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速度与激情
    无数警车寻踪而至,渐渐多起来的警车,呜呜作响的警笛,慢慢布满了沿线公路,黑暗的夜空下,大雪被映照成了红蓝两色,并且,红蓝色的面积在不断扩大,扩大,渐至成了红蓝色警灯的长河。

    “高明,必要时,先把魏东青看起来。”高明一路拉着警笛,风驰电掣般往前追赶,路上又接到了阮成钢的电话。

    “阮队,我明白。”跟着阮成钢多年,他明白阮大队话里的意思。

    阮成钢放下电话,他却平静了。最终的收网开始了,尽管这个时候,大鱼还没有找到。

    蒋晓云的车开得很快,丝毫不逊色于男刑警,她紧紧把着方向盘,不时有对面的灯光从脸上掠过,她的脸上满面刚毅,与决绝。

    …………………………

    …………………………

    曹雷一组离目标很近,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等魏东青下命令,通讯器里已经传出拦截车辆的命令,见魏东青无奈点头,曹雷的破桑塔娜马上加入到堵截大军中。

    “靠,追,在警察眼皮子底下,还能飞了,传到岳文耳朵里,还不得把我们笑话到姥姥家!”曹雷摩拳擦掌,挽袖摘帽,恨不得一把追上闯关的货厢,到年底也得个通报嘉奖,“唉,这小子,也不知在检察院能否抗得住,那地方,听说,比我们刑警队黑多了!”

    “我看啊,……怎么这么倒霉呢,摊上这事,要不,今晚金鸡岭的问题解决了,立功授奖是跑不了了……”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年纪稍大的警察也认识岳文,谈起来也是一脸惋惜。

    愤懑的情绪,却让曹雷的速度更快,年纪稍大的警察看看仪表,不得不提醒,“兄弟,慢点,慢点,立功重要,我们的命也重要,你没结婚,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

    曹雷却兴奋起来,“应该就是前面那辆货车……”

    年纪稍大的警察也兴奋起来,“嗯,好象是这个车牌号,追!”

    与此同时,通讯器里响起了一个声音,“发现目标车辆,务必拦截,务必拦截!”

    这从下午守到现在,冒风顶雪大半天时间,却无一收获,警察的荣誉让这群人已经出离愤怒了,满路上几乎全是耀眼的红蓝色警灯,耳朵里听到都是划破夜空的警笛,许多车辆不由得都避让一边,猜测着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前面的货厢也听到了后面的警笛,反光镜里的红蓝色是那么刺眼,并且不断在逼近,坐在驾驶座上的二能有些慌神,原本施忠孝这招瞒天过海之计,他以为已经逃出生天,剩下的呢,就是舒舒服服的下半辈子,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

    眼看后面的警车追了上来,他一脚油门,开进了旁边的一条废弃的公路上。

    “特么地,我敢肯定,这车肯定是套牌,”曹雷骂道,他拿起车上的扩音器,“前方车辆,请停车接受检查,接受检查……”

    可是他越喊,货厢开足马力,反倒跑得更快了。

    曹雷与老民警的火气迅速把自己点着了,真还没有见过如此胆大的司机!

    曹雷也是一踩离合,桑塔娜与货厢平行了,“停车,停车,你跑不了了!”副驾驶位一侧的玻璃降下来了。

    二能连看也不看,方向盘向左一打,货厢马上朝桑塔娜硬挤过来。

    曹雷大叫一声,一踩刹车,猛打方向,桑塔娜朝左冲过去,而左边却是一排很粗的行道树,他又不敢靠得太近。

    厢货却没有减速,他的后尾朝着桑塔娜的右侧扫了过来,只听“咔嚓”一声,桑塔娜的右前灯已经报废,车子猛烈地震动了一下,曹雷的方向盘几乎脱手而出。

    副驾驶上的老警看着货厢扬长而去,有些气馁,他刚想说话,通讯器里传来高明的呼叫,“经上网核实,该车有412条盗抢记录,车牌系挪用其他车辆,务必拦截,务必拦截。”

    曹雷脸色铁青,他看也不看老警,继续深踩油门,在大雪纷飞中,一辆破旧的单光柱桑塔娜轿车,就象一条独眼狼一样,紧紧咬住了一辆货厢。

    大货车丝毫不见速,丝毫不顾其他车辆安全,遇有设卡拦截,它便掉头就走,在一个果汁厂门口,更是直接朝着警车撞了过来。

    警车的车门受损严重,货厢自己的车头也严重变形,可是仍以高速向前逃窜。

    曹雷一路跟随,远远地,前方红蓝色又闪了起来,雪雾中,他一咬牙,桑塔娜已到了极限,副驾驶位的老警一声惊呼,“小曹,你想干嘛?”

