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我的315(为果油加更)
    在中国,有一台晚会,精彩程度堪比春晚,甚至比春晚还热闹,不只吃瓜群众喜闻乐见,就是平时趾高气扬高高在上的各大公司到了这个日子,都紧张得不行。

    因为这个晚上,央视都会曝光一批产品质量不合格、经营不诚信的企业,这些企业会迅速成为媒体和观众热议的焦点。

    “文哥,你还关注315啊!我咋好象不认识你了尼?”坐在黑八刚买的polo里,这是人家老爸给买的代步工具,不是买不起更好的车,是要低调。

    “你以为在中国油化的五天白等了啊!”岳文笑道,“没看见我一直在看财经杂志吗?”

    宝宝、彪子、蚕蛹挤在后排,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文,你的意思是找碴?”彪子把住椅背,把身子往前探了过来。

    “切,说得多难听,是还原真相好不好,是为百姓呐喊好不好,”岳文朝后面竖了竖中指,“还记得去年有个货,开辆qq,三十五升的油箱加了四十五升的油吗?”

    “还有一个呢,加了一百块钱的油,开出去两公里才发现,这油表针还在原位!”

    “这个我也看了,可怜的加油站小嫚,没操作好啊,100块,空转9块,给你加91块,她呢,空转了91块,加了9块……”

    “该,谁让他们有车呢。”宝宝窃笑道,他口风一变,“关键是中央电视台能听到咱的呐喊声吗?再说了,事都过去一年了。”

    “呵呵,那我们不是来制造新闻了吗?这可不是一个加油站的问题,这是加油站的通病,老百姓都知道,但都只能忍气吞声,今天我们就把这些糟心事都给它揪出来……”加油站里的毛病太多了,报纸上不断有报道,群众也都心知肚明,可是却无人监管,或者放任自流,“央视能不能听到,也不是我能左右的,但我能左右开发区就行了!”

    “靠,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不过,我喜欢,哥好歹也是有车一族了,这可事关切身利益,我支持!”黑八一按喇叭,吓了路边的狗一跳。

    “缄口!”岳文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一看手机号马上说道,“呵呵,又是老大的电话,”他把食指放在嘴唇上,接起了电话,“……加油站的事往后放?”岳文愕然了。

    “过过这一阵子,一口吃不了个胖子,前几天闹得挺僵,现在中国油化全区的加油站都罢工了,项目也停了,必须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要能干事,会干事,还要不出事。”陈江平直接把廖湘汀的话搬了过来。

    “怎么办?文哥?”宝宝关心地凑上前来。

    “陈主任现在是关键时候,马上要升书记了,这时候他不愿意出乱子。”岳文双眉一挑,人都有私心,心底无私那是圣人,何况这私心也在理解范围之内,并不过分。

    “那往回走吧?”黑八的车速慢了下来。

    “往前开,”岳文一推黑八的手,车子慢慢又驶回大道,“一鼓作气,再而三,三而竭,初中课本不是说过吗?特么地,古人都比我们有觉悟!”看黑八有些犹豫,他又打气道,“八哥,下面就看你的了,你可是我们的曹刿啊。”

    “你还别捧我,哥我是让人捧大的,”众人都笑了,不过,也确实是事实,谁让人家爸爸是局长呢,这好话好脸,从小就一路适应着走了过来。

    “那你是不敢了?”宝宝开始激将,“你说让你挡在车前面,你不敢,还是人家彪子挺身而上,这事你也不敢?要不干脆把你开除出‘台协’,撵出社区建设办公室算了!”

    “我不敢?”黑八脸上是满满的大写的不服,众人只觉着身子后仰,车子加速冲了出去,“这种事,让别人来干,文哥也不放心啊!”

