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锥心之痛!
    勉强听了一会儿,林小胖发现那个有些耳熟的声音此刻已经不再响起,顿时有些失望,亏她刚刚心中还燃起了一丝丝得救的小火苗了呢!

    歪了歪脑袋,林小胖本就岌岌可危的意识又要模糊过去,却突然感觉久久都没有动静的怀里突然一动,也不晓得是不是她的错觉,模模糊糊中感觉一道蓝光闪过,心中顿时一喜,狠狠地咬了一下血肉模糊的舌尖,勉强睁开了粘在一起相亲相爱的眼皮。

    “……大山?”

    模糊之中,林小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小伙伴站起了身,踩着她的肚子走了几步,还没等她挣扎着笑出来,就突然感觉肚腹一凉,吓了一跳,心想大山脱她衣裳干嘛?难不成这小子早就已经看上她了?

    只是下一刻,林小胖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闪过了许多念头,无数的记忆在此刻突然回笼,将林小胖已经被岩浆湖里灼热的温度逼成一团浆糊的脑子充斥成一团。许多以前被忽视的,被扔到记忆角落里的东西,此时都狂涌了出来,不容她忽视。

    林小胖想,她与大山朝夕相处三十多年,生死相交,无数次险境中,唯有这一只小小的桐华兽化身与自己相伴。危险时,总是大山不辞辛苦来相救。

    快乐时,哀伤时,艰难时,欢乐时,她身边都有这么一个人相伴。

    她早就已经将他当成自己客居异乡后唯一,也是最最重要的伙伴,好友,乃至亲人。

    只不过,从始至终,她好像对大山的事都不是很清楚。

    就好比现在,那双狠狠插入她腹部的小手。

    嘴角不停的溢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几乎要将林小胖呛死在这石板上,可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只是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红艳艳的石壁,颇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茫然。

    她是在做梦吗?还是一场坏到极点的噩梦……

    “嗤”的一声,是血肉生生被撕开的钝响,顿时打破了林小胖心中的迷惘,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林小胖微微抬起了一点儿脑袋,很微小的弧度,却足以让她看清楚那个窝在自己腹部的小小身子,以及他现在正在做的事。

    也许是感觉到了林小胖的目光,小小的桐华兽漫不经心的抬起了脑袋,正好与目光换散的林小胖对上,嗡的一声,林小胖几欲昏过去。

    她很清楚,那是大山的目光,是大山的神态,是……大山的身子。

    也正因为如此,林小胖才会不敢置信到即使自己正在被人开膛剖腹,痛到极致,也还在怀疑。

    那个一层一层,细致的剖开自己的肚腹的人,当真是自己患难与共的好友吗?当真是那个嘴硬心软的……大山吗?

    而残酷的现实告诉她,是。

    锥心之痛!

    这一瞬间,林小胖甚至在想,她为什么不早一点儿死呢?如果她早一点儿死的干干净净的,是不是就不会受此锥心之痛了?是不是憋闷痛苦的心里,就不会感到……

    这种痛苦到极致的,背叛之感了?

    “嗤啦”,又是一声,林小胖本就虚弱至极的身子此刻更是虚软的很,只是她仍然死撑着身子,倔强的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含糊不清的问,“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为什么要用那种冰冷的,仿佛在看死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她,为什么要面无表情的剖开她的肚腹,为什么要……

    背叛她?

    手上鲜血淋漓的大山眼神冰凉的看了一眼林小胖,似乎是不太能理解林小胖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一样,又似乎是在疑惑,这低等的人修,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反问出声似的,小手一扬,本来是要将之拍死的,只是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将手放了下来,继续撕扯着手下的肉身。

    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似乎生怕弄坏了什么东西一样,细致的让人发指。

    林小胖眼中细微的希冀光芒突然就灭了,倒在地上安静的看着那些唯美的血色石壁,似乎不是被困在死地出不去一样,似乎不是正在被自己信任有如半身的人开膛剖腹一样,神色安静。

    其实认真算起来,林小胖自从来到开源大世界以来,受的伤真是不知凡几,比这还疼得自然也有,只是从未有一次,比大山亲自动手,还要让她疼得。

    她真疼啊!

    即使意识有些模糊,即使自己浑身上下早就已经痛的厉害,可林小胖却依然能神奇的清晰的感觉到大山手上的动作,一点一点,痛彻心扉。

    小心翼翼的将这人修腹中的精致元婴剖出来,大山小手一抓,就将想要逃跑的小小元婴塞到了一方水蓝色的玉牌里,另一只手微微一动,这些年里搜集的无数天材地宝,灵丹妙药齐刷刷的投了进去,顿时将那元婴困了起来,同时也提供了大量的灵力。

    这时,大山仿佛才有暇余低头看了一眼生死不知的林小胖,无波无澜的眼中微微一闪,他自然记得与这人修一起相处过的三十年时光,只是此刻,他接近这人修的目的已经达成,也不需要再假装了。

    这人修虽然机缘巧合之下吞噬掉了那株美人饶的全部药力,只是修为太低,不能尽数吸收,九成九的庞大灵力都集中在这尊不过巴掌大小的元婴里。从他小心翼翼的接近这人修起,就一直在盘算着等她结婴成功,现在,倒终于得偿所愿了。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当初这女修吞掉了美人饶的花蕊,他也不必苦苦等待三十年之久!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免生出些怨愤来,一脚就将呼吸微弱的林小胖踢了起来,重重的砸在石板的另一边,险些直接滑到底下的岩浆里去。饶是如此,那本就岌岌可危的石板也还是缓缓倾颓,不少岩浆泛了出来,漫上石板,流淌了一地,将动弹不得的林小胖烧的皮肉尽褪。

    “大山……”

    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正准备离开,他却突然听见一声极低微的呼唤,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漫不经心的走到林小胖身边。

    “忘了告诉你,”一向眉目生动的脸上没有一丝儿情感波动,似乎是善心大发一样低下头来,语气平缓,毫无起伏。

    “吾,乃海中鲲氏一族的族人,排行十七。”

    “不是你口中的荷华。”

    “更不是什么大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