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人生两大主题
    “我靠,漂亮!”

    岳文仰视着这幢气派的办公大楼,白色框架把蓝色的玻璃幕墙分割成一个个巨大的菱形,象树立的鸟巢,极具后现代主义风格。

    “这可是法国p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一同从车上走下来的区管委办公室副主任邱汇岳笑道,“怎么样,够气派吧!”在管委办公室,他直接服务蒋胜,今天的会见也是由他事先一手协调。

    “武胖子!中国油化的办公室主任!”他眼观六路,只见一个胖子从大厅里急匆匆迎了上来,大老远就向蒋胜伸出双手,“蒋主任,欢迎领导莅临视察指导工作……’’

    蒋胜的黑脸上难得有了点笑容,“你们是央企,见官大三级,视察不敢当,过来学习。”

    “哪里,央企也在咱秦湾地面上,我也是咱秦湾人嘛,蒋主任,里边请,”武胖子笑容可掬,“不巧了,王总上午有个会,您要稍等一会儿……”

    “没事,”蒋胜很大度,“我们等。”他与蒋晓云一样,说话都很简洁。

    邱汇岳、发改委主任、陈江平、陶沙、岳文等人跟在蒋胜的后面,鱼贯而入,岳文走进大厅时,眼睛却移不开了!

    巨大的锻铜浮雕壁画直面来人,好一派北国风光,宽敞明亮的大堂里,人来人往,却是简约而不简单,奢华而又高雅。

    “呵呵,这里可没有天价吊灯,”陶沙笑道,“不过,这块壁画,也够值钱的了。”

    “嗯,这大厅里是够气派!”岳文跟在后面上了电梯,“不愧为国企老大哥!”

    从进电梯到出电梯,胖胖的武主任一直陪着笑,见领导在与他寒暄,陶沙也不客气,进了接待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个王瑜亮,很强势,开会他说不能开空调,大夏天,从副总到中层,全身上下都能拧出水来,这空调就没人敢开!”

    “这么牛逼?”岳文眼睛一亮。

    “那蒋主任,您先坐会儿,我再去看看。”武胖子朝蒋胜点着着,岳文的眼光却早被吸引到了从门外进来的两个服务员身上,都是一米七以上的高个子,都穿着旗袍,那身段前凸后翘,那脸蛋,嗯,能拧下水来,那两条大长腿,从肚脐眼以下就开叉了,旗袍里若隐若现……

    “那我先到刘总那坐会儿!”蒋胜却不落座。

    岳文拿出手机,装模作样地站在陶沙身旁。

    “喀嚓——”

    陈江平看他一眼,岳文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机,呵,回去给八哥、蚕蛹看看,非把他们羡慕得流口水不行!

    ………………………………………

    ………………………………………

    “蒋胜来了吗?”王瑜亮放下手机,这是一个干练的中年人,他抬眼看着眼前的武胖子,他并没在开会,而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办公室里也并无他人。

    “来了,到刘总那去了。”武胖子陪着笑,“刘总会不会说漏嘴?”

    “他?”王瑜亮从鼻子哼了一声,“地方求着我们,不用去管,加油站搬迁,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往上数几任的事,我不给他们擦屁股!”王瑜亮翻看着手里的《国画》,近些日子,这本书风靡大江南北,“嗯,你看,方明远是朱怀镜走近皮市长的桥梁啊……”

    “王总,我们没有用地审批手续,也没有报建手续,……”

    “没有怎么了?”王瑜亮头也不抬,“全国没有手续的多了去了,也不光我们一家!……在华建跟前,我们也不能丢份,就让他们先等着吧,等什么时候耐心消磨掉了,自然而然就打退堂鼓了……”

    “你怎么还不去?”他突然又抬起头来,“上次来,也是这个蒋胜吧?他当时还不是管委副主任,说是什么区工委书记开会,说走就走,明显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

    …………………………………………

    “蒋主任,上午十点召开管委主任办公会。”从刘总办公室出来,等在会客室的跟班秘书走上去提醒道。

    “王总的会还没开完?”刘总看看武胖子,“要不蒋主任,您先回去开会?改日……”

    “来一趟不容易,”蒋胜一摆手,“跟谭主任请个假。”邱汇岳马上去打电话,“别的事可以等,这个事等不得!”