    说话间,桑塔娜已是窜到了货厢的前面。

    二能此时已是疯狂,货厢就象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速度已经飙到极限,可是,看着前面放低车速的警车,他更是疯狂起来,油门已经踩到底,他直接撞了上去。

    桑塔娜的车身马上往前一窜,警车的后保险杠马上掉了下来。

    曹雷死死咬住牙,死命踩着刹车,副驾驶上的老警拼命拉着扶手,已是说不出话来。

    前方设卡拦截的警车也已排成数排,红蓝相间,交互闪烁,似乎在提醒着货厢上的亡命之徒,此地已是绝境。

    高明就站在一侧,他明白曹雷的想法,是想减缓货厢的速度,让它不致于冲关而逃。

    可是目睹桑塔娜与大货车这力量太过悬殊的较量,他双眼又有些湿润,车上的小伙子他认识,而此时,熟人已不是他对曹雷的定义,正确的定义是——战友!

    “再不停车,就地击毙!”他冷冷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

    马上,一个威严沙哑的声音响起来:“前方车辆立即停车,否则就地击毙……计时开始:10…9…8……”

    声音有如来自地狱般冷酷,又万箭攒心般心悸,货厢上的二能却是醒了过来。

    “7…6…5……”

    声音坚定不移,凛然不可冒犯,威严不容质疑,在一片萧杀的红蓝警灯中,二能彻底崩溃,货厢终于慢慢停在了道边。

    看着变形严重的警车,看着曹雷一瘸一拐从车上下来,再看着老警一个踉跄几乎瘫倒在地时,没有笑声,也没有关切,迎接他们的是一个个威严肃穆、挺立站直的——战友!

    “敬礼!”高明一声喊。

    几排警察庄严地举起右手,这是来自同志间的最高荣誉,是对战友的高度肯定!

    曹雷心头一热,也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雪花无声飘落,大地静默无声!

    当阮成钢的通讯器响起时,他难得露出笑容,“报告阮大队,货车已经拦截,全是高纯度金精矿!全是高纯度金精矿!”

    好了,下面,只剩下施忠孝与狗头金了!阮成钢暗暗想道,不过,他与东西能在藏米崖吗?

    高明放下通讯器,拍拍曹雷,“曹雷,挺厉害啊!可以啊,有资格进刑警队了!”他又压低声音,“这下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追晓云有希望!”

    曹雷赶紧巴结,“高哥,我的事,全拜托您了!赶明我请客!”

    高明却摆摆手,“请什么客?这是你自己的表现!”他看看桑塔娜,却不说话了,指了指左侧的一处轮胎,已经磨损得很严重,露出了内胎,随时都有可能爆胎,

    曹雷却道,“看我们基层的车辆,什么时候能鸟枪换炮啊?”

    怎么这个口气说话,他马上省悟过来,这是岳文的口气,可是,这个时候,他在哪呢?是睡觉了,还是继续挨审?

    …………………………

    …………………………

    晚上九点,藏米崖渔港。

    码头上,冰冷刺骨的海风不断呼啸着,大雪被卷成一团团的雪球,在黑暗的海面上肆虐着,在空旷的码头上翻滚着。

    一个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的人却紧紧衣服领子,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他刚出车,立马感受到这里泼水成冰的温度,他暗骂一声,却迎风迎雪地走进码头。

    一走进码头他有些傻眼,原以为此时正是休渔期,渔船会在码头上齐聚一堂,大大小小的渔船停搁在岸边,随着冰冷的海水起起伏伏,甲板、船头的积雪会厚可盈尺,码头上冷冷清清,那施忠孝人一来,立马就可发现。

    但他发现他错了,大错特错!

    远处广阔的码头,被停靠的蓝色渔船塞满,借着四处星星点点的灯光,触目可见的是渔船上竖立的高高竹杆,杆头挂着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林立的竹杆和飞舞的红旗形成一番独特的景象。

    近处,也是一派繁忙热闹景象,几乎每条渔船上都亮着灯,上船和下船的渔民络绎不绝,他们有的往船上装水、加油,有的拉鱼网、搬米菜,……他明白,这是在准备“粮草”,马上就要出海了。

    看着这人气沸腾的码头,他皱了皱眉,骂道,“特么地,怎么会赶上这么个时候?”

    他拦住一位穿得厚厚的老渔民,“大叔,这是有渔汛吗?”

    老渔民眉开眼笑,“海神爷保祐,就在103海域那边,马上要过年了,这闲了一个冬天了,可算赶上好时候了!”

    看着老渔民远去的背影,这人眉头却皱得更紧,特么地,天寒地冻,码头上人影不见,找施忠孝一个人,那是太容易不过,可是千艘船,万把人,想找一个其貌不扬的施忠孝,真是难如登天,他一直反对杀生,今天感觉更甚,这渔汛,怎么来得这么不是时候!

    他感觉,此刻,自己真是束手无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