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她是不是该死?
    “哈哈哈哈——”

    蓦的,前方那处绿树成荫的地方突然暴起一阵猖狂至极的笑声,激的那原本如仙境般美好的地方突然一阵水波荡漾,似乎要被震碎一样危险的抖了抖,最后还是勉强维持住了原样。

    林小胖皱了皱眉,靠着青沐的神识,她确实能勉强看清前面被巨石挡住的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坏就坏在,那妖修虽然极其猖狂,但是浑身上下却没有一丝破绽!连偷袭都没地方!

    不出林小胖所料,那合体后期妖修乃是个蛇妖,只是不知为何,他明明已经是合体后期修为,却仍然没有完整化形。上半身是个容貌俊俏的男人模样,下半身则是粗壮修长的蛇尾,上面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鳞片,此时那强壮的蛇尾正死死的卷着挣扎不休的裴玉竹,即使相隔甚远,林小胖却能听见裴玉竹身上发出的啪啪骨裂声。

    但裴玉竹却生生忍住了那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猖狂不已的妖修,里面满满的都是恨意!

    “啧!你这小修士,骨头倒是硬的紧!”饶有兴致地将裴玉竹拉进细细的看了一遍,那妖修原本布满猖狂笑意与浓郁杀意的表情突然一滞,若有所思的开口,“本尊怎么觉得,你这小修士有点儿眼熟呢?还有这气味……”

    裴玉竹没有吭声,只是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缓缓垂了下去,即使对这妖修恨入骨髓,但此时惹怒他却是极其不理智的事情,这一点儿,裴玉竹心中很清楚!

    只是他不开口,站在妖修旁边的三个邪魔道修士却殷勤备至的给妖修解惑,“妖王有所不知,这小子,可是罗山宗首席大弟子,裴玉竹!他啊……”

    “他姓裴?”

    妖修打断了邪魔道修士喋喋不休的话,眉梢微微蹙起,若有所思的抬起裴玉竹的脸,仔细看了会儿,口中突然爆出一阵张狂至极,悲愤而又充满喜悦的笑声,“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

    “妖王?”

    那三个邪魔道修士却是懵逼了,奇怪的看着突然发疯的妖修,不知道这位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他们虽与这妖修来往的密切些,但是对这妖王阴晴不定的脾气却是敬谢不敏的。这会儿敢说话,也是靠着方才在他被围攻的捉襟见肘时出手擒住了这几个罗山宗弟子的情分,要是搁在以前,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多说一个字啊!

    “……”冷冷的看着眉梢之中满满都是厌恶的裴玉竹,裴玉竹相貌清俊,却不是其他男修那种偏中性的儒雅模样,满满的都是男子气概,但妖修却能从他的眉梢之中找到几分与百年前那个女修相似的地方。只是,那一点儿相似的地方此时却让妖修几乎要压制不住心中的滔天怒火!

    一只手死死的掐住裴玉竹的下巴,不出片刻,裴玉竹下巴上就蜿蜒的留下一串血渍。那几个被制住的罗山宗核心弟子见状纷纷大怒,那愤恨的眼神,几乎要将妖修给碎尸万段!

    不屑的看了一眼那几个罗山宗弟子,妖修眼中闪过一丝不耐,随即眼珠子一转,却是变得狡黠起来,“对了,要不是因为你们几个,本尊说不定还抓不住你们的大师兄呢!要是我现在杀了他,就都要怪你们了。”

    几个罗山宗弟子本就对自己连累裴玉竹感到愧疚,被他这么一说,精气神顿时一阵萎靡,纷纷低下了脑袋不敢看裴玉竹。

    “你又何必挑拨离间!横竖我们落到了你手里,是杀是剐,直接来就是了!我们既然敢来,就没有抱着一定能回去的心思!”

    冷笑一声,裴玉竹一张布满血迹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厌恶与掩盖不住的矜贵高傲,那是普通修士一辈子都表现不出来的气质,是世家大族培养数十年才能养出来的天然之姿,是五大宗门倾尽全力才能培养出来的,仅此一位的首席大弟子!

    那是与妖修平日里常见的粗鄙妖兽完全不一样的人,看见裴玉竹这幅表情,妖修竟然愣了一下,目光变得有些古怪。百年之前,大概就是个因为这个,他才一眼就看中了那个眉目之间与这人有五分相似的女修!

    心中所想带动了蛇妖的动作,等他回过神来时,就看见裴玉竹脸色通红快要被自己掐死的模样,手中微微一松,任由他狼狈的摔在地上,冷眼看了一会儿,蛇妖突然似笑非笑的开口,“我倒是忘了,你那姐姐,可是万年难得一见的鼎炉体质,只是短短三年而已,我就因为她而修为大涨!可惜啊,要不是人修的身体太过脆弱,说不定现在还能勉强一用……”

    “闭嘴!你这无耻的妖修!”裴玉竹连站都没站稳,但是听见有人如此侮辱自己的姐姐,他哪里还能坐的住,就算连站都站不稳,爬也要爬过去狠狠地咬上一口!

    漫不经心的将裴玉竹一尾巴甩出去,看着他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狂吐鲜血,蛇妖嘴角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微笑,“看,你们不愧是姐弟,当初那女人也是这副模样,即使虚弱的要死,也还是要想尽一切办法伤我!可是结果呢?不还是拿我没有一点儿办法?”

    “哦对了,”似乎是嫌弃裴玉竹被打击的还不够狠,蛇妖一副想起来什么重要事情的模样,笑吟吟的开口,“最开始的时候,我把她的四肢筋脉都给打断了,你那姐姐也算硬气,死活都不肯低头。最后……”

    说到这里,蛇妖的表情突然扭曲了一下,蛇尾在地上狠狠一拍,地上绿莹莹的草地顿时被抽掉了一层绿皮,露出了一条长长的沟壑!

    “只是那女人实在不怎么听话,最后居然还是逃了出去!”

    蛇尾微微一动,重新将裴玉竹卷了过来,蛇妖脸上因为情绪拨动太大而浮现出了一层隐隐约约的蛇鳞,狰狞又可怕,“你说,那种女人,她是不是该死?”

    “咳咳!噗……”

    狠狠地咳嗽了两声,受伤太重,即使极力忍耐,裴玉竹还是忍不住吐出几口夹杂着内脏碎块的黑血,脸色惨白的可怕,但即便如此,他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对蛇妖的惧怕,反而满满的都是厌恶不屑,“我的姐姐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跟你这肮脏的妖兽有什么关系!”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