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八章 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林开阳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不过很快就掩盖了下去,笑眯眯的看着林小胖,“鲲氏一族在海底生活了几十万年,几乎与开源大世界诞生的时间一样长,族中自然有许多外界不得而知的至宝。鲲洛枢说过,鲲族禁地里那颗用鲲族秘法保存下来的造化生婴丹,是从十几万年前一位顶级炼药师手里得到的。以你现在的情况,那颗丹药最为适合!”

    “这,这样啊……”

    这一刻林小胖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感受了,毕竟她有了活下去并且继续修炼的机会,但是……

    为什么非得在她已经选了体修这条路之后才给她希望啊啊啊!

    有些崩溃的问青沐,“我,以我现在这个情况,还能不能换回正统的修炼方法啊?”

    青沐道人笑嘻嘻的声音在林小胖耳边响起,里面充满了来自屡屡被戏耍后产生的恶意,一字一顿的开口,“你说呢?”

    “……”怎么说呢,感觉好气哦。

    “小胖?”

    见小胖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兴,林开阳有些奇怪,“难道你不想……”遭了,在这之前他都没跟小胖商量过这件事,难道小胖她不想接受鲲氏一族的东西?那他这么做岂不是……

    本来还有些自怜自艾,但是一见老祖宗这表情,林小胖还能说什么?当然是立刻就安慰他老人家了。

    脸上瞬间出现一个略带惊喜的表情,林小胖有些不好意思,“我,我刚刚那是太过激动了,老祖宗,你说的那造化生婴丹,可以帮我重铸元婴吗?”那名字听起来就是这么个意思啊!但是那种听起来就很重要的东西,鲲氏一族会那么轻易就让给一个人修吗?

    “嗯,”仔细观察林小胖脸上的表情,发现她并没有不喜之类的感情,林开阳才又高兴起来,“鲲洛枢亲口答应过。毕竟那东西虽然罕见,可是对妖修没有什么用处,所以鲲族的长老们也没有反对。只是……”

    “只是什么?”她就知道还有下文。

    林开阳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异样,似乎掺杂着种种厌恶或者不耐的样子,但随即就在林小胖担忧的目光下隐匿不见了,“没什么,这本来就是他们该做的!只是明日那对夫妻也会去,小胖还要小心他们。”

    心中微微一跳,林小胖抬眼去看笑意暖暖的林开阳,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暖了起来,眼睛也酸涩涩的,“老祖宗,您都知道了……”她还以为老祖宗不知道自己被他们两个堵住的事情呢……

    “嗯,”看着林小胖不自在的模样,林开阳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若不是还想要鲲族的丹药,那天又怎么可能放任他们自在离去!”天知道当看见那对夫妻若无其事的走进来林开阳得多努力才能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杀意!

    还有鲲洛枢!

    他早就知道那人向来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可是却没想到在自己几次三番表达对此事的不满之后居然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亏他还以为鲲洛枢会改邪归正,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林开阳虽然脾气软和,可也不是什么好捏的柿子,之前蛟夫人为了鲲柔算计的小胖几乎神魂俱灭,这笔账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还有鲲洛枢……

    他曾经以为他们是朋友,可是鲲洛枢却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失望!事到如今,他早就已经不相信明日去鲲族禁地后鲲洛枢会那么简单的让他们取走造化生婴丹了,不过这件事不必告诉小胖让她担忧了。其实若不是从别处得到确切的消息,他也不会带着小胖千里迢迢赶来鲲族。在鲲氏一族的地盘上,其他的他不敢保证,但是罗山宗弟子早就已经离开,单单护住小胖一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看见老祖宗向来淡雅出尘的脸上竟然浮现了一抹淡淡的杀意,林小胖险些看呆了去,最后还是在青沐的唾弃声中找回了自我,脸上却红彤彤的。没想到……老祖宗也会有这种表情啊……

    真是意外。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找你……”回过神来,林开阳笑吟吟的转身就要离开,在转身的一刹那,眼角瞥见窗外那些越凑越近的小鱼小虾,林开阳的脸色一凜,手指一抬,那些密密麻麻的小鱼小虾瞬间就悄无声息的化为了粉末。

    “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冷冷的嗤了一声,林开阳手指轻抬,瞬间就在周围布置上了一层厚厚的防护罩。这种监视别人的下三滥手段,不用猜就知道是谁做的!他和小胖本来没有什么不能让别人听的话,那些东西他来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看见,可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怕死的越凑越近,当他是死的吗?

    “啊!”

    鲲族深处的某个房间里,突然想起一声短促的惨叫,外面守着的侍女下意识的就要冲进去,却被里面的人给喝止了,“别进来!”

    “可是公主……”听见里面传来的痛苦喘息,几个侍女急得团团转,若是公主出了什么事,蛟夫人还不得活吃了她们。但是她们又不能违背公主的意思……

    “怎么回事?”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几个侍女转身就看见面容冷峻的鲲十七,顿时跟见了救星一样,“少主,是公主。她好像出事了,但是不知为何又不让我们进去……”看着鲲十七冷冷淡淡的样子,几个侍女不由自主的低下了脑袋,觉得公主与鲲十七实在是对奇怪的夫妻。称呼上的怪异就不说了,按理来说,两人刚成亲,应该正是亲密的时候,但她们这些近身伺候的,却从来没有在他们身上感觉到那种小夫妻间亲密无间的氛围……

    “算了,你们先下去。”听见这话的鲲十七是惯常的面无表情,挥手让她们退下,一推门就看见跪坐在地上面目狰狞的鲲柔,安静的站在一边看她发疯,等鲲柔累到坐不稳了,才开口,“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你说我在做什么!看不见我受伤了吗?”看着鲲十七,鲲柔的表情极为难看,她现在终于明白,鲲十七根本就不喜欢她!从成亲当日到现在,就从来没有进过她的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