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不想懂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三在这里,”似乎是看见了林小胖惊诧到不可思议的表情,胡二娘微微一笑,温柔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就在这里啊。”

    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是看见胡二娘这副模样,林小胖的眼珠子都险些掉了出来,人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你,你怀了他的孩子?”

    胡二娘抚摸自己腹部的手微微一顿,脸上浮现出了一点儿无奈,“不是这样……”

    抚了抚掉落在耳边的碎发,胡二娘脸上露出一点儿微弱的笑意,“那鲲十七将我们兄弟几人都掳了过来,抽取了灵魂放在阵法之中日日淬炼,要我们彼此残杀吞噬。我后来几乎都要失去意识了,是老三帮了我,所以我现在才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到底怎么帮的胡二娘没有细说,但是只看她的动作,林小胖心中就隐隐有了明悟。

    “……为什么?”沉默了许久,林小胖才仿佛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一样,慢吞吞的开口询问。只是在话出口的一瞬间,林小胖的双手不自觉的抚了抚自己血糊糊的腹部,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傻。

    脚掌虚虚的踩在食金兽身子上,胡二娘嘴角露出一抹小小的弧度,“为什么啊?大概是因为……”

    “我们兄弟几个,都是世外之人吧。室外之魂,食金之血,混沌之气……再加上你身上美人饶的药力,呵,足以淬炼出这世间最上等精纯的丹药来!”那可是名副其实的活死人肉白骨啊……

    林小胖努力扬了扬嘴角,看一眼身形越来越涣散的胡二娘,再看看故作轻松实则已经虚弱不已的食金兽,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她一直都觉得,大山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结果现在看来,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直到现在,才略略了解到他在背后都做了些什么……

    “噗。”

    思绪翻滚间,林小胖忍不住偏头吐出了口鲜血,半响才无奈的开口,“我之前一直以为咱们会有再见的一天,可是却没想到,真正见面了,会是这个样子……”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腹部,林小胖发现自己都能看见裸露在空气中的肠子之类的内脏,不由得叹了口气,同时喉中一痒,又是一口带着脏器碎沫的血液喷了出来,强撑着坐起来的身子也开始摇摇欲坠,最终还是忍不住倒了回去,躺在食金兽的身上苟延残喘。

    “呵,真是可笑……”

    一时间,整个空间里除了林小胖断断续续的苦笑声和岩浆的咕嘟声以外,竟然没有了其他任何声音,安静的可怕。

    “你知道,跟那鲲氏一族的鲲十七合作的人,是谁吗?”

    也许是看不惯林小胖这种认命一样的态度,精神恍惚的胡二娘沉默了会儿后,突然开口,打破了那片寂静,她们被鲲十七一直带在身边,有些林小胖不知道的事情,他们还是知道的。比如鲲十七常常给林小胖用的妄语香,给她施的术法,又比如,一起算计林小胖的人。

    “……是谁?”

    勉强打起精神问了一句,林小胖的瞳孔已经有些涣散了,只是,每当想起自己只要睡过去就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撑了下来,勉强回应起胡二娘的话来。

    “是莫归元。”

    “……谁?”

    愣了一下,林小胖才终于从自己已经混乱成浆糊的脑子里扒拉出这个名字来,只是很奇怪的,在得知真相的时候,林小胖心中却没有那种激烈的让人不可置信的感情,或许是在这之前,她已经太过震惊了,所以现在已经震惊不起来了吧……

    怒气不争的看了眼林小胖,胡二娘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只是在看见自己无意识的抚摸腹部的动作之后,突然愣住了。

    哀,莫大于心死。

    这种感情,她本来是深有体会的,怎么现在就着相了呢?在被困起来的时候,胡二娘最开始也会觉得不甘与绝望,也会觉得生不如死,可是到最后,当老三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她的短暂清明之后,胡二娘突然就觉得,无所谓了……

    无所谓她到底会不会死,无所谓鲲十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好歹还有一个护在她身前的人。

    可是小胖不同,她是被背叛的。

    背叛。

    多么可怕的字眼。

    胡二娘难以想象,当小胖知晓这一切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抬眼看了看头顶没有一丝缝隙的石壁,再看看脚下依旧缓缓上升的能焚尽一切的岩浆,胡二娘与早就有所决定的食金兽对视一眼,默默下了决定。

    “小胖,老三和大哥他们,已经消失了,”胡二娘缓缓的蹲下了身子,脸上终于浮起一抹曾经耀眼的美丽微笑,“我在这世间,也已经没什么可留恋得了,就此消散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只是你不同,我想,你应该还有想做的事没做过吧?”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小胖,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啊!你活着,我们……也就活着。”

    一开始,还迷糊中的林小胖根本就不太明白胡二娘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她早就已经连眼都睁不开了。只是当模模糊糊中看到胡二娘绝艳一笑,然后义无反顾的整个化为一抹流光钻入她的腹部以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的林小胖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呼,“不要――”

    “二,二娘……”

    在感到自己似乎恢复了些力气之后,林小胖忍不住坐了起来,泪眼模糊的看着自己有愈合倾向的伤口,泪流满面。

    为什么生死与共三十年的好友会眼睛一眨不眨的背叛自己,可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却会用自己的性命去救一个跟自己似乎毫不相关的人呢?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林小胖搞不懂。

    可是现在,她也不想懂了……

    “嗤!”

    就在林小胖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那些滚烫的岩浆已经逐渐逼近,食金兽的笑脸,也开始变得艰难起来,空气中顿时布满了阵阵焦臭味儿。

    “唉,其实我可不甘心了,”食金兽似乎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愁眉苦脸的开口,“当初我还以为他是个好人!本来还想请教他一下呢!毕竟我可是有修成龙型这种伟大愿望的食金兽,怎么可能跟普通的妖兽一样?谁知道他那么没信誉,前脚走,后脚就将我抓了来……”

    “这些年来,我也是能看见你的,所以对你也不算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