    “你再去看看!我估摸着,王总这个会,……也快结束了!”刘总陪着笑,指示武胖子,脸上却是一幅无可奈何的表情。

    陈江平看看蒋胜,两人一起搭班子几年,他明白这个老搭档的脾性,果然,虽然仍是与刘总有说有笑,但不住地喝着热水,压着心里的邪火。

    中国油化秦湾分公司老总不过是副处级,王瑜亮高配也才是正处,且不经组织部,只是相当于处级,蒋胜却是正儿八经的副厅级,但也不在人家眼里。

    谁让人家是国企呢,谁让人家在区里有项目,是区里的香饽饽呢!

    他与蒋胜其实都明白,冲廖湘汀对新区的重视劲,这门还得蹬,还得亲自蹬!两人都掂得清里面的份量,这坐等嘛,忍忍就过去了!

    “特么地,在管委副主任跟前装逼,”陶沙小声与岳文说着话,岳文的心思却不在他这,“要不是求着他们,谁到他们门上?!哎哎,别光看美女了,天下的美女是办不完的,哎,阿文,老大跟你说话呢……”

    …………………………………………

    …………………………………………

    “怎么,沉不住气了?”王瑜亮看看又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的武胖子,他的那点小心思瞒不过他的眼睛,这本地人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当地,得罪了父母官可不成,谁家里还没有点破事?!

    “等了半天了,蒋胜好歹也是管委副主任……”在强势的王瑜亮跟前,武胖子的位置摆得很正,就是基本没位置。

    “那就让他走,”王瑜亮的眼光仍在书上浏览着,“求人难,求人难,这跟级别有一毛钱关系吗?”

    “蒋主任那张黑脸都绿了!”武胖子陪着笑。

    这下王瑜亮倒慢慢把头抬了起来,“那就让他再等等,嗯,中午一起吃饭,你安排一下……”

    …………………………………………

    …………………………………………

    武胖子走到接待室门口,长叹口气,搓了搓那张胖脸,但一进门,表情马上变得热情起来,那温度都能把鸡蛋烤熟了,“小卞,过来,把各位领导的茶都换换,……蒋主任,王总这个会还没结束,不过刚才他说,中午各位领导就别走了,”他四下一看,刘总不见了,这个滑头,让我一人在火上烤,“一块吃个便饭。”

    蒋胜一摆手,看着服务员袅袅娜娜进来,“饭,就不吃了,……老武,刚才我还跟江平说,人这一辈子,两大主题哪,”他看看众人,再看看陪着笑的武胖子,“哪两大主题?一是盼,一是等,仔细算算,这一盼一等,这一生就慢慢过去了!”

    岳文笑了,想不到蒋胜这个老粗嘴里冒出这么富有哲理的话来!他看看蒋胜,脸上虽仍是波澜不起,可众人谁都知道,他们是被中国油化的人晾在这了!

    这事说出去,绝对丢人,现在就走,不仅事没办成,人没见着,那更丢人,说两句不软不硬的话,也算给自己找台阶下吧!

    武胖子陪着笑,更是心知肚明,却接不住蒋胜的这两句话,只是一个劲地催着服务员。

    “我出去趟。”岳文笑着看看一张黑脸拉得老长的蒋胜,“卫生间往东走。”武胖子忙不迭在后面喊着。

    这人比人气死人,楼比楼气死楼,岳文清楚记得,电梯里有各楼层的分布图,分公司的办公室在七楼,果然,来到七楼,挂着办公室牌子的办公室正开着门哪。

    “您好,您有什么事吗?”一漂亮妹纸笑着站了起来,笑得更是一脸灿烂,这素质果真不是盖的。

    “噢,我手机没电了,过来借电话用一用,我,……我是管委的,我姓邱,你们武主任还在上面陪着我们蒋主任。”虽然武胖子这个主任跟蒋胜这个主任不能比,就是跟邱汇岳这个主任也不能比,但在漂亮妹纸眼里,那就是领导,“好,您请用。”妹纸的笑很灿烂。

    岳文大模大样坐下来,表扬道,“想不到中国油化的职工不仅长得漂亮,素质还这么高,前途无量啊!”夸死人不偿命,这是老爸常说的,那妹纸脸一红,弯腰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水,“好,好,放这里吧,辛河加油站站经理聂闯的电话是多少来着?我存手机里了,没记住。”

    “138xxxxxx。”妹纸素质确实高,看来电话号码都记在了脑子里。

    “对对,对对,”岳文笑着一拍脑袋瓜子,拨通了电话,“聂经理,哟,掉线了,掉线就不打了,好,你忙着,我上去看看,”

    “那领导,您走好。”漂亮妹纸笑着送了出来。

    岳文回过头来,故作成熟的领导模样,“嗯,小姑娘不错,叫什么名字?有对象了吗?”

