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是不是忘了什么?
    不得不说,对这个突然冒出来还敢骚扰自己的男修,林小胖真是没半分好感。尤其是他还在不遗余力的勾引自己的时候,看着这位仁兄不辞辛苦的模样,林小胖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

    那什么,这还真是,有点儿小尴尬呢。

    也许是终于意识到什么不对,那男修低头看了眼明亮的水面,然后在林小胖鄙视的眼神里尖叫出声,“我的脸——”

    然后迅速将脸埋在了水里,几个呼吸后再抬起来,脸上的伤疤尽数褪去,已经是一张俊美无韬的帅脸了。

    似乎是有些不放心,暗搓搓对着水面照了许久,那男修才恢复了意态风流的模样,将黏在自己脸上那几抹湿润的发丝捻起,别在脑后,将那张完美无瑕的俊脸刻意对准了林小胖的方向,酝酿了许久,才微微一笑,尽显真诚,“这位道友,可否告知在下,你的芳名呢?”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这家伙就已经换了好几个自称了,而且那副贱贱的模样,不知怎的,让林小胖莫名觉得很是不爽。就连那张还算可以的俊脸,此时也已经失去了原先的美感。

    于是林小胖默默地,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男修,然后……

    转身就走。

    哪儿来的神经病这是!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把这家伙给放进来的,眼睛有毛病不成!难道就因为她昏睡着,就可以将这种神经病一起放进来了?一想起来他们两个方才还泡了同一片华音池,林小胖就觉得浑身发痒!

    男女有别啊知不知道!

    那男修并没有错过当自己恢复容貌之后林小胖眼中闪过的那缕惊艳,就在他以为对方会投怀送抱的时候,林小胖居然,居然就这么、走、了?!

    看着林小胖毅然决然的背影,男修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林小胖已经快要接近华音池池边的时候,才突兀的发出一声惨叫,扑通一声栽回了水里,紧闭着的眼睛眯起了一条缝,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林小胖的反应。在他的意识里,一般的女修见到这样的情况,不管怎么说都得回来看看他的情况吧?万一他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然而,这男修大概是不太了解林小胖的性子,只见林小胖毫不犹豫的大步离开这烟气腾腾的地华音池,连个声音都没给那家伙留,好像根本没听见刚才这男修发出的凄厉惨叫一样。

    “……”

    眼睁睁的看着林小胖大步离开,那男修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慢吞吞的坐起身子,呆滞的看着烟气缭绕的水面。他刚刚,是不是看见那女修背影流露出来的一缕鄙视之意了?可是这不可能啊!他纵横花丛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见这情况……

    “陆仙师,您还好吗?”

    正在呆愣着呢,男修就听见了一声不小的充满善意的呼声,“刚才那位女道友说您晕在这里了,可还能坚持下去?”

    也许是碍于仙凡之间的差别,那好心进来的杂役并没有向前,只是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的位置,高声询问。

    “真是那位女道友让你来的?”本来还有些低落的心情此时也有些好转,陆晟纶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性感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笑意,带着十足的自信,感兴趣的直起了身子看那凡人,笑吟吟的开口,“你说,方才那位女道友究竟跟你说了什么?细细的告诉我。”

    “呃……”

    那凡人有些尴尬的看了眼着身子的陆晟纶,不知该不该将实话告诉这位来头不小的仙师,毕竟那位女修说的话可不怎么客气啊!

    “说,”敏锐的听出来那凡人话里的迟疑,脸上的表情不变,身上的趋势却迅速席卷而来,那个凡人顿时感觉呼吸一紧,不敢再迟疑,连忙开口,“那位女仙师说,‘里面有个色狼晕过去了,在他淹死之前,你还是去看看吧’,就,就说了这么多……”

    沉默了许久,就在那凡人忍不住悄悄抬起头去看这位仙师的反应时,突然听见一声轻笑,吓得立时就停下了脚步。腿脚止不住的发抖,这陆仙师的反应怎么这么奇怪呢!早知道就不这么着急忙慌的进来了。

    “呵,”轻轻靠在身后雪白的石头上,陆晟纶一捋湿漉漉的发丝,露出自己光洁的额头,慵懒的开口,“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有趣到,连他的手指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罗山宗何时来了这么个可爱的女修,真是让他,忍不住的好奇呢……

    “那个,仙师……”久久得不到回应的凡人杂役忍不住开口,顿时将陆晟纶苦苦营造的那种邪魅气氛打了个粉碎。陆晟纶脸上的表情一僵,面无表情的开口,语气有些危险,“干什么?”

    “您要不要出来?时间已经到了……”除了刚才那个女修,其他人到华音池疗伤,都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这位仙师再这么耽搁下去,他肯定会被上头责罚。

    “……”

    “仙师?”

    “烦死了,这就出来!”

    “阿,阿嚏!”

    端坐在蒲团之上闭目养神的罗山宗掌门裴纶,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室内原本庄严肃穆的氛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原本袅袅上升的青烟,似乎都因为这个响亮的喷嚏而被打散了。

    一边本来在勤勤恳恳清扫着莫须有灰尘的小童也被吓了一跳,猛然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神情淡定的掌门,刚刚……刚刚他是不是有了幻觉?

    掌门怎么可能会打喷嚏?!那可是向来不苟言笑恍似门神的罗山宗掌门唉!

    “咳,你先下去吧。”

    “……是,是。”小童一脸恍惚的抬脚走了出去,受到的打击估计要好些时日才能恢复了。

    眼看着那小童战战兢兢的退了下去,裴纶嘴角微微一动,脸部一阵抽动,露出个略显狰狞的表情,几经抽动,才慢慢平复了下来,缓缓的捂住了自己的脸,露出来的耳朵红彤彤的,从指缝里露出几个字,“……真丢人啊……”

    打喷嚏就打喷嚏吧,居然还被小弟子给看了个正着!这下子他的老脸可往哪儿搁啊……

    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在念叨他……

    等等!

    正在自怜自艾的裴掌门猛然抬起头来,眼神乱飞,他刚刚……

    是不是忘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