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人要厚道
    时间回放到今天的早晨。

    小傅接了陈江平后,二人就赶往秦湾。

    陈江平看看时间快到九点时,才拿出手机给秦南区委书记周平的秘书姜正明打了个电话,“正明,你好,江平啊。”姜正明现在虽然才是正科级,但年龄却与他差不多。

    “周书记上午有安排没有?我现在正往秦南赶。”周平,可以说是他的第一个贵人,也是他跟随的第一个领导,老领导从开发区组织部长的职位上最终走到了现在的秦湾市委常委、秦南区委书记的岗位上,他在他身上学到的东西最多,两人的感情也情同父子。

    “我看看,噢,上午周书记要会见一个rb的物流株式会社,估计午饭很快结束。”周平答道。

    陈江平有些腹诽,自己在组织部的时候,周平每天的安排都在脑子里面,何须临时抱佛脚?“那我中午安排在凯悦。”陈江平说道。

    “到了秦南,老陈你客气什么?”姜正明笑道,“周书记现在在办公室,你给他打电话吧。”

    关系相近的人找领导一般也要先通过秘书,领导方便才能打电话;不通过秘书,有些心胸狭窄之人就可能使点绊子。

    陈江平给周平打电话,周平倒是很高兴,“你小子,处级领导了,谱就大了,你算算,你几个月没过来了?你嫂子前天还念叨小笑笑。”笑笑是陈江平的女儿。

    陈江平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小心笑答,“我检讨,这不今天马上落实到行动上了吗?”在周平身边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知道周平就愿意强调,“犯了错,不能找理由,”他就顺着周平的思路说,周平情绪却更高。

    放下电话,陈江平也是感叹,从组织部的小秘书算起到现在,一晃都十年了,自己也从一介科员成长为正处级的街道办主任了。

    ………………….

    …………………..

    葛慧娴见岳文脸上不自在,顺着岳文的目光,他也看到了闻振宇,聪明如许的她,马上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闻振宇仿佛视岳文如无物,直接走向葛慧娴,“慧娴,你好。”

    葛慧娴很有些不自在,她看看岳文,发现岳文的眉毛在挑,她太了解自己这个小男人了,丁点亏也不吃,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大眉毛挑挑,坏事要来到。”当然,坏事是要加到惹到他的人头上。

    “中午是你请客吧?”岳文很不客气,葛慧娴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握住了自己的手。

    闻振宇也看到了葛慧娴的手,气势更加倨傲,“慧娴,中午你们街道办的韩书记,你们家李主任,还有我们办公室刘主任,都会过来,大家一起坐坐。”他仍是直接对着葛慧娴,仿佛岳文根本不存在,他也没有听到岳文的话,他是想从气势上就把岳文压住。

    噢,这是请领导来拉皮条了?岳文恨恨想道,眉毛挑得更厉害。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岳文,我们回去吧,闻振宇,谢谢你。”葛慧娴站起来,她对闻振宇的态度更不舒服。

    岳文却拉了葛慧娴一把,笑吟吟地说道,“领导都来了,不能走啊,”葛慧娴不解地瞪大眼睛,岳文却对闻振宇说道,“最近秦南区的猪头肉价格是不是落了啊!”

    闻振宇笑道,“这个我不知道。”

    岳文讥笑道,“猪脸现在都变大了,都能把领导请过来,猪脸一大,肉也不值钱了,价格就跌呗。”

    闻振宇大怒,“你!”他涵养还是不错,硬把火气压下去,“今天,我不跟你计较。”

    岳文却很计较,“我们家娴娴的正牌男友今天也来了,是不是也要一块上去?”岳文指指自己。

    闻振宇咬紧嘴唇,“西边农村来的,有这个必要吗?”他早已打探清楚岳文的底细,开发区在他的口里就是农村。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闻振宇赶紧迎了上去,殷勤地作着请的手势。

    葛慧娴又要站起来,岳文又把她按下,她此时已经很明白,这个自称“轴承脑袋弹簧腰”的小男人,脑中已经有了主意,她知道自己说他不听,但只求他不要把事闹大。

    闻振宇又凑上前来,岳文搂着葛慧娴的肩膀笑道,“中午好好吃啊,给咱家省点饭钱,”他又朝闻振宇说道,“你看,我们家娴娴中午都陪领导吃饭了,中午你怎么的也得管管我的饭吧,哪怕是在这里吃碗面条呢?”

    闻振宇一撇嘴,“我好象没这个义务吧!”