    “我叫陶婉华,嗯,还没有。”小姑良的脸有些红,却看着岳文,这个领导年纪也不大嘛,“好,好,我记住你了。”岳文挥挥手,笑着走出门去。

    “喂,聂经理吗?我是公司办公室,噢,刚才掉线了,王总让你马上过来一趟,……啊,对,对,就是现在,马上!”岳文四下打量着,直廊里静悄悄的,“这是王总直接找你,对,对,跟谁也不要提,马上过来,过来后给我打手机,我下去接你。”

    电话那边很激动,岳文暗笑,世界上都一样,被隔着几级的老板召见,都得屁颠屁颠过来,看来都想越级跟领导接触,只因为,每个人心中还都是有功名心、功利心。

    “您……贵姓,王总找我什么事?”过了初始的狂热,那边开始理智了。

    “噢,我姓陶,什么事?王总没有交代,我不能问,对对,越过平州分公司这一级直接找你,肯定有事,好,好,你不要太着急,路上注意安全,到了打我手机。”

    当他笑着走进会议室,平州分公司的经理正笑着看看他,“嗯,小伙子不错,叫什么名字?有对象了吗?”

    怎么跟自己刚才说的一个字不错,语气都很象,岳文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那分公司经理看看他,有这么好笑吗?“我们这可有许多漂亮小姑娘,工资福利虽然比不上四大行,但都还可以……”

    “你干什么去了?”看岳文三言两语打发掉这好心人,陶沙笑问。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岳文看看沉着脸喝茶的蒋胜,左眉挑了挑。

    墙上的时针飞快转动着。

    “你再催催,不行,我们下午再来!”邱汇岳沉不住气了,蒋胜大喝着热水,这把个管委副主任晾了一上午,传出去,人们不会笑话管委,只会笑话他蒋胜。

    武胖子的脸都笑麻了,这会也有点尴尬了,“我再去看看,那我再去看看!”

    看着他胖胖的背影,岳文腰里的电话响了,他挑挑眉毛走了出去。

    看着岳文瘦瘦的背影,陈江平心里一阵嘀咕,这小子,笑得怎么这么贼呢,他又要搞事?他再看看蒋胜,嗯,煞煞这国企的威风也好!

    …………………………………

    …………………………………

    当武胖子第三次挪进王瑜亮的办公室时,王瑜亮正看得起劲,“王总,蒋胜要走。”

    “噢,”王瑜亮笑了,“这就要走,我还想再抻抻他!……那就让他走,……”

    “笃笃笃——”

    “不会是蒋胜吧?”武胖子眼皮子没来由地开始跳。

    “他要来也不会等一上午了,”王瑜亮看看武胖子,按开遥控门,聂闯有些手足无措地出现在门口。

    “你,找谁?”武胖子看着聂闯有些眼熟,但办公室主任接触的人太多,他一时记不起来。

    “我找王总。”在王瑜亮的注视下,聂闯笑得很不自然,却不敢走进办公室来,王瑜亮看看武胖子,武胖子好似有些印象了,“你是……辛河加油站的站经理,聂……?”

    “对,我叫聂闯。”

    蒋胜来就是为辛河加油站的事,武胖子心里一沉,很不好的感觉,“你找王总什么事?”

    “不是办公室通知我,哎,人呢,”他一回头,刚才带他过来的小伙子不见了,王瑜亮疑惑地看着武胖子,武胖子脸都胀紫了,“办公室没通知啊,我没让通知啊……我……”他突然停住了话头,恐惶地看看王瑜亮。

    王瑜亮也铁青着脸慢慢站了起来,手里却仍没有放下那本《国画》。

    “王总,你好!”蒋胜热情洋溢地出现在了门口,王瑜亮脸上也渐渐浮现出笑容来,“蒋主任,欢迎,欢迎。”他尴尬地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你看我,公司里事太多,会刚开完,收拾着东西呢,我就把武主任叫过来,”他看看呆立在一旁的聂闯,“辛河加油站的聂经理也一块叫了过来。”

    “事都不少,”蒋胜一语双关,“那我就长话短说,加油站这事,还得麻烦王总,支持地方的发展。”

    跟在后面的陈江平、邱汇岳看着王瑜亮尴尬的样子,武胖子汗都下来了,个个都暗叫一声痛快,陶沙朝朝岳文竖竖大拇指,岳文左眉一挑,吐出三个字,“欠拾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