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啰啰嗦嗦成何体统?
    灵霄阁山下。

    此时,天上早就已经艳阳高照了,可是灵霄阁的大门却还是没有打开,底下围成一团的五大宗门的弟子与其他门派的修士都已经等的十分焦躁了。

    “灵霄阁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不想开宗门大比了?”

    “是啊,昨天不是还好好的?这会儿怎么就……”

    众人议论纷纷,却不知道那些负责维持纪律的执事弟子们也是摸不着头脑,这距离事先约定好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掌门与长老们怎么还不出来?这些人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他们眼看着就顶不住了啊!

    “轰!”

    就在人群开始渐渐焦躁起来的时候,山顶上却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连整个灵霄阁都被震动了,站在山脚下的众人都能感受到脚下传来的震感,人群顿时“嗡”的一声就闹开了!结合着灵霄阁这次的异常,众人的猜测越来越让人心生惶恐。

    “怎么回事?难道是灵霄阁内乱了?”

    “不会吧?灵霄阁可是传承将近上万年的宗门了……不过,或许是因为灵霄阁里蓄养的灵兽暴动了?毕竟,刚才那么大一股妖气……”

    “谁知道呢!我就想知道灵霄阁这回还办不办宗门大比了!要是不办,我就赶紧回去了!”

    “真是扫兴……”

    一个外表看起来风尘仆仆的男修纠结的搓了把脸,与自己的同伴面面相觑,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不远万里跑来灵霄阁的决定是不是错的了,他明明想看的是五大宗门大比啊,可不是这吵吵闹闹的菜市场!

    人群的一侧,与那些不停抱怨的修士不同,这里整整齐齐站着的修士纪律非常好,如果不特意去看,几乎发现不了他们的存在。

    旁边的修士吵吵闹闹的时候,偶尔也会对这些阵容整齐的五大宗门弟子投去好奇的一瞥,却是不肯主动与他们交谈的。毕竟双方的身份不怎么对等,就算勉强搭讪,估计也会落得个尴尬的下场。

    又过了一会儿,这个时间早就已经超过了正常准备的时辰,可山上传来的动静却还是没有减轻的趋势。这下子连五大宗门的弟子都站不住了。

    为首的几个核心弟子互相看了看,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共识,其中那个看起来颇为稳重的罗山宗弟子张了张嘴,“各位稍安勿躁,我罗山宗林开阳太上长老就在来的路上,他老人家一定会解决这里的事情,还请各位稍等。”说起来这也是灵霄阁自己的事,不过五大宗门同气连枝一脉相承,若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们也不好袖手旁观就是了。

    等这位弟子站回去之后,他旁边年纪较小的弟子看一眼已经逐渐安静下来的人群以及头顶上那座隐隐约约可见的亭台楼阁,好奇的开口,“大师兄,太上长老他老人家真的会来吗?”自从那位太上长老出关以来,似乎很少出来走动啊!这次五大宗门大比,说起来很是严肃,可是已经参加过好几次的小弟子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严重的。太上长老日理万机,怎么可能会过来?

    那被叫做大师兄的罗山宗弟子像是不悦的看了一眼多嘴的师弟,然后才面无表情的开口,“似乎是跟他老人家的血脉后嗣有关的事儿……你先别管那么多,顾得上你自己就行了。”啰啰嗦嗦成何体统?

    被自家大师兄嫌弃的看了一眼,小弟子讪笑着点了点头,乖巧的站在那里不动了。其他紧挨着他们站的罗山宗弟子无奈的对视一眼,就重新站好了。在太上长老没来主持大局之前,他们可得好好保持罗山宗的形象!

    只是在众弟子没注意到的队伍末端,有一个看起来与罗山宗诸位女弟子没什么两样的女修,听见这个声音之后就忍不住板起了脸。

    老祖宗他……

    待会儿就要过来吗?

    原本打算徐徐图之的林雅清摇了摇银牙,暗地里改变了自己时计划,垂在身侧的纤细手指微微一动,旁边的草从中就迅速闪过了一丝黑影。与此同时,她自己也尽量不惹人注意的悄悄从整齐的队伍中退了出来,悄无声息的没入了旁边的茂密草丛之中。

    除了站在最前面的大师兄意外的看了一眼似乎有清风刮过的草丛之外,几乎没人注意到五大宗门的队伍里悄无声息的少了一个人。

    顺利离开的林雅清面无表情的跟在自己属下的身后在灵霄阁的后山上左转右绕,眼中罕见的闪过了一丝慌乱。

    老祖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灵霄阁?难道真是为了找林小胖那个贱人?可是那不应该啊!毕竟她留在罗山宗的人并没有发现老祖宗对林小胖使用亲缘石啊!所以他老人家现在应该不知道实情才对……

    可他若真的知道了,为什么不直接在林小胖去罗山宗的时候就将人拦下来,反而又要大费周折的赶来灵霄阁呢?

    这不符合逻辑啊!

    正在胡思乱想的林雅清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越走越偏僻,也没有注意到前方带路的黑衣影子低垂下去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怨毒。不过在越走越热的时候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林小胖真的在那个方向?”

    若不是在底下等待许久都没有找到上山的方法,林雅清也不会在听说林开阳即将赶来的事情之后就急着上山了,也不会遭这么大罪了。只是,就算这个决定是林雅清自己做的,也并不影响她迁怒别人,而此时她迁怒的对象,无疑就是引自己过来的下属了。

    “你怎么引得路,这里怎么越来越热了……”

    等等,林雅清猛然警醒,不对啊!她已经是元婴修士,本应该寒暑不侵才对,现在怎么会感到热呢?

    此时前方一直沉默着的下属也缓缓停下了脚步,慢条斯理的开口,“属下找过了,那林小胖确实是在这后山的地盘上带过。那里有一个天生地养出来的苍穹炉,主人会感到热,估计也是因为那个的缘故。”

    “是这样吗?”林雅清有些将信将疑,抹了把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寒着脸开口,“那她现在在哪儿?难不成还在这里?”她看了好几圈儿,可是没看见林小胖的一根汗毛啊!难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