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这是什么意思?
    “呵,”商林才不怕他,冷笑一声,脸上的表情严峻非常,颇能唬人,“说到底,这一出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连我们这些苦主都不如你们灵霄阁的人知道的清楚吧?”

    贼喊捉贼,说的大概就是灵霄阁这群没皮没脸的家伙了!天知道看着辕掌门假仁假义的表情,商林多想一巴掌扇死他!

    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偏偏又不能这么做,只能勉强咽下这口气了。

    “商林长老这是什么意思?!”辕掌门脸色一寒,沉默的看向狐族众位长老,双方彼此对峙,眼看着就要翻脸。

    底下干巴巴站着的吴昊与自己的师尊对视了一眼,脸色有些发苦,抿着唇不引人注意的后退了两步,他算是看明白了,他在这些大人物眼中也就是个不怎么重要的引子罢了!若不是需要他引出这件事,恐怕掌门根本就不会正眼看他。

    可是奈何他师尊看不明白啊,此时还眼神不善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吴昊,怎么这么没用!废了这么多力气,结果连掌门给自己的赏赐都没接下来呢!要这个弟子有什么用?

    一直冷眼旁观的林小胖注意到那人的动作,神色微微一冷,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又是一个出卖自己弟子谋取利益的师尊吗?

    虽说那吴昊也不一定无辜,可是林小胖偏偏就看那贼眉鼠眼的师尊不顺眼!

    一时激动,气息有些不稳,林小胖腹中顿时一阵疼痛,忍不住低下了脑袋,就在这时,却突然感到一道凛冽的视线从自己背上划过去,所过之处,皆生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林小胖故作不在意的低着脑袋,似乎只是对前面那场闹剧不感兴趣所以有些困乏一样,好在周围尽是这样的弟子,那道视线根本就没在他们这里停留,唰的一下就移了过去,在密密麻麻的弟子中间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有些修为较高的弟子忍了许久,最终还是忍不住狠狠瞪了过去。

    看在今天这么多贵客的份上他们不想闹事,结果那几个长老是闲的没事儿干还是咋的?这都已经是第几回这么看他们了?防贼呢这是!

    那个查了好几遍都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人的长老脸色一黑,只是在那些弟子的逼视下,不好再继续,只能愤愤的住了手。心里却打定主意,一定要在待会儿散开以后好生查一下那逃走的小弟子的身影!

    终于感受不到那道逼人视线的林小胖这才缓缓松了口气,慢条斯理的坐直了身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对上了司马潇泽若有所思的眼,不由得一愣。

    对着林小胖微微一笑,司马潇泽很识趣的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里却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这些天不是对自己和屠珑的异状没有察觉,毕竟他不是屠珑那样容易糊弄的人,可是任凭他用尽了办法,都不能找回自己有些混乱的记忆,再加上师尊这几日对自己的特别关照,那时候他心里就隐隐有了猜测,此时想想一下方才那位长老的表现,再结合一下林小胖的反应,司马潇泽心中就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

    只是这猜测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司马潇泽都有些不太相信自己了!

    但是,无论真相究竟如何,无论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都选择帮林小胖!

    对着林小胖安慰一笑,司马潇泽就慢条斯理的转过了身子,故作感兴趣的看着前方那场闹剧。

    林小胖紧绷的身子这才缓缓送了下来,目光也渐渐缓和,心中蹦着的那根线太久了,她整个人都有些神经质了。

    “啊——”

    就在林小胖这口气吐出来的同时,广场前方突然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惨叫!

    “唰!”

    一时间,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忍不住转了开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是谁?”

    “不知道啊……”

    “我方才只是听到了一声惨叫,但不知道是谁啊……”

    “好像是从后山的方向传来的……”

    有个听的真真切切的弟子有些犹豫的指了一下后山的方向,随即又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讪讪的放下了手指。

    后山离这里这么远,声音怎么可能会传过来?还跟近在咫尺似的?

    所以这个小小的插曲很快就湮灭了下去,除了几个特别关注的,就没人会耗费那个心思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当然,某些人除外。

    方才那个明目张胆在众弟子中间搜寻林小胖下落的长老,几乎是一瞬间就亮了眼,故作不在意的往后山的方向走了过去。

    注意到他这个动作的林小胖下意识的皱起了眉,然后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咽下一口已经到嗓子眼儿的黑血,用力按了按自己的腹部。就算在那岩浆湖里吃了食金兽那么多血肉,最后还得了他一半的精魂气血,可是林小胖现在的身体就是个大漏勺,不管吃进去多少东西,都会慢慢从丹田处漏出来。

    更何况是无形的灵气?

    一点儿都不管用,林小胖现在的身子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不过林小胖却并不觉得难过,她能从里面出来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要想瞒过整个灵霄阁从灵霄阁的地盘上逃出去,根本就和自杀没什么两样?就算待在这些弟子中间,也不是长法,毕竟这场大会虽然繁琐,可也不是没有结束的时候,到时候只要灵霄阁的长老们守在门口,一个个的查过去,哪里还找不到她呢?

    她从来都不会心存侥幸。

    不过……后山?

    她好像从来都没去过那个地方吧?

    可这长老的样子,分明就是对此深信不疑了!

    而且刚才那个声音……

    怎么那么耳熟?好像之前在哪儿听过无数次一样。只不过因为这声音实在是太过惊恐,以至于都变了调,所以她一时之间也分辨不出来究竟是谁罢了。

    “小胖,你没事吧?”

    不小心看见林小胖不停变换脸色的屠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生怕林小胖有什么异状。

    “我没事,”林小胖安静的回答了句,心里原本还盘算着要怎么糊弄过去,可是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瞥见了最前方萎靡在地的商钰,下意识的凝目看了会儿。

    这一看之下,林小胖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