位太上长老几乎是同时将头转了过去,虽然很可笑,但是很明显的,他们不忍去看自己灰头土脸一脸绝望的徒弟。

    在其中一位太上长老的帮助下,莫归元挣脱了那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绳子,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那三个弟子,挥一挥衣袖,面无表情的开口,“来的太慢了。”

    那两位太上长老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虽说什么都没有说,但是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们是站在莫归元那一边的。

    “师尊……”

    屠珑不可思议的笑着开口,“我之前问您知不知道小胖的下落,您不是说让我不要大惊小怪的惊扰师门吗?您之前不是一直教导我,无时无刻,不要忘记本心之善念吗……”

    “这还有什么好问得,一定是骗了你啊!”魏无双冷笑一声,警惕的看着对面那三个灵霄阁成名已久的太上长老。若是只有莫归元一个,他还有些把握,毕竟莫归元寿元已经枯竭,这会儿之所以还能动弹,不过是托了大量天材地宝的福罢了,再加上自己之前的充分准备,还有几分胜算。可是再加上这两位大能,他们真真是一点儿胜算都没有了。

    “师尊……”只有屠珑还不怎么相信,只是一味地盯着自己的师尊看。只是下一刻,就被司马潇泽给拽了回去,惊讶的看着脸色严肃的司马潇泽,屠珑忍不住失声道,“司马小贼……”

    “别再问了,”司马潇泽一贯温文尔雅的脸上此时没有一丝儿表情,只是安静的看着对面自己尊之敬之的师尊,语气淡漠,“我之前一直在想,修为那么高深的师尊,为什么跟师兄说话的声音,会让我听见。现在想来,师尊果然是故意的吧?只可惜弟子才疏学浅,竟是没看出来您的意思。真是惭愧!”

    说着惭愧的话,司马潇泽脸上可没有一丝惭愧的样子。虽然这些年多亏了师尊教导,他没有白过,可是没有人规定,做徒弟的,必须要与师尊时时刻刻保持一致,尤其是在这种关乎道心的事情面前。这时候,不管怎么说,他也要救小胖!

    屠珑先是一愣,随后立即反应过来,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严肃坚定起来,她想的跟司马潇泽一模一样。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不会变的!

    “既然如此,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莫归元不咸不淡的看了一眼司马潇泽的师尊,目光里带了一丝微妙的不满,然后面无表情的开口,“你们自己的弟子,自己搞定。”

    与此同时,司马潇泽与屠珑也齐齐的对着自己的师尊行了一礼,“得罪了。”已经是不称呼为师尊了。

    然后,就齐刷刷的攻了上去,用自己生平最强大的一招,用了十成十的灵力。

    那两位太上长老微微一愣,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伸手接住了他们的攻击。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一切都是他们自己选的,之前也知道自己的弟子是不会苟同这一想法的,只是在看见自己徒儿由不信变得坚定的眼神与表情,饶是这两位太上长老活了成千上万年,此时心中还是有些难受。

    做师尊的,除了莫归元这种寿元将近以至于将自己的徒弟当成救命稻草的,剩下的大概都希望自己的徒弟能青出于蓝。屠珑与司马潇泽两个,大概是他们这些年来最优秀的子弟了,此刻兵戎相向,心中的酸涩自然难以言喻。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无非是……

    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