    “你很快就会有的!”岳文笑道。

    他嘴上笑心里恨,却见闻振宇又去迎接一位来客,葛慧娴轻声说道,“我们家李主任过来了。”

    岳文拍拍她的手背,“放心,看我怎么收拾他。”他站起来也迎了上去,“李主任,您好!”他顿时变得彬彬有礼,满脸堆笑。

    “你是?”李主任有些纳闷,“我们认识吗?”闻振宇在一旁暗笑。

    “我是葛慧娴的的男朋友。”李主任闻听此言,他也看到了葛慧娴,脸上有些尴尬,今天这个宴请,并不是同事聚会,而是闻振宇央求双方领导出面,暗地里撮合他与葛慧娴的。

    岳文好象并没有看到李主任难堪的脸,“早听我们家娴娴说过,您对她很照顾,本来昨天就该去拜访您的,知道您周末应酬多,今天中午我就安排了我们家娴娴的仰慕者,呵呵,闻振宇同志,办个场合,请请大家,等会我过去敬您杯酒啊!”

    闻振宇怒火中烧,“什么叫安排我请请大家?岂有此理?”他刚要拉着李主任走,岳文却抢先把李主任拉向一边,“李主任,开发区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次来给您带了块金石,要不我现在给您放车上去?”

    李主任认真地看看眼前这个小伙子,他的眼睛不由亮了起来,口里却还在推脱着,“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能收,你……。”

    岳文却早看穿他的心思,他拿出遥控器一按,奔驰越野马上应声而响,李主任的眼睛更亮了,态度却更和蔼了,推脱中,岳文顺手“抢”过李主任的车钥匙,把一座金光闪闪的金石搬到了李主任车上。

    “小岳,一块上去坐坐,”李主任虽然装作与葛慧娴说话,但眼光却不时关注着岳文,见岳文进来,他更亲热了,“你们年轻人都是朋友嘛。”他开始打着圆场。

    闻振宇那个气啊,这个老狐狸,昨天还信誓旦旦,今天变脸比变天还快!

    岳文看看闻振宇,“您先上去,我在这迎接一下领导,小闻,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陪领导进去?”

    他这一喧宾夺主,闻振宇那个气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陪着李主任走了进去。待他重新走出来,岳文又凑上来,“怎么,是想让我与你们一桌呢,还是单独给我办一桌?”

    闻振宇就怕他搅和,此时心里暗笑,到底是小地方来的,狗肉上不了席面,他不屑地笑笑,“好办!”他潇洒地一挥手,对走上来的服务员说,“给他开个包间,记我账上。”

    岳文却笑道,“哎,别啊,我们农村来的,讲究当面锣对面鼓,是不是我吃什么喝什么都记在你账上?你得先签个字,别耍赖。”

    闻振宇看看葛慧娴,得意道,“那当然,”他龙飞凤舞地在空白的单子上签了字,潇洒地扔给服务员,“呵呵,放开吃放开喝,别给我省钱啊!”

    岳文得意地眨眨眼睛,口里却道,“谢谢啊。”他口里说着谢字,却朝大门走去。

    等街道党工委韩书记走进大厅,岳文也如法炮制,闻振宇眼看着韩书记象李主一样,态度改变,却也无可奈何。

    看着葛慧娴担心的眼神,岳文拍拍她的肩膀,“放心,没事,有我!你先进去。”

    葛慧娴倒也听话,闻振宇看着葛慧娴前面走着,这才长舒一口气,他瞪了一眼岳文,这讨厌的家伙,虽然刚才让他这么乱搅合一阵,但他毕竟也在机关工作,还是识趣的,并没有跟进来,他心里虽然万般窝火,但仍装作和蔼的样子,快走几步,把葛慧娴请进就餐的房间。

    岳文眼看着葛慧娴与闻振宇拐进一扇屏风不见了,他恨恨地走进另一间小包,“服务员,那个人头马有吗?轩尼诗有吗?茅台、五粮液有吗?”

    服务员吓了一跳,刚才的一幕她们也看在眼里,这位不会是想借酒浇愁吧?“都有,不过,您能喝这么多吗?”

    岳文呵呵一笑,“哥不喝酒。”

    服务员不解地看着他,岳文得意道,“把最好的都给哥来两箱,噢,不论箱啊,那人头马和轩尼诗各十瓶,茅台、五粮液各两箱,你记在单子上就行。”

    “给您放哪?”服务员也吓了一跳。

    岳文把奔驰的钥匙往桌上一拍,“给哥放车上。”

    开了人家大灰狼的车,拿了人家大灰狼的金石,不给人家带点东西回去他不过意啊,中国人,都讲究礼尚往来嘛!不过,人要厚道,他本想茅台和五粮液拿五箱的,反正奔驰的后备箱能盛得开,现在就拿两箱吧!

    看着服务员乐呵呵地出去,岳文一乐,看来,不管是乡村小店还是五星宾馆,推销酒水都有提成啊!

    他起身来到闻振宇订的大包间,咬咬牙,一使劲,推门而入。

    酒席上觥筹交错,包间里气氛融洽,大家都抬起眼,望着这个不速之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