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在希望的田野上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

    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

    一片冬麦,那个一片高粱,

    十里哟荷塘,十里果香……”

    岳文刚走进会场,这熟悉的旋律马上在耳边响起来。

    我靠,这不是二十一世纪吗?怎么感觉回到了八十年代!

    “八哥,这是开发区区歌吗?”岳文看看一起进来的黑八、彪子等哥们,虚心求教。

    “是啊,从我上小学起,这首歌就是区歌了,有问题吗?”黑八很是不解。

    “没问题,不过,有个性,嗯,我喜欢。”岳文笑道。

    伴随着欢快的音乐,会场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也全是喜气洋洋,笑容满面。

    马上要过年了,认识的人都在相互打着招呼,道着问候,辛苦了一年,今天就是开花结果的时候——全区的总结表彰大会马上就要在这里召开。

    “走啊,你愣着干嘛?”黑八看着岳文朝一边走去,他急忙挥挥手。

    “呵呵,不跟你们一路,我今天是受表彰对象。”他从一个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一条绶带,又单独在一张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不就是上台领个奖吗,有什么了不起?”黑八嘟囔一句,随着芙蓉街道大部队进入会场,找到座号后,在本街道区域内坐了下来。

    而岳文,今天是作为优秀村庄党支部书记来领奖的。

    前天,与陈江平的一席谈话,他并没有直接表态,陈江平也没有强行要求他表态。

    那天,陈江平确实喝多了,也很兴奋,今天,他看看会场大厅里的陈江平,正与几个人笑着谈论着什么,一幅标准的街道领导模样,哪里还有那天大谈梦想的影子!

    “呵呵,这绶带,不能拿在手里,得披到身上。”岳文转头一看,一身警装的阮成钢到了,他身后也同样是一身警装的蒋晓云。

    阮成钢签完到,也不急着进去,来来往往的人打着招呼,看看打招呼的人太多,他把岳文拉到一边。

    “金鸡岭这个奖,岳文,应该你上去领才对,我今天还要代表刑警队再上去一次。”

    “谁领不是领,”岳文倒真没在乎,“老阮,这首歌是开发区的区歌吗?”

    他没来由地对这首歌很是感兴趣,昨天那无垠的雪野,雪中的村庄,很符合这首歌的气质,让他有些心血潮来。

    “你得称呼阮局了,”蒋晓云道,喜气盈盈的场合,她还是有些严肃,“昨天组织部已经下文了。”

    “是吗,老阮?”岳文却不理这茬,“恭喜啊,晚上我请客,给你贺贺!”

    “你看人家岳书记,就是不一样,”阮成钢难得笑了,“别人都是让我请客,人家是主动请客,行,跟别人我都说,过了公示期再办,兄弟们,今晚就办。”

    “你刚才问这首歌,”阮成钢点燃烟斗,“我刚参加工作时就是开发区的区歌了,据说,是咱开发区的第一任书记亲自拍板,定成了区歌。”

    呵呵,这也是个有个性的书记,岳文暗笑。

    眼看快到九点,二人走进会场,在一群披红挂带的人群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岳文坦然坐下,他看看周围的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周围的人也看着他,却都有些惊讶。

    随着领导走上主席台,会议很快在雄壮的国歌声中拉开帷幕。

    岳文静静地坐在台下,心情却很不平静。

    他看看前面,一个光头很是耀眼,那肯定是阮成钢,再往前看,同样披红挂花的还有陈江平,他同一班领导坐在了第二排。

    再往台上看,坐在主席台中央的赫然就是前天那个中年人——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廖湘汀,他正在看着手里的稿子,不时用笔在上面写着什么。

    蒋胜也坐在了主席台上,一张黑脸比在芙蓉街道时更加肃穆。

    简单介绍过会议议程后,表彰授奖马上开始。

    这是本年度开发区最浓墨重彩地一笔,无数个岗位、无数条战线上涌现出的代表,在这里、在此时将接受区领导的表彰!

    “砰砰砰”,岳文感觉自己的小心脏跳得很快,他一摸自己的脸,怎么还热了起来?

