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四章 好眼熟
    见林小胖不怎么感兴趣的昏昏欲睡模样,陆晟纶顿时急了,“这可是绝密的东西啊!小胖你真的不感兴趣?!”

    “唉……”

    无奈的叹了口气,林小胖撩起眼皮子看了一眼急得一脸汗珠子的陆晟纶,不怎么能理解他对这种八卦秘闻的执着程度,只能面无表情的开口,“看看周围的情况,你觉得那些事情真的是可以在这种场合下说出开的?”

    方才陆晟纶打听的时候,林小胖就已经感到几道不虞的视线在他身上打转了,他居然没察觉出来,从某种程度来讲,也是很厉害了。

    “嘁……”接收到浮云宫属下可怜巴巴缠绵目光的陆晟纶砸吧砸吧嘴,还是勉强抑制住了自己的求知欲,闷闷不乐的戳着自己盘子中的鲜美食物。

    见他闷闷不乐的模样,林小胖也觉得这里有些无趣,于是拉了拉陆晟纶的衣袖,小声道,“来的时候经过一条小路,我记得那边的景致还是挺漂亮的,左右这里又没有我们什么事,不如出去转转可好?”

    这话一出,陆晟纶原本萎靡的精神顿时就振奋起来,见周围那几个被自己母亲派来说是跟着自己实际上是看着不让他出错的浮云宫众人也面露赞同,于是立即高高兴兴的跟在林小胖身后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因为这时候这么做的人不少,竟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目,只有林开阳动了动手,想要叫住小胖,却被鲲洛枢拦了下来,只得作罢。

    另一边,看起来安静坐在位置上实则一直在观察林小胖动作的鲲柔眼睛一眯,缓缓靠向了鲲十七,赶在他躲开之前低声道,“她出去了。”

    “这是个好时机。”

    顺着鲲柔的视线看去,鲲十七一眼就看见了方才那个女修的背影,身子微微一顿,让鲲柔成功的靠了过来。于是在众人挪喻的目光下,一对新人就这么大大方方的退了场。只是没有像众人预料的那样回去洞房,而是尾随着出去的林小胖二人悄悄来到了一片安静的海滩处。

    用脚尖感受了一下脚下干燥的洁白沙子,林小胖对眼前这片位于海底的海滩十分满意,抬眼看了看头顶,隐隐约约能看见点点碎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海底亮如白昼,却丝毫不显刺眼。

    “鲲族还真是大手笔……”不同于没什么见识的林小胖,陆晟纶一眼就看出了此地布置的绝妙,只是他却也没有讨嫌的给林小胖啰嗦。转眼看了看周围唯美的好似一幅画的美景,陆晟纶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兴冲冲的冲了出去,“小胖,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欸?”林小胖只来得及伸出了手,陆晟纶这个跳脱的,就已经跑远了,只能收回了手,慢吞吞的走到那棵诡异的生长在海底却仍然十分青翠的大树底下,抬头看着满树的鲜红布条。

    “那布条上是不是有字儿?”对准一条随着水波飘来飘去的布条看了好一会儿,林小胖才不怎么肯定的问装死的青沐。

    青沐诡异的沉默了会儿,才在林小胖关切的目光下漫不经心的开口,“啊,大概是吧。”

    “……你怎么了?”

    随手将储物戒中的那只小蚌拿了出来,放在脚边。那只终于能接触到海水的小蚌顿时激动的不顾林小胖在场就张开了蚌壳子,随着水波翩翩起舞。

    “没什么……欸?它壳里面是不是有东西?”

    被青沐这么一说,林小胖还真在小蚌里发现了一处诡异的凸起,蹲在原地想了半响,才不确定的开口,“这是……珍珠?”

    “大概是吧……”青沐觉得有些奇怪,这小蚌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蚌壳子吗?还是多亏了林小胖灵石的喂养才越长越大,但是那处小小的凸起里面,却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灵力波动……

    到底怎么回事?

    “把它拨开看看吧!先看看到底是什么珍珠,要是不好看了,还可以换一个。”

    “……你以为那是闹着玩儿的?”

    说的跟喝水一样简单,林小胖觉得青沐莫不是个傻子,没看见小蚌在听见这句话的同时就“唰”的一下将蚌壳子合了起来表示抗议吗?

    “啧,不就是个……小心!”

    早在青沐提醒的一瞬间,林小胖就已经抄起小蚌往后急退了好几丈远。面前那道流光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倒退的动作一直紧紧跟随,还有在它身后那个紧追不舍的绝美男修。

    衣袂翻飞间,林小胖恍恍惚惚从那些纠缠在一起的发丝间看见了那双没有一丝儿情感波动的无机质双眸,即使做着杀人的恶事,那里面却连一丝杀意都没有。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天生的猎手。

    “锵!”

    那道流光最后钉在了林小胖身后的古树上,发出一声金石相击的脆响之后瞬间消失不见,但那个紧追不舍的男人却没有放弃,一只手抵在林小胖头顶上的树身,低头紧紧盯着林小胖的眼睛看。

    低下头来的专注动作,让鲲十七本就绝美到让人绝望的脸更添了几分姿色,就连原本没有在意的林小胖此时在这等天下绝色之下都有些恍惚了。

    只是这个动作……

    树咚?

    睫毛微微一颤,鼻端满满的都是水波般干净到让人觉得恍惚的气息,林小胖缓缓抬眼去看浑然不自知的某人,眼睛在鲲十七身后咬牙切齿的鲲柔身上一绕,随即就被迫看向了不知何时抬着自己下巴的人。

    微微吸了口气,林小胖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抓狂,笑吟吟的看着对方,伸手就去拍那只不自觉的手,“鲲少主,您能不能先放开……?!”

    那只比世间最好的灵玉都要莹润的手挡住林小胖拍过来的动作,掐住林小胖肉乎乎的下巴,不自觉的捏了好几把,甚至还捏住她的嘴巴掂了掂,弄成个猪嘴的模样。在林小胖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目光下,鲲十七安安分分炊在身侧的另一只手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总觉得……

    这张没什么印象的脸好眼熟。

    是在什么时候呢?

    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似乎曾经对着一张稚嫩而又肉乎乎的脸,无数次想象过那人长大以后的模样……

    明明是要杀了这人的,可是一对上明亮的眼睛,鲲十七就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下不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