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 多谢父亲教诲
    这边林小胖被陆晟纶烦的要死,高台之上的林开阳也是同病相怜。狠狠地吸了口气,面无表情的看着纠缠不清的鲲洛枢,给了最后一个警告之后,林开阳一展长袖,整个人瞬间飘摇而下,将鲲洛枢落在了后面,自顾自的往林小胖的方向走去。

    旁边亲眼看着自家族长瞬间变脸的鲲氏一族族老,战战兢兢的捂着自己的心脏,生怕族长会忍不住来个血洗婚礼什么的壮举。瞧那漆黑漆黑的脸色,瞧那眼中闪现的浓重血色……

    “族,族长……”冷静点儿啊!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暴走啊,您看,看那林开阳太上长老不是还没走呢吗?

    “啧,丑。”觉得旁边哆哆嗦嗦的族老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鲲洛枢嫌弃的别过了脸,没骨头似的瘫在自己舒适的座椅上,一双清湛的眸子跟着底下林开阳的走动而转动。

    见林开阳要带着林小胖离场,鲲洛枢的眼睛在缓缓走进来的鲲柔与鲲十七两人身上扫了一下,闪过一丝了然,“啧,真是没用,连个落单的废人都杀不了,还学别人杀人灭口!丢人呐……”

    旁边本就哆哆嗦嗦的鲲氏一族族老此时的表情简直可以称得上惊悚了,虚弱的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心里面都在暗暗搜索哪里是块儿不错的流放之地了。天道可证,他是真的不想听见这种折寿的事情啊……

    跟林开阳与林小胖撞了个对头的鲲柔似乎有感应一般抬起了头,结果一眼就看见了自己似笑非笑模样的父亲,俏脸顿时一白,不敢再作妖,规规矩矩的给林开阳行了一礼,就拉着鲲十七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你们这对小夫妻,刚才去做什么了?”似笑非笑的晃着手中的青玉酒杯,血红的酒液在其中来回撞击着杯壁,发出些许水波荡漾的声音,悦耳的很,一看就知道是难得一见的美酒,只是说话的主人却没有丝毫怜惜它的意思,嫌弃的晃了晃,鲲洛枢就把它抛回了桌案之上,再也没看第二眼。

    “这大喜的日子,可别给我闹出来什么难看的事情来……鲲柔。”

    “是。”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等发现自己的声音实在太大以至于引起了其他客人的注意之后,鲲柔不由自主的憋红了一张脸,掩下眼中的难堪,毕恭毕敬的开口,“父亲可有什么教诲?”

    “嗤,”毫不留情的嗤笑了声,鲲洛枢潇洒的站了起来,宽大繁复的衣角在空中翻飞流转,掀起一道道唯美的弧度,衬着他完美的五官,即使知道他恶劣的性格,却也难免为之沉迷,“没什么教诲。只不过有些事情,能再一再二,可不能再三再四啊……”

    “否则的话,我也保不了你。”

    “唰”,鲲柔的脸色几乎是一瞬间就惨白如纸,垂在身侧的纤纤玉指都在不停颤抖,然而下一刻,她就已经恢复了正常,笑意盈盈的开口表示自己接受了教诲,“是,女儿记住了,多谢父亲教诲。”

    等再抬起头时,鲲洛枢潇洒不羁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婚宴之上,同时离开的,还有罗山宗太上长老林开阳,与其血脉后嗣林小胖,还有那个缠着林小胖不放的浮云宫少宫主,陆晟纶。

    这几个人离开的动静可不小,婚宴上众人在短暂的沉默过后,议论声轰然而起,说什么的都有。难得分量重的人都不在,岂不是八卦的最好时机?尤其是那个半死不活的女修,难不成真的是林开阳太上长老唯一的后嗣了?只是那修为……

    着实不够看啊!

    “咯吱,”狠狠地一咬牙,鲲柔几乎可以嗅到自己口中的浓重血腥气,眼中繁杂的思绪疯狂的翻滚片刻,她才勉强平静下来。伸手拿了一杯水酒,笑意盈盈的凑到鲲十七身边,巧笑倩兮,“夫君,今日大喜,不如咱们两个喝杯酒吧?”

    面无表情的收回跟着林小胖背影离开的视线,鲲十七居高临下的看了眼表里不一的鲲柔,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安静的拿起杯子一饮而尽,态度无可挑剔。然而鲲柔却并不觉得满意,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带着些许威胁意味的话在鲲十七耳边绽开,“夫君,咱们这次失了手,我心里着实不安。你说她若是告诉林开阳太上长老,咱们两个是不是就……”

    “她不会的。”不知怎的,鲲十七就是有这种感觉,那个女修,应该不是这种人。鲲十七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了不起的话,可是鲲柔却默默地捏碎了一个杯子。

    本来,鲲柔对已经命不久矣的林小胖并没有太深的恶感,要杀她,也只是临时起意罢了,再加上还有鲲洛枢的阻止,出于对自己这个父亲的莫名恐惧,鲲柔是绝对不会再出第二次手的。但是!

    但是一直表现得冷冷淡淡的鲲十七却对会那个女人露出那样的表情!甚至还主动碰了那个女修的脸!这让努力了这么久还是被排斥的鲲柔心中怎能甘心?!

    近乎痴迷的看了一眼鲲十七绝世无双的脸,鲲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鲲十七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但是她只知道,唯有这张脸,唯有这个人,她不想他对别人露出不一样的表情!绝对不允许!

    眼中逐渐流转出了淡淡的黑雾,鲲柔轻柔的抚了抚自己的腹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既癫狂又激动,整个人显得阴郁无比。

    微不可见的皱起了眉头,鲲十七莫名觉得鲲柔有些奇怪。可要说哪里奇怪,神魂不稳的鲲十七却形容不出来,他只是本能的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淡淡的开口,“族长方才说过,让你不要再出手。”

    “呵,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听他的话?”冷笑一声,鲲柔毫不领情,面容扭曲,“他还说过让你好好照顾我呢,你刚才不是照样差点儿掐死我?!”

    “……”他确实理亏。

    于是鲲十七眼睛一闭,也不搭理闹哄哄的现场和喋喋不休的鲲柔,瞬间就陷入了修炼当中内视起了自己的身体。

    安静的打量着自己有些妖力有些堵塞的脑部,毫不意外的发现那些微微堵塞住的经脉竟然有被冲开的趋势,鲲十七完美无韬的脸上罕见的闪过一丝惊讶。明明他之前无论怎么尝试都没有效果……

    而且这个情况,好像自从那个女修出现之后就开始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