    眼看着前面几排人已成空,他所在的这一排,陆续已经有人站起来,他马上跟在队伍的后面鱼贯而上,踱上主席台。

    台上的灯光很亮,岳文却感觉自己身上让灯光烤得快要出汗了,欢快喜庆的音乐响在耳边,却依然是那首《在希望的田野上》。

    队伍最顶头那人走到尽头站住后,大家转过身来,岳文看到给自己颁奖的正是区工委书记廖湘汀。

    廖湘汀笑着伸出手来,岳文也急忙把手伸出来,廖湘汀的手很热,眼睛也很亮。

    “小伙子,好好干。”他的手很有力度,岳文激动中也不知道自己答了一句什么,廖湘汀身后的礼仪小姐就把牌匾递给了他,廖湘汀把牌匾递到岳文手里时,接着就带头鼓起掌来。

    “哗――”台下也马上响起了如潮般的掌声。

    在掌声中,岳文转过身来,象前面几排一样,捧着牌匾看着台下,耀眼的灯光一时让他有些眩晕,心脏更是不争气地跳起来。

    眩晕与兴奋中,他使劲瞅着台下,黑八、彪子、蚕蛹,芙蓉街道的同事,你们在哪呢?呵呵,怎么找不到呢?

    他正在努力地找着,找着……,“走了。”一个礼仪小姐走上前来,小声提示道。

    岳文转头一看,前面的人都走光了,后面的人却都等着他往下走,他老脸一红,再一看主席台,廖湘汀等领导都在抿嘴微笑,台侧的区工委办公室行政科的工作人员却朝他愤怒地挥着手式,那意思是昨天是怎么演练的,还能出差错?

    他一左眉一挑,赶紧朝台下走去。

    “哗――”台上台下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他回头一看,却是廖湘汀正在笑着带头鼓掌!

    岳文心里一热,赶紧走下台去!他的脸滚烫滚烫的,特么地,丢人丢到区里来了,领个奖还出了岔子!

    没了炫眼的灯光,没了万众瞩目,也不理会区委办工作人员的埋怨,他没有再回座位上去。

    从甬道来到大厅,他把身上的绶带往下一解,把牌匾往上一放,想了半天,却不知自己要干什么。

    “上台领奖,挺激动啊!”蒋晓云从台侧走了过来,紧绷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

    “激动什么?那是容光焕发!给大家亮个相!”岳文老脸又是一红,“这样的场面我从幼儿园就经过,早不新鲜了!”

    他仔细地打量着蒋晓云,马上反击道,“呵呵,蒋队,你穿制服还是很好看的,怪不得有种电影类型,叫作制服……”后面四个字却是已经隐藏在嗓子眼里了。

    蒋晓云脸一沉,却挑衅道,“想接受诱惑吗,你也得有那个本事!”

    “本事有没有,那你得试了以后才知道!”两人本不对付,放狗咬人过后马上是当众求爱,当众求爱过后马上是法医室试胆,现在,轻松调戏着警花,岳文觉得自己从刚才的尴尬中彻底放松下来。

    “见血就吐的本事吗?”蒋晓云不屑地笑道。

    “那纯属意外!”岳文吡笑道。

    蒋晓云刚要反驳,话未出口,黑八等人就从里面钻了出来。

    一看到蒋晓云,黑八马上吃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蒋警花!”蚕蛹等人在后面一推他,他才笑着跑向岳文,“呵呵,领奖、泡嫚,两不误啊,我靠,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你占了尼!”

    蒋晓云看着又胖又黑的黑八,猥琐矮小的蚕蛹,肌肉结实的彪子,跟这几人站在一起,岳文明显要属于模样气质绝佳的的男人了。

    “我先进去了。”实在受不了黑八肆无忌惮的打量,受不了蚕蛹欲说还休的眼光骚扰,她打声招呼,扭头进入会场。

    “文哥,不带这样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小心曹雷背后打你的黑枪!”蚕蛹马上聒噪道。

    “就是,还是区领导的千金。”彪子补充道。

    “我也不愿意啊,”岳文的脸上马上显现了痛苦的表情,“可是,人家从台下追到后台,又从后台追到这里,我也没办法啊!谁叫咱今天是明星!”他一手握拳,身子半弓,顶住头部,作了一个思想者的姿势。

    “什么明星?公公!”

