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铜钱雨
    “噗。”

    “喂,你是不是笑了?”青沐的脸色不怎么好,死死的盯着林小胖,想要看清楚她的反应。

    “没有。”坚决不能承认。

    “你就是笑了吧!”青沐顿时火大,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小胖,凶狠的表情几乎要将她撕成两半。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不承认岂不是辜负了你的厚爱?”林小胖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好吧,我确实笑了。”

    “”诡异的沉默了会儿,青沐默默的消失在了书皮上,大概是回去修炼去了。林小胖也不在意,侧着耳朵去听那个浑身金闪闪的中年男修讲话。大概是深知众人急切的心情,那位多宝阁大执事只是点到为止的说了几句话,手一扬,天空就噼里啪啦的下起了铜钱雨。

    真是铜钱雨,林小胖第一时间看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抽了抽嘴角,伸出指尖去触碰那枚落在自己面前的铜钱。

    “滋啦”一声,指尖微微一麻,下一刻,林小胖就发觉自己跟这枚金光闪闪的铜钱之间好像起了一种奇妙的联系,伸手摸了摸它光滑的表面,林小胖转眼一看,发现在场除了那些跟他们来的长老们,所有年龄修为符合多宝阁标准的修士手中都有这么一枚铜钱。眼睛一眯,林小胖想自己大概是明白多宝阁的意思了。

    果然,下一刻,那位富态的大执事就晃了晃光华璀璨的手掌,笑眯眯的开口,“诸位现在就可以开始了,三日为限。最后,按手中得到铜钱的多寡,前三万人可以进入下一关。”

    在场的年轻弟子可有足足十万以上啊!

    在众人哗然色变的声响中,大执事只是呵呵一笑,一拍手掌,随着清脆巴掌声的响起,众人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阵,接二连三的将参加比试的弟子送走。

    看着有些混乱的广场,裴掌门皱了皱眉头,他也带着罗山宗弟子来参加过几次比试了,怎么这次跟之前的都不一样?

    动了动嘴,就要开口,那大执事好像提前知道裴掌门等人心中所想一样,笑呵呵的开口,“大家不要惊慌。虽然跟之前的方法不太一样,但是这次比试的奖励也要比之前高出许多,我多宝阁阁主对这次比试的结果可是很期待啊!”

    耸了耸肩,胖乎乎的大执事笑眯眯的再接再厉,对着那些分量十足的长老们开口,“没办法,谁让这一届有这么多出色的年轻人呢?如果比试不严厉一些,人数就要超出预料了。”

    原本准备开口讨个说法的诸位掌门长老顿时不吭声了,估计他们再多说几句,这看起来和蔼的大执事就要翻脸了。更何况,有不少人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暗沉,看来那个消息,是真的了。

    不知为何,林小胖他们还没被传送阵传走,因此还听到了大执事这段略显奇怪的话,额角微微一抽,林小胖心中突然有了一点儿不好的预感。事出反常必有妖,多宝阁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胖!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你这次一定要赢!不仅要赢,还必须是前十名!”就在他们脚下光芒咋现的时候,丹灵突然开口,“那化龙池,你必须得去走上一遭!”

    “你现在已经是体修,虽然之前得到天罚之雷与暗雷之海以及地心火的淬炼,但是身体的根基却还只是区区凡人。等到了日后你就知道体修的跟脚有多么重要!那化龙池,可以将你体内的杂质祛除干净,锻体明心!但这不是最重要的,若是有那个气运”

    “唰!”就在此时,林小胖只觉得眼前一阵光影闪耀,整个人就跟着罗山宗众人一起消失在了广场之上。

    又过了片刻,原本嘈杂的广场上突然变得一片寂静,剩下的宗门长老们彼此对视一眼,动了动脚,想要跟其他相熟的人讨论一下今日的怪异之处。但是高空中的大执事却突然落了地,笑眯眯的看着五大宗门以及其他宗门的掌门长老,身后走出好几个同样身着金钱长袍的弟子,笑意盈盈的走到众位世家大族以及长老身边,想要将他们引到身后的多宝阁分坛里休息。

    得到自家掌门的允许,诸位长老满怀心事的跟着他们离开,只剩下五位掌门的广场上,气氛顿时更加安静了,五大宗门掌门彼此对视了一眼,将眼中的疑惑压下去,纷纷将目光对准了笑而不语的大执事。

    最后还是浮云宫宫主上前一步,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大执事,敢问,这是怎么回事?”早在来这里之前,她就收到大执事的私密传音,让她务必亲自带弟子来参加大比。那时候她心里就有些不怎么好的预感,现在看见五大宗门掌门都来齐了,浮云宫宫主心中不详的预感就更加强烈了。

    那胖乎乎的圆润执事叹了口气,以他的身份其实并不足以跟这些掌门平起平坐,但奇怪的是,在场却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多宝阁阁主一直在闭死关,这位大执事又是阁主唯一的嫡传弟子,早就已经开始管理整个多宝阁的事宜,对他们来说,他跟多宝阁阁主也没什么两样了。

    大执事整理了一下思绪,一向讨喜的脸上露出个苦涩的微笑,这件事实在是至关重要,关乎整个开源大世界,就算多宝阁现在选择置身事外,到时候也是难逃厄运。但是他又不能惊扰到别人,所以才会借助这个机会,将五大宗门掌门齐聚一堂,好跟他们商量一下。

    大执事抬手指了一下头顶上悬挂着的灵钟,脸上挂着苦涩的微笑,“其实,老阁主前些日子已经出关了,因为他老人家感受到了东皇钟的异状”伸手指了指那万年来一只悬挂在这片广场上的东皇钟,大执事的脸色有些发白,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诸位掌门不由自主的抬眼看了一下,下一刻回过神来,脸色不怎么好看,裴掌门更是冷漠的开口,“你明明知道我们看不见东皇钟上的东西。”所以这是挑衅吗?

    蓦的一拍自己的脑门,大执事委实不好意思,圆润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微笑,眼中满是控制不住的疲惫,“大家不要在意,我就是这些天忙晕了诸位请,老阁主在阁中等着诸位呢。”

    五位掌门心下一沉,彼此对视了一眼,还是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