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原来是这样
    “你是谁?!”眼角的余光在周围扫了一眼,感受到四周越来越近的气息,重冥心中大骇,心知此次是撞到了铁板,猩红一片的眼中闪过一丝难得的心虚。面前这女修的面相看上去十分年轻,腰间还配有罗山宗核心弟子才有的腰牌,可是之前得到的消息里,明明没有这个女修的存在!

    对于出乎自己预料的东西,重冥心中蓦的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一向是个十分看重直觉的人,之前修炼的时候几次遇见九死一生的情况,都是靠着自己敏锐的直觉才逃过了一劫,现在一发觉不对,立即采取了措施。嘴上不断的质问,脚尖却微微一动,脚下悄悄绘制着传送图。

    随意甩了甩手中的灵剑,看着举止之间风流潇洒却还是有一丝难以掩盖戾气的重冥,林小胖微微一笑,也就裴媛这些从来没有出来历练过得年轻人才会被这魔修耍的团团转了,这种难以忽视的魔气,即使掩盖的再好,总会露出些许痕迹。

    眼睛在身后那些血肉模糊的弟子身上一绕,眉头忍不住蹙起,林小胖不再废话,脚尖一动,手中灵剑挥洒出万千光芒,剑尖如一点星芒般飞速流逝,迅速流转到了见势不对想要逃跑的重冥喉间。

    “自大!”冷哼一声,重冥即使比林小胖低一个境界,也不可能只因为她这试探的一招而受伤,脚尖连动都没动一下,两指微合,微微一探,就紧紧夹住了灵剑寒咧的剑刃,嘴角随之露出一个略显得意的微笑来。

    林小胖也笑了。她的目的,本来也不是用灵剑取胜,这魔修偏偏为了昭显自己的实力大意到亲手去抓她的剑刃,既然如此,她就不客气了。

    早在灵剑飞出去的一刹那,林小胖就已经松了手,在重冥得意微笑的瞬间,人就已经从侧面拐到了他身后。先是一肘重击在他腋下,在重冥吃痛的瞬间双手抱住他的肩膀,脚步微移,一脚踢向他的腿弯,完美的将他抱摔到凌乱的草地上。

    “嘭!”

    这还没完,在重冥倒地的一瞬间,林小胖就已经折身再起,一手将他的双手交叠背在身后,另一只手狠狠地按住他的脑袋,重重的摁进了肮脏的泥土里。

    “噗啪”,与此同时,那柄垂直掉落的灵剑发出一点儿微光,方才重冥所站的地方,那个还没有完全成型的小型传送阵瞬间破碎,直接截断了重冥最后的退路。

    “混账!你竟敢,竟敢……”

    惊怒之下,重冥恶狠狠的挣扎了一番未果,发现自己实力不比林小胖也就罢了,居然连力气都比不过对方,气的嘴皮子直哆嗦,半响才吐出这么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来。

    本来还以为身为魔修的重冥能骂出什么难听话来的林小胖抽了抽嘴角,用上等法器将他捆起来,才施施然的站起了身,“真是没用,连骂人都不会还当什么魔修?!”

    “……”重冥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

    “刷刷刷!”

    就在这时,周围响起一阵细小的动静,凌乱的地面上已经落下了几个神色焦急的修士,打头的裴玉竹一眼就看见了那几个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本家兄弟,以及那个还处在呆愣之中的小姑娘。左右看了看,没发现自己亲妹妹的身影,裴玉竹心中一痛,但还是撑住了,立即走了过去,查看他们的伤势。

    “大,大哥……”看见裴玉竹走过来的身影,裴媛愣了好大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是终于脱离了险境,泪珠子顿时跟不要钱一样往外泼,整张脸都花了,狼狈不堪的模样让裴玉竹心中大痛,“小媛,别哭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怯怯的将自己的手腕递给裴玉竹,裴媛整个人还有点儿发愣,眼神在站在一边关切看着她的林小胖身上一绕,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高声喊了一下,“玉岚姐她,她还在防护罩里!”

    “?!”裴玉岚稳稳的双手突然一颤,眼神放在比他们来的都早的林小胖身上,即使没有说话也能让人看出来他激烈变动的情绪。那是一种既带有希望,又怕那希望消失的害怕心理。

    心下感叹了一下,林小胖动作利索的指了指身后的空地,肯定的点了点头。她之前还以为裴师兄一直都是那么沉稳的人呢,原来,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软肋,现在看来,裴玉竹的软肋,大概就是那个还没见过的妹妹了。

    缓缓站起身来走向那个方向,裴玉竹安静沉稳的表象之下是劫后余生般的激烈波动,他甚至在路过被林小胖踩在脚下的重冥时都没有浪费那个时间去看上一眼,而是双手结了一个特殊的印记,同时划破指尖挤出一滴鲜血,打开了那个重冥折腾许久都找不到方法的防护罩。

    “原来,原来是这样……”

    被迫脸着地趴在地上的重冥愣了一下,恍然大悟一样哈哈大笑,“原来还需要裴家人的血,早知如此,早知如此!”说罢还十分惋惜的看了一眼那些血肉模糊的裴家男修们。

    林小胖毫不犹豫的一脚将他的脑袋踩到泥里凉快去了。像这种被抓住了还要挑战敌人底线的脑残,林小胖一向是不屑于跟他多说的,那会浪费她的口水。

    此时,裴玉竹已经小心翼翼将眼泪婆娑的裴玉岚扶了出来,当看见虽然精神萎靡但明显是活着的裴媛时,裴玉岚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紧紧的抱着她。生在家世显赫又人员混杂的大家族里,姐妹之间在平日里难免有一些小摩擦,可是真正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亲人终究是亲人!此时此刻,往日里那些小摩擦谁还记得住?!

    两姐妹狠狠地抱在一起默默垂泪,半响,终于缓过神来的裴玉岚拒绝了给她疗伤的建议,转身就去照顾那些因为救她而被重冥抓住狠狠折磨的堂兄弟们了。

    此时,终于腾出手来的裴玉竹缓缓转动了下脑袋,目光放在了那个被死死制住的魔修身上,那目光是如此冷冽,连心中明明知道不关自己事的林小胖不小心接触到那目光都忍不住抖了两下,默默地挪开脚,往旁边走了两步。

    啧,好可怕的目光,这魔修也是脑子有病,居然好死不死的犯到裴玉竹手里,人家都做了多长时间的罗山宗首席大弟子了?重冥这回,即使不死,估计也要脱层皮了。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