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好自为之吧!
    那老者似乎感觉不到自己坐着的椅子早就已经化为了齑粉一样,仍然稳稳的坐在透明的空气里,慢条斯理的看着突然爆发的林小胖,花白的眉梢微微一挑,即使面容苍老,眉宇之间也有止不住的风流意态,“怎么?终于对老夫有印象了?”

    沉默了会儿,林小胖慢吞吞的坐了下来,激荡的心情早就恢复了平静,一双湛然的眸子安静的盯着老者看,“有那么一点儿印象……不过那时候的前辈看起来有些不正常,突然这么正常,让我有些小惊讶。”还对她说什么‘涅槃’之类的话……

    害得她以为自己遇见了疯子。嘛,现在看来,这老头确实不太正常就是了。

    “……”眉梢狠狠一挑,老者就知道林小胖不会说什么好话,但还是被这句话气到表情龟裂,不过看一眼林小胖纠结到一块的手指,嘴角微微一勾,整个人的气质变得缥缈起来,语气里带着十足十的诱哄之意,“亏我之前还在担心你会不会扛不住死掉呢……呐,小丫头,我说,你想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个世界?”

    “咯!”

    原本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的气氛突然一僵,虽然这里还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但是在那轻柔的清风下,飘摇的柔软柳枝下,还是有剧烈到让人看不清的汹涌暗流。神态自若坐在林小胖对面的老者心里一突,顿时对自己的大嘴巴痛感后悔,本来林小胖已经不在意自己的话了,他为什么还要嘴贱的去她?!

    “……你刚刚……说什么?”

    眼睛低垂,林小胖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妙,似乎一座处于喷发边缘的活火山一样,指不定哪个时候就会“嘭”的一声爆裂开来,毁了世人,也毁了她自己。

    脸上的笑意缓缓收了起来,那老头不意外的发现自己只是动了动手指,就被对面灼人的视线紧紧追了过来,似乎被一头缓缓睁开眼睛的上古巨兽盯上了一样。

    久违的,连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来,那老头子突然微微一笑,这一笑怎么说呢,连他们脚下的青草都瞬间开出了小小的花朵,淡淡的芬芳在空中摇曳,渐渐软化了周围紧迫的氛围。

    只是那个位于风暴中央的女修却没有一丝一毫放松的意思,在这花草成荫的一小片区域,只有林小胖脚下,寸草不生,土地干涸,身后还隐隐有淡淡的火红焰幕,冲天而起!

    “我再问一遍,”一字一顿的开口,那些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字眼似乎都有分量一样,一个一个掷在地上,溅起一片灰尘,而说出这句话的女修,似乎根本看不见对面实力深不可测的老者不悦的表情,只是红着眼慢慢补充了下半句,“你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友,你是否做的太过了?”那老者身份高贵,此番只是好心来提醒林小胖一番而已,却被她这般逼迫,心中早已有了不满,只是碍于林小胖此时的重要性,只得按耐下不满,尽量和颜悦色的开口,“你只需要知道,为了让你来到这个世界,我们皆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就够了。”

    “你们……”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林小胖突然微微一笑,“我知道了,原来你们不止一个人啊……那正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也有句话要告诉你们。”

    神色自若的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林小胖的脊背却挺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挺拔!就算对面那个老者只是微微一皱眉头,她就觉得身体一阵剧烈的疼痛,神色也没有一丝儿变化。

    “不管你们究竟在谋划些什么,请记住了,我对你们的计划都不感兴趣。不如说……”

    “我简直是恨透了不管不顾我的意愿就把我带到这个世界的‘你们’,所以老爷爷,能不能不要像个变态一样老是跟在我身后说一些不伦不类的话呢?说老实话,你们,真的让我觉得很恶心!”

    ……

    沉默。

    诡异的沉默。

    就在林小胖放完狠话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对面的老者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连泪花都笑了出来。

    “……”

    这人是傻逼吗?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笑到癫狂的人,林小胖不耐的抽了抽嘴角,慢条斯理的坐在原位上,连姿势都没有变一下,只是慢吞吞的看着对方,想看他到底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揩去眼角的泪花,老者笑眯眯的看着巍然不动的林小胖,眼中的寒意却越来越冷,带着上位者的浓郁不屑,就像在看一只微不足道的虫子一样,冷眼旁观她的挣扎,“真是可惜啊,可惜。若是平日里遇见你,我定要收你为徒!只可惜……生不逢时啊!偏偏你是这个时候来的,偏偏你是被千挑万选出来的……老夫可动不得,动不得啊!”

    “……多谢夸奖。”慢条斯理的撩了撩头发,林小胖面无表情的开口,“只不过我并不想做你的徒弟,也不想照着你们的意思行事,所以你可以收起这个念头离开了。”

    那老者缓缓站起了身子,笑意盈盈的模样,眼中却看不出一丝笑意来,似乎在回应主人激荡的心情一般,身上的衣衫在轻风中飒飒作响,仿佛一曲子上古而来的战歌,悲壮,而又战意勃然。

    “你不懂,变化早就已经开始,远在你来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天下,谁都不能阻挡,谁都不能幸免!这场旷日之战,结局谁胜谁负,全都要靠你了!异乡人……”

    “好自为之吧!”

    最后爆出一阵大笑,那老者的身形竟然就这么渐渐化为了虚无,一眨眼就不见了,似乎从未出现过一样。

    远处的浣纱女还在嘻嘻哈哈的浣纱,轻薄的纱在水中荡出一个又一个美妙的弧度,好像根本不知道,就在刚才,这里有一场足以改天换地的对峙一样,一切都好似一场缥缈的白日梦。

    只有林小胖知道这不是一场梦,伸手摸了把自己的后颈,再伸开手时,掌心处一片濡湿,短短一瞬间,她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缓缓站起身来,林小胖的身子猛然一个踉跄,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的腿脚都已经软了。无力的扶着旁边的柳树,林小胖忍不住一阵苦笑。今日这场休整……

    还真是,差点儿要了她半条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