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杀敌三千自损八百
    聂闯顺手拾起地上的木棒,大灰狼马上也逼了过来,连木棒也不用,赤手空拳,睥睨一切。

    看着聂闯转眼间又萎顿了,岳文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吡笑着,“聂总,看啊,就是你上班开车进去那个地方没挖坑,不过,马上就堵上了。”

    手机接起来了,传来陈江平有些恼怒的声音,“怎么搞的?我说了几遍了,不准再到中国油化大楼,蔡秘书长又给我打电话!别给我惹事啊!”

    “我们也没去,正在加油站呢。”岳文朝宝宝挑挑双眉,“再说了,他们不给补贴村民都懒得去!”

    电话那头的陈江平一下笑了,是被气笑了,“他们彪啊!村民到自己家去求访,还给发补贴!”见岳文还想“解释”,他不容分说打断他,“你不要推卸责任,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也跑不了你!你的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你们到加油站干什么?加油站也不能堵!”

    “冤枉啊,陈主任,真不是我们要堵,我们是来协调事的,是他们自己拿车堵上的,几辆油罐车,也不知有油没油,就堵在那里了!”

    “呵呵,”陈江平笑了,无可奈何地笑了,他可是太了解岳文了,“这么说,两件事都不怨你们是吧?”

    “对,都是他们自己的责任!”岳文回答得铿锵有力。

    “王瑜亮已经找到廖书记了,我正往工委大院赶,他仔细掂量着办吧!”

    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

    …………………………………

    王瑜亮出了廖湘汀办公室,刚才还满面春风的脸转眼间变得霜雪交加,武胖子瞅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道,“王总,廖书记过问,应该问题不大,毕竟……区里还是有求于我们的。”

    王瑜亮在廖湘汀办公室只坐了半个小时,但对一个区工委书记来讲,时间也是长的了。

    廖湘汀的态度很明确,“这事我不知道,……村民是自发请愿,还是街道干部直接发动,我看不会是后者,现在不是以前了,街道干部说什么老百姓就听什么,……求访不要紧,但不能干扰正常的办公秩序,街道一定会把人领回去……加油站的问题,也一样,不能破坏经营,村民不准有过激行为,但加油站的事,老蒋也跟我汇报了,这一点还请王总支持地方的发展……”

    几件事他抹得溜光水滑,推得一干二净,说得冠冕堂皇,王瑜亮气得牙痒痒。

    如果换作是其他领导,为政绩、为项目,早妥协了,至少不会象现在这么暧昧,但廖湘汀不一样,王瑜亮也从侧面听说过,从某些方面讲,两人性格还真挺象,都很强势。

    王瑜亮也知道即将上马的南部新区在廖湘汀心目中的份量,是啊,情势与以前不一样,领导也与以前不一样,但有一样却始终不变,那就是确如武胖子说的那样,区里求着我们。

    “明天凌晨,全区中国油化的加油站,全部停业整顿!临港项目……停止施工。”

    王瑜亮长喘一口粗气。

    “那咱自己家加油呢?”武胖子马上想到实际问题。

    “留公司的加油站,其它加油站一律关停整顿……”

    …………………………………

    …………………………………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我要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

    芙蓉街道的宿舍里,一群害虫还没起床,昨天成功地坑了人家一把,高兴得一庆祝,个个都喝高了。

    “哎,文哥,不是这样唱的,”清晨的阳光洒进屋子,见岳文半躺在床上吼开了,蚕蛹笑着回应道,“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轰地一声学校不见了!”

    “这倒霉孩子,看来上学时就是个不受老师喜欢的主儿!”黑八也醒了,“不过,哥也会唱,……哎,快看,我的小鸟也起来了,正向你们致敬呢!”

    “八哥,你要不要脸啊,大早上耍流氓!”彪子愤愤不平了,一只臭袜子就扔向了黑八。

    “知足吧,我们还能晨勃,就万建设那把年纪,想勃都勃不起来了!”宝宝笑着打着圆场,“说点实际的,剪子包袱锤,谁输了谁去买早饭!”

    “呼呼呼呼——”

    黑八马上躺下装睡,“哥还没醒啊,刚才那是梦话!”

    “梦你个大头鬼,没醒就没早饭啊,”正说着,手机又响了,岳文光着身子跳下床,从兜里掏出手机来,“大清早的,谁这么早就来请安?我靠,是陈主任!”岳文一摆手,作了个噤声的姿势。

    “呵呵,陈主任来给你请安啊,不对啊,这不成了老的给少的拜年了吗?”黑八嗤嗤直笑,却是缩在暖和的被窝里不肯出来。

    “加油站停业整顿了!”岳文微笑着着看着大家,太阳照在那张年轻的脸上,朝气蓬勃。

    “该,堵了六辆油罐车,没油了,不停业整顿还能干嘛!”宿舍里,转眼群情激奋了。

    宝宝点着一根烟,“哎哎,没那么简单吧,要不老大也不会这个时间打电话来,是不是……”

    “是,”岳文穿上衣服,恶作剧地推开窗子,立马一阵冷风吹了进来,“全区中国油化的加油站都停业整顿,……石化仓储码头也停工了!”

