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可是罗山宗的客人!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不仔细想想,我是那样的人吗?”连忙一脸正气的表示自己毫无那个危险的想法,林小胖干笑着搓了搓手指,突然想起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你那个千辛万苦得来的孩子……”

    “……”

    同情的拍了拍古书的书皮,林小胖一脸‘我懂’的同情模样,不无遗憾的开口,“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乱说的。”这家伙头上那么大一块青青草原,何其耀眼,怪不得脾气这么暴躁呢!更何况他之前对那个孩子还算爱若珍宝,知道真相的青沐,心里肯定更难受。

    “……别以为不说话我就看不出来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了你这个混蛋!”脸上的嘲讽能再浓烈一点儿吗?这么明显的嘲弄表情,当他是瞎子吗?

    不好意思的盖住了自己的脸,林小胖笑眯眯的开口,“讨厌,有这么明显吗?”

    “……”

    啊,他还是杀了这不知好歹的东西吧,反正又没人知道,也是可以的吧?

    “嗖!”似乎感应到了剧烈的杀气,林小胖蹿的比兔子都快,连滚带爬的下了床,神清气爽的站在房间中央,笑眯眯的开口,“你要是敢有异动,我就喊救命哦,你猜猜看谁会来?”

    怒气冲冲的青沐道人:“……”

    除了林开阳那个护短的还会有谁来啊!你这不就是明晃晃的威胁吗你个臭不要脸的!

    “说起来,”无力的飞到林小胖面前,青沐决定放弃教训林小胖一顿这个损人不利己的想法,有些郁闷,“你怎么,跟之前那么不一样呢?”明明之前虽然有些小毛病,但也还算是个好孩子吧?虽然他醒着的时间也不太长,可都是亲眼看着的。现在这样子……

    总感觉有些不正常。

    “你说这个吗?我感觉还好啊。”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脸颊,林小胖嘴角露出一抹调皮的微笑,眼中却没有一丝儿笑意,反而满是刻骨的死气与杀意,配上她那灿烂无忧的微笑,分外诡异。硬生生让青沐的残魂都吓顿住了。

    “……”

    “你说什么?”

    “我说!”古书突然扑棱棱的飞到了林小胖脸上,大声喊,“我虽然是青沐的残魂,可是他消散之前抽掉了我的怨力,根本体会不了他的愤懑不甘,可我知道你现在这样不好!对你今后的修行无益!你就不能,就不能……”

    “就不能什么?”低垂下去的发丝挡住了林小胖的一只眼,唯一能从海藻般浓密的青丝间看到的一只眼睛,如火焰一般妖异,“难道你是想让我忘掉?!”

    见古书哽住了一样不说话,林小胖叹了口气,无奈的开口,“呐,青沐,你不觉得这样对我很不公平吗?明明受害的人是我,不是吗?”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我想要继续修行下去,就要放弃那种恨意呢?”

    “照你这么说,难道施害之人能逍遥法外,修行日进,而受害者却要用宽广的胸怀去包容自己受到的一切伤害……”

    “你不觉得,这样很不公平吗?”

    单手捂住自己火红色的那只眼,林小胖身周突然毫无预兆的燃起一层看似非常普通的火焰,将她整个人都包裹成一团,看起来特别耀眼。又,十分孤独。

    “我不是这个意思……”急急忙忙的想要说出自己的想法,古书却惊惧的发现上一秒还霸气四露的人此时已经又是笑眯眯的温和模样,一眼望去就是个普普通通还有些不显眼的女修,没什么可引起别人注意的特质。

    “嗯?什么?你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默默地一头钻到储物戒里,任凭林小胖怎么逗弄他,青沐都没有说话,只有他自己知道,方才那种似乎被上古凶兽盯上一样的灭顶之感,是多么可怖。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清楚,林小胖她,大概是坏掉了……

    “这样啊……”

    无奈的扶了扶储物戒,林小胖觉得自己有些悲催,方才那种变化她自己也控制不住啊,老祖宗说过大概是因为地心火与天罚之雷都太过暴烈的缘故,所以她的脾气才会忽阴忽情,这些年明明已经好转许多了……

    算了,这个问题还是以后再告诉他吧。

    慢吞吞的走出门,深吸一口充满灵气的空气,林小胖整个人都是飞扬的,脸上充满了感激。嘛,虽然喜欢逗弄青沐,可是她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激过他,在此之前,能拥有一个不会时时刻刻都疼痛不堪的身体,都成了她的奢望了。不会连吸口气都觉得胸腔疼痛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哗啦。”

    身后有石子被踩到的声音,林小胖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转眼去看某个愣在原地的不速之客。等看见来人熟悉的震惊表情时,眉头就皱的更紧了。怎么会是他?

    “陆少宫主,您亲自来山顶,是有什么事吗?”同时有些不虞的看了眼那层防护罩,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真,真的是你?!”震惊的看着只是换了发色就大不一样的林小胖,陆晟纶指着她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觉得自己真是上当受骗了!

    “本来就丑,现在这样就更丑了!”

    “……”额头默默地暴起几根青筋,忍耐的闭了闭眼,林小胖才控制住自己想要在陆晟纶俊俏的脸上来上一拳的冲动,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所以说,您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若是无事,首阳山重地,外人不得擅入!”就差没直接开口赶人了!

    因为自身条件再加上无与伦比的家世以至于从来没有被女修赶过得陆晟纶少宫主脸色顿时铁青,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小胖,“我可是罗山宗的客人!”

    “所以?我应该对您以礼相待吗?”怂了怂肩,林小胖无辜的看向对方,你是罗山宗的客人,可却不是我的客人吧?在这儿抖什么威风呢?

    狠狠地憋了口气,陆晟纶的眼角在林小胖身后某个隐蔽的地方扫了一眼,整个人突然一抖,气质顿时跟变了个人一样,不等林小胖反应过来,一个跨步上前,揽住了他的腰。

    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足以让女修神魂颠倒的微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林小胖的耳边,充满磁性的声音特意压低,低沉的开口,“怎么样?跟我交配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