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乡村式选举
    “你先进去,我打个电话。”岳文把胡开岭支进屋去。他走到外面街上,拨通了电话。

    “开会,稍等一会,我出去说。”陈江平的声音很低,过了一会儿,声音大起来,“有事吗?”

    “没事,刘志广想让施忠孝当村里的书记。”岳文也压低声音。

    “噢,我知道,”陈江平很平静。

    岳文没来由一阵生气,在陈江平面前,他感觉自己就象如来佛手里的孙猴子,无能且无助,“你给我布置的任务,我琢磨着,恐怕要当书记才能更好地完成吧!”岳文故意将军。

    主动去想是件好事,陈江平有些欣慰,但语气仍很平和,“嗯,有关系,不过,也不怕,……党工委定的刘书记包村,有些事我不好插手。不过,我看你也未必真正明白我要让你做什么。”

    岳文一愣,“那我应怎么办?村里的老书记支持施忠孝,如果施忠孝当书记,胡开岭就要带人到秦湾上访,恐怕村里更乱了。”

    但这吓不倒陈江平,他淡淡地说,“娘要嫁人,天要下雨,吓唬谁呢?再说,说了还可以改嘛,你是农村长大的,这你都不懂?……问题出来了,那就去解决,这你都解决不了,我还指望你干什么?好了,我要开会了。”

    陈江平挂断了电话,看着手机,岳文气得直拍脑袋,他把陈江平当成救命稻草,可是稻草却把球踢了回来,还顺带蔑视了自己一把。

    嗯,不过,他说得没错,这种老头,他肚子里的肠子比九顶金鸡岭的路都弯,是,喝酒的话能算数吗?岳文好似心里有了点底。

    “咚咚咚咚”

    “梆梆梆梆—梆梆梆”

    “咣咣咣,咣咣咣”

    小卖部空地前的饭后娱乐又准时开始了。

    这酒从中午喝到傍晚,老书记已是有些高了,他脸色潮红,眼睛却分外明亮。这个年纪,这个酒量,让岳文很佩服,

    刘志广对这些农村的娱乐节目不感兴趣,他离去后,施忠孝却饶有兴致地陪在老书记身边,“我打大鼓,那个过瘾。”他兴致勃勃地拿起鼓捶。

    “小岳,你来试试?”

    “我想跟您学小鼓。”

    “嗯?大鼓多带劲啊!年轻人不是都想敲大鼓吗?”

    “大鼓砸得再响,也得听小鼓指挥!”

    施忠孝却听不见这一老一少的对话,他正擂得起劲,擂得意气风发……

    …………………....………

    …………………..………..

    选举,依刘志广定下的日期,如期举行。

    刘志广、迟远山、万建设等人也都如期而至,彪子、黑八、蚕蛹等人充当工作人员,黑八作为组织办来人,得意地指挥着彪子搬这搬那,恨得彪子趁刘志广不注意,狠狠踹了他一脚,他指指彪子,委曲地翻翻嘴唇。

    胡开岭与岳文也在村委会坐了下来。

    胡开岭本不想来,但二刚等人却不同意,“为什么不去?选施忠孝,我们就搅黄它,还欺负我们没人了!”

    岳文也讥笑道,“真没出息,大战还没开始呢,怎么先怯场了?呵呵,没准有变化呢!”

    “能有什么变化,我二叔都说,如果不看我的面子,他都选施忠孝。”胡开岭愤愤地一拍炕席。

    岳文明白施忠孝背地里做了许多工作,对打扑克都要一把一算钱的农村人来讲,利益有时是最重要的法码,这种利益,几斤红糖、十斤大米算是,几百块钱、几千块钱也算是。

    他看着门外的二刚等人,虎视眈眈,大灰狼等人倚在车前,也是充满警惕,双方对视着,不说一句话,岳文闻到了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

    “好,下面开会。”刘志广清清嗓子,“九顶金鸡岭村现有党员十四名,实到十四名,下面就村党支部书记人选进行无记名投票……”