    “我吐——”

    “呕,――”

    众兄弟们马上集体腻味,争相呕吐起来。

    …………………………

    等几人在外面被区委办维持会议纪律的工作人员重新请回会场,街道与处局的表态发言已经进行完毕,新任管委主任谭文正讲话后,廖湘汀的重要讲话已经开始。

    对这样的官样讲话,岳文向来很烦,但他发现,廖湘汀却几乎完全是脱稿而出,他的讲话,没有官话、套话、假话、空话,风格朴实,吸引人心。

    “大家掰着手指头算算,开发区从八四年正式成立,八五年破土动工建设,到今天走过了十八年的历程……”

    “开发区精神是开发区干部群众干事创业的力量源泉,是开发区宝贵的精神财富……”

    “当前,开发区的发展中遇到一些问题,我们在全国开发区综合排名中一度跌出前十……”

    ……

    岳文坐在下面静静听着,他发现许多数字廖湘汀脱口而出,对开发区与全国其它开发区的对比了如指掌,优势与劣势、后劲与不足,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他不由听得有些入迷,嗯,这才是真正的领导讲话!

    ……

    “明年,开发区xc区将破土动工,……开发区必然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大环境下,我们更要重振开发区精神,二次创业,……”

    “……最后我用我们开发区区歌中的一句歌词与大家共勉,——我们开发区的未来,在希望的田野上!”

    他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岳文也站起来,带头鼓起掌来。

    伴随着如潮的掌声,会场里马上又响起了那首《在希望的田野上》,众多的机关干部也纷纷起立。

    “开发区的xc区就在我们芙蓉街道啊!”黑八显得很兴奋,“呵呵,赶紧置地买房,将来这一片都能升值!”

    “瞧你那点出息,”彪子取笑道,“不过,将来生活在xc区肯定比lc区好!”

    伴随着一路热议纷纷的机关干部,岳文也在人群攒动中慢慢步了会场。

    会场外,值勤警察划定了区域,并拉上了黄线,不准随意停车,街道办事处的车更是停得老远。

    “看,蒋晓云。”蚕蛹突然一指前面,“呵呵,有戏。”他看看岳文。

    岳文也看到了蒋晓云,她正倚在警车上,望着从台阶上走下来的岳文。

    “是专门过来接领导吗?”岳文笑道,人群中,马上有人朝这里望过来,他今天在台上的表现太“扎眼”,让人想忘掉他都难。

    “你是领导吗?”蒋晓云笑道,一拍警车,“阮队说你身手不错,我们刑警队的训练中心,今天没人,打趴下不会有人看到,想不想过去试试?”

    激我?报复?岳文双眉一挑,“想,做梦都想。”嗯,把警花压倒在身下,“这个本事……可以有。”

    岳文看看众兄弟,黑八吹响了口哨,惹得众人纷纷驻足。

    陈江平也远远地朝这里看着,当他看清是蒋晓云与岳文时,眼光一转,马上又寻找起蒋胜来。

    蒋胜也微笑地朝这边望着,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位相熟的领导笑着一解释,他的笑容马上收敛了,二话不说,一头钻进了车里。

    在黑八的带领下,起哄的、怪叫的、喊着的,吹口哨的,一时充斥了会场门前……

    众多值勤的警察都惊讶地看着这辆警车,警花他们很熟悉,但对于这位却很陌生,许多愤恨忌妒的眼睛仿佛象情绪的子弹一样,马上要击穿了警车的门板。

    岳文一把拿过钥匙,一摁车钥匙,毫不客气地走上驾驶座,蒋晓云转身上了副驾驶,“好,目的地,刑警队!”他摇上车窗,车子绝尘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