    “你想冻死兄弟们啊,昨天可都是立了大功的人!这才叫什么鸟什么尽,好弓藏……”黑八马上裹紧了被子,“他整顿他的,他停他的,管我们屁事,蛹弟,快出去买油条,哥饿着哪,昨天都吐了,胃里什么也没了,哎,有油炸糕再给我买几个,要豆沙馅的啊……”

    “这事怕是麻烦了……”宝宝有些担心。

    “呵呵,他不发补贴,我们的村民都不去了,他自己的油罐车把门堵上了,关我们屁事!”岳文吡笑道,“这个锅,我们不背啊,也背不起!”

    ……………………………

    “老万呢,让他过来趟!”吃了几根油条,一抹嘴巴,几个人来到办公室,岳文坐定,似乎有些不习惯,费了好大劲才琢磨出来味来,今天早上万建设没过来“请安”。

    “万主任还没来,”社区建设办公室的小姑娘周荣笑着答道,“让他给您回电话?”

    周荣这个小姑娘还是有眼色的,虽然不是事业编制,但早上上班后,主动把自己的办公室收拾一遍,弄得岳文都有些不太适应。

    “岳主任,我得晚到一会儿到,”电话里,传来了万建设的声音,间或夹杂着汽车喇叭声,暴怒的争吵声,“车没油了,都到红线了,再开就在半道上趴窝了,……中国油化的加油站全都关了,加不上油,岳主任,这队排出去二里多长,前面有插队的,都打起来了。”

    “好好,没事,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行,你不用着急。”岳文抬手示意从外面进来的祝明星坐下,放下电话,赶忙倒水,“老哥,有何指示?”

    祝明星也不客气,他在心里是把岳文当作自己人的,直接开门见山,“中国油化罢工了,都说是因为你们堵了人家的加油站,兄弟,这件事,搞不好陈主任会很被动!”机关里的人都是顺风耳,也都是人精,猜透一件事并不难。

    “老哥,别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扯,让全区加油站停业整顿,我没这个本事,这个金,我不能往脸上贴,”岳文笑道,“全区多少加油站,一天多少加油量,他们崽卖爷田心不疼,我们也犯不着为他们操心!”

    可是,他不操心,有人会操心。

    公安局的110报警电话都快打爆了,加油里打架的警情占了一多半;

    区管委的市民热线电话也快打爆了,一个上午,百分之百是投诉加油难的;

    交通局的办公室电话也打爆了,投诉的却大都是出租车司机,耽误他们挣钱,只好向主管部门投诉了。

    进入新千年,全国的私家车进入快速发展时期,秦湾开发区也不例外,一手的、二手的、三手的车争着往家里捣鼓,虽说不是家家户户有车,但私家车队伍日益壮大。

    加不上油,人人心里带着火气,人人嗓门高亢,黄河路上,一出租车司机蹭到了一私家车,转眼间,步话器一喊,一大群出租车开了过来。

    人多力量大,无理也有理,看着私家车主步步退让,一群糙哥信心爆棚,喊声震天,“这油再加不上,明天到管委门前求访去!”

    ……………………………

    《中国油化平州加油站停业整顿情况通报》——

    “自今日凌晨,中国油化所属加油站除公司北加油站外,全部停业整顿,临港仓储项目暂时停工……”

    材料的右上角标着“秘密”二字,廖湘汀忍不住从材料上抬起头来,一抖手中的材料,“这,还有什么密可保?”

    他看看坐在沙发上的蔡永进、公安局局长周平安及发改委、交通局、港航局、临港的甘井街道的主要负责人,放下手里的通报,这是区工委办公室刚刚赶出来的。

    “这个王瑜亮,彪吗?杀敌三千,自损八百,我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他看看几位处局及街道的一把手,“情况我都知道了,持续不了多长时间,……我们没有损失,项目前期投入不少,不是他说停就能停的。”

    话虽然这样说,但很明显,廖湘汀非常恼火,可是中国油化毕竟是带央企背景的大型民企,不归自己管辖,且有项目在平州,在这个招商引资至上的年代,自己还要有求于人。

    “告诉陈江平,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就一句话,”他看看蔡永进,“能干事,会干事,不出事,想办法把加油站拆了,还不能出乱子。”

    “辛河加油站,我们不能自己拆,里面涉及到油气等危险化学品,还得说服他们自己拆,我们配合,”蔡永进道,“双方不能搞得太僵,况且,现在私家车越来越多,一直这样下去,搞不好老百姓要求访。”

    “让蒋主任牵头,协调中国油化,协调其它几家加油站,保证供油,”廖湘汀有些烦,“项目不能停,张主任在管委那边分管港口建设,要协调省油化公司,马上恢复施工。”他看看沙发上的几位领导,“就这样吧,平安留下。”

    众领导纷纷起身,领导就是下命令的,具体执行要靠下面,而在一众处局一把手面前,廖湘汀就是领导,他们则是具体执行人。

    “江平,”几个处局领导到蔡永进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待办公室没人了,蔡永进才把电话打给陈江平,“我刚从廖书记屋里出来,中国油化一罢工,几个部门压力都加大了,兄弟,马上要开常委会了,你担任党工委书记已经板上钉钉,现在要求稳,别再发生变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