    黑八很严肃,一张张发着选票,一个贴着红纸的票箱已赫然摆在桌子上。

    岳文看看老书记,他耷拉着眼皮,正在选票上填下名字。

    “投票。”刘志广表情轻松,他随意与迟远山等人开着玩笑,看着众人投票、计票。

    黑八等人麻利地把票箱搬到一旁,十四人的选票,五秒钟记算完毕。

    “这么快?”刘志广笑道,他接过结果,眉头一皱,瞬间又舒展开来,“老书记十二票,施忠孝一票,岳文------两票。”他看看岳文。

    岳文双眉挑动,默不作声。

    胡开岭面孔紧绷,双拳紧握。

    施忠孝面不改色,端坐桌前。

    “老书记?”刘志广示意着。

    老书记抽了口烟,眼皮也不抬,“年纪大了,还是让年轻人干吧。”

    刘志广神态马上轻松下来,“老书记高风亮节,没说的,大家对老书记鼓掌致敬。”掌声响起来,岳文看看老书记,看来人心还是有的,吃你施忠孝的拿你施忠孝的,就是不投你。农民最实际,也最狡猾。

    不过,我没投自己,这两票,除了胡开岭,是谁投给自己的呢?他攥紧的手慢慢松了开来。

    “好,嗯,第一轮投票不算,下面进行第二轮投票。”刘志广高声道。

    一样的程序,不过这次却稍微慢了些,当黑八把结果递给刘志广时,刘志广不满地看看岳文,“岳文你出来一趟。”他拿着选票出门,把众人晾在屋内。

    “小伙子,你四票,施忠孝四票,有什么想法?”刘志广很严肃。

    “刘书记,我能有什么想法?”岳文一脸无辜的样子。

    刘志广狐疑地看着他,“想进步是好事,但不是这个样子的!从你到芙蓉街道来,我就很看好你,胡部长也一直关注你,你将来的舞台很大,”他斟酌着自己的话语,“金鸡岭太小,嗯,水也很深,不是年轻人待的地方,怎么,你还想在这干个书记?”

    岳文笑道,“不想,我也不行,您的意思是……?”

    “表明自己的态度,年轻人,想进步是好事,但要分清轻重缓急,不知轻重、不知上下的人,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刘志广拿着记票纸扬一扬。

    “好,我没问题,您怎么说我怎么做。”岳文很干脆。

    刘志广满意地看看他,走进屋,“刚才投票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老书记六票,施忠孝四票,岳文四票,嗯,党工委呢,是想选个经验丰富的领头人,能带领大家一块致富的领头人,老书记也支持施忠孝,”他看看施忠孝,“下面,岳文同志有话要讲。”

    众人的目光霎时都射向了岳文。

    胡开岭面带急色,直冲岳文使眼色。

    老书记稳如泰山,点燃一袋烟,谁也不看,自顾自抽着。

    黑八暗暗朝岳文一伸大拇指,彪子也朝他一挥拳头。

    “以老书记的意思为准,我接受大家的挑选。”他这话,明里与刘志广的话意思一致,老书记推荐施忠孝,我也认可;暗里,可也没有明说退出。

    刘志广恨恨瞪了他一眼,“下面进行第三轮投票。大家都想好了再填票。”他严肃起来。

    施忠孝看看大家,开始填票,他的脸上始终波澜不惊,好象与他无关一样。

    岳文单眉一挑,在选票上郑重填下一个名字,“岳文”。

    …………………....………

    “施忠孝四票,岳文,……十票!”刘志广最终喊出了结果。

    胡开岭脸上的表情顿时灿烂起来,施忠孝仍是默不作声,他掏出烟来,也不分烟,自己摸出一支抽了起来。

    门外,二刚与大灰狼等人却难得平静,都探头朝里面张望着,双方的眼睛里却不再有杀气,这是一个他们都能接受的人,虽然大灰狼有些失望。

    “好,我们尊重选举结果,”刘志广严肃道,“下面,我宣布,岳文同志当选为金鸡岭党支部书记。”

