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你笑什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然,那是在他出尔反尔抓住我之前。”食金兽忽而一笑,狰狞的兽脸上露出些许微笑来。

    “食金兽……”

    嘴里一阵苦涩,看着食金兽眼中闪过的一丝狰狞恨意,林小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只能安静的看着对方,听它的下文。

    “所以啊……”

    食金兽突然吐出一口小小的旋风,趁林小胖没反应过来,卷住那截尾巴就往林小胖的嘴里塞,“所以,虽然我是不能出去了,可能还能出去啊!就算没有了元婴,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我还想让你出去将灵霄阁搅个大乱呢!”

    “……”

    被那截鲜血淋漓的尾巴塞了一嘴,林小胖强忍住才没有吐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笑吟吟的食金兽,嘴角微扯,所以你扯了那么一大堆……就是为了趁我不备塞我一嘴吗?

    可以,这个理由足够强悍。

    用力将那块儿血糊糊的东西往远处塞了塞,林小胖喘口气,看一眼忍不住颤抖的食金兽,狠狠地闭上了眼,然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呕――”

    被那血腥气一激,林小胖忍不住干呕一声,却硬生生的堵住了自己的嘴巴,将那些肉块儿咽了回去,涕泪横流,看起来十分狼狈。

    “别哭……”

    伸出舌头舔了舔林小胖眼角的泪水,食金兽拳头大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温柔,“我记得你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时不时就哭啼啼的小娃娃了。现在为什么要哭呢……”

    食金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自它有意识以来,就一直在跟那些垂涎自己一身天地灵力的妖兽殊死搏斗,等到磕磕绊绊的长大了一些,就开始四处寻找天材地宝来充斥自己不管怎么样都处在饥饿状态的胃。所以,它从来都没有时间来为自己的处境哀伤,从来也不会流泪。

    虽然被鲲十七抓起来的日子不太好过,可当它有意识的时候,总会忍不住去看林小胖灿烂而又充满朝气的笑容,那会让它觉得,生活还有一些希望。不过有时候,看见林小胖因为某些原因而噗簌簌落泪时,食金兽的胸腔里,就会酸涩涩的疼,它知道,那是一种……

    微微的羡慕之情。

    对,就是羡慕。

    其实说出去任谁都不会相信,以狡诈贪婪闻名的食金兽,它心里最大的愿望,不是从鲲十七的束缚里逃出去,也不是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人,而是……

    希望自己能哭上一场。

    眼泪啊……

    对于食金兽来说,那是多么脆弱又伟大的东西,可是无论它怎么努力,瞠大的眼角却死活都没有泪水的痕迹出来。

    它曾经见林小胖噗簌簌的落下过无数眼泪,方才还舔到了它的味道,苦苦的,咸咸的,一点儿都没有那些天材地宝的味道好。可是怎么说呢,接触到那些眼泪时,它却无端端的感到温暖。

    因为它知道,林小胖的那些泪水,都是为了自己流的。

    “为什么要哭?”

    “我没有哭。”林小胖镇定的回答一句,即使摸到自己脸上湿润的水渍,还是嘴硬的开口,“那只是因为……这里太热了而已。”

    “嗯,小胖说得对,这里确实太热了。”食金兽体贴的没有拆穿她,只是笑吟吟的用舌头将林小胖乱糟糟的头发和脏乱的脸颊梳理干净。它曾经见过那些群居的妖兽就是这么给自己的同伴梳理毛发的,心中还有些小羡慕,现在看林小胖这副模样,忍不住就这么做了。

    林小胖被食金兽的舌头舔的整个人忍不住一歪,险些一头栽到岩浆湖里去,好不容易在小晚的帮助下站直了身子,看一眼有些心虚的食金兽,嘴角一抽,没好意思说它,只是迅速去捅那个已经出现了个小白点儿的地方。

    “食金哦不,小金,这石壁……真的能被打通吗?”

    之前虽然灵力匮乏,她也试过打通石壁,只是还没等她努力多长时间,灵力就不够了,这里又不能御剑飞行,所以就不了了之了。现在虽然有食金兽在下面垫着,可是她努力了这么长时间,那石壁上却只出现了一个小点儿,仍然坚硬的让人绝望。

    “你放心吧,若是没有办法,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这么辛苦?”食金兽大大咧咧的一笑,眼睛仿若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岩浆湖中裸露出来的嶙峋白骨,眼中闪过一丝深切的痛楚。这苍穹炉,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眼睛在那些突然之间翻滚起来的岩浆上看了一眼,食金兽的嘴巴上下张合了一下,随即就将视线投向了周围的石壁,嘴角露出一抹狰狞的微笑来,莫归元那老小子,这么大火势,是开始着急了吗?

    ***

    “怎么会这样?!”

    突然暴起的声音将树林里憩息的鸟兽都给吓得飞走了,却在某人的迁怒之下哀鸣一声,变成了血糊糊的肉泥。

    “这不可能!”

    看都没看一眼自己的杰作,莫归元扯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头发,抓狂一般怒吼,“为什么还没有化液,这不可能!我亲眼看着的东西,为什么会发生异变!”那些鲲十七投进去的天材地宝,早就应该变成药液了才对,可是现在,却毫无动静。

    若不是无论如何他都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为了药性的保存,又不能主动打开苍穹炉,莫归元早就已经冲进去一看究竟了!

    “呵,”看着莫归元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转,萎靡在地上的魏无双忍不住冷笑一声,同时心中也存了些许希望。看莫归元这样子,小胖现在应该,还活着吧……

    “你笑什么!”

    听到这笑声,莫归元猛然扭过头来,一只眼睛漆黑如墨,一只眼睛鲜红如血,盯着人看时,仿佛像是饥不择食的野兽一般。

    饶是魏无双早就已经心存死志,也被他这一眼看的噤了声,面无表情的别开了眼。

    “……”

    莫归元手脚并用的挪了过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魏无双看,双眼诡异的吓人。

    此刻,就连之前似有似无的风声都弱了许多,万籁俱寂一般,在这样的环境下,魏无双雪白的脖颈上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层鸡皮疙瘩,不得不转过脑袋去看莫归元。

    他倒是要看看莫归元此时到底要做些什么!

    “师,师尊?”

    就在这时,阵法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声颤巍巍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