    胡开岭带头鼓起掌来,十几名党员迟疑了一下,也跟着鼓起来,黑八、彪子、蚕蛹等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也跟着拍起手来。

    迟远山、万建设等人却看看刘志广,等待他发话。

    老书记仍稳坐钓鱼台,袅袅青烟环绕,看不清他的眼睛。

    刘志广略一沉吟,“当官就是给老百姓办事的,就有责任把自己这一亩三分地搞好,施忠孝说如果当了书记,想给村里修条水泥路,想建个广场,岳书记,你能办到吗?”他的话里有些嘲讽。

    众人的眼光都看向岳文,胡开岭大声说道,“村里一穷二白,拿什么建广场,拿什么修路?”

    “这我不管,我只要结果。”刘志广一字一句,岳文听出话里浓浓的寒意。

    “从长计议,慢慢来,一口吃不了个胖子。”老书记终于说话了。

    “好,我在这里也表个态,一个周内金鸡岭的广场动工,争取两个月内修好。”岳文有些激动,站起来说道。

    老书记惊讶地望着他,剧烈咳嗽起来。

    刘志广嘴角掠过一丝浅笑,他正色道,“党员干部不是吹出来的!解决不了呢?”

    “解决不了,我主动辞职!”岳文看着刘志广,一字一句地说道。

    “好,修好了,我给你请功,修不好,你兑现自己的承诺。”刘志广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村委会,施忠孝紧跟着走了出去。

    “小岳,岳书记,有些事你得好好想想。”迟远山一犹豫,还是说出了口,“找机会跟刘书记沟通沟通,还来得及。”他小声道。

    万建设没有说话,冲岳文笑笑,跟着迟远山走了出去。

    刘志广坐进车里,看着跟出来的挥着手的岳文,他转过脸去,车窗紧闭,车子一溜烟开出了金鸡岭。哼,只要镇里不支持,村里没有钱,看他拿什么来建广场?一周后,那就不是自动辞职的事了,给个处分你是跑不了的。这小子,还是年轻啊,说话不经大脑啊,可这牛这么好吹吗?

    …………………....………

    …………………..………..

    上午选举的事很快就传遍了芙蓉街道。

    “这可是全区,不,全市最年轻的党支部书记了,”陈江平象听故事一样听着祝明星的汇报,笑道,“施忠孝这次可是栽了个大跟头。”

    “可不是嘛,听说当场摔门就走,刘书记让他上自己的车都没听见。”祝明星仿佛身临其境。

    “他不是没听见,是故意听不见。”陈江平幽幽说道。

    “嗯,听说刘书记力推施忠孝,这次也把脸撂在金鸡岭了。”祝明星知道陈江平与刘志广素不对付,净捡陈江平爱听的说。

    陈江平却看看他,“这是正常的工作,有什么可丢脸的?”他脸上有些不满,祝明星马上噤声不语。

    “嗯,你说金鸡岭还要建个广场?”陈江平好象没事一样,继续问道,现在,他感觉自己对这个小子比任何时候都感兴趣,也有些得意,自己的眼力毕竟还是经受得住考验了,而且一次又一次。

    “说是立下军令状,一周内广场动工,不动工他就辞职。”祝明星小心说道。

    陈江平眉头一皱,又下意识地往后捋捋头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犯糊涂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金鸡岭有钱不假,可钱都是私人老板的,你怎么去建广场?

    街道有钱,可是支持了一个村,那就有十个村等着,不好平衡,再说,刘志广就是想用这事来逼走他,肯定会想办法阻止财政拿钱,对刘志广,他还是要再看看,嗯,再看看。

    祝明星看着陈江平,这位领导心机颇深,蒋胜心机也深,但表面大大咧咧,不象这位,动起脑来让人心悸,他小心地给陈江平倒上水。

    陈江平突然说道,“如果金鸡岭用钱,你帮着到交通所、国土所协调一下,就说我说的。”

    祝明星心领神会,“我知道了,陈主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