    岳文就知道这种家庭出身的二代兄弟,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因为惹了祸自会有父母处理,但这事确实也不危险,如果说有风险,将来他一人顶着就是,“八哥,我知道,你是这方面的天才。”

    “天才谈不上,”黑八乐了,“惟手熟尔,初中课本不是说过吗……”

    ……………………………………

    “我靠,排这么长的队,平时咋没发现这么多私家车尼?”到了中国油化留给自己的加油站,众害虫都长吸一口气。

    “这么多车,一天加油得多少钱啊,这说停业就停业,真是财大气粗啊!”

    “哎哟,曹雷,兄弟们,看,曹雷!”黑八突然乐了,只见阳光下一帅哥,就是一身便服也是熠熠生辉,正潇洒地倚在车门上抽烟,不是曹雷是谁?!

    “好了,中午饭有着落了!”

    “行了,中午有人管饭了!”

    这话音刚落,才发现都是心意相通,又是一阵喧闹。

    “曹队!”宝宝率先下车了,看着一脸懵逼吃惊的曹雷,上去就捏上了曹雷的腮帮,“哎哟,瘦了,刑警队伙食不好啊,还是没有油水?你看看把我们曹公子瘦成一道闪电了!”

    彪子上来也一把搂住了曹雷,“行啊,脸上瘦了,身板结实了!”

    “笛——笛笛——”

    加油站的人都厌恶地把目光投向polo,车窗缓缓降下来,露出黑八那张奸诈的胖脸,“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曹队,不愧是兄弟啊,加个油都能见面,好了,中午就吃大户了!”都是自家兄弟,他也不客气,直接把想法道了出来。

    “嚯,新车!八哥就是低调啊!昨晚斗地主,我一看到那地主,就想起了你!”曹雷笑着走过去,张开双臂,与下车的岳文抱在一起,“行了,行了,让人一看,还以为你们三年没见面了呢,上一场酒,还没过三周吧!”黑八也下了车,嘟囔道。

    “呵呵,我这眼皮子从昨晚就开始跳,现在还跳呢,好了,我知道为嘛跳了,那今天是要破财啊!”曹雷笑着给黑八一个脖拐,疼得黑八直嘟囔,“肉疼了吧,我说什么来着,曹雷绝对不是个大气的人。”

    蚕蛹起哄道,“曹公子,调到刑警队你就请过一次,那哪行,兄弟们给他个机会,中午不大放血,坚决不放过他!”

    “得了,跟兄弟们在一块放松,出再多的血我也愿意,”曹雷看看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小嫚,一双长腰皮靴,把笔直修长的双腿显露无遗,“就是一月出一次血我也愿意。”

    “你,有那个本事吗?”岳文也注意到了那个小嫚,人也长得漂亮,放人群里第一眼就能记住的那种,这个头,做个维密超模都有富余,但眼光却是凶巴巴的,“怎么这么面熟呢!”他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

    “曹公子,你们这是警车,为嘛不到其它加油站去?”蚕蛹坐进警车里,捣鼓了几下,又钻了出来。

    “都这个熊样,车能排出三里地远去!哎,八哥,往前开啊,你上我的警车干嘛?”曹雷发现,黑八又坐进警车里,宝宝却坐进了黑八那辆polo里,“借兄弟的警车一用。”

    “干嘛?”曹雷警觉道,他太了解这帮兄弟了,都说中国人一人是条龙,三人是条虫,可是这帮兄弟碰一块,那是群妖乱舞,说是妖孽还是轻的,“这可是警车,光天化日之下,不能出格啊。”

    “呵呵,公子的意思就是漆黑的夜里可以出格,”宝宝马上抓到了曹雷的语病,“开到前面,开到前面,兄弟嘛,帮个忙,我就知道,你是我们最好兄弟!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不会忘记你。”

    “哎,打住,别忙着夸我,‘夸’字怎么写,就是吃大亏,我怎么觉着有阴谋呢?”眼见着黑八发动起警车,慢慢朝前面驶去,曹雷有些急。

    “等会要打起来,你拉开就是!”宝宝的笑,好象从嗓子眼里发出来的,沙哑又狡猾,让人丝毫不怀疑这就是给他下套呢。

    “啊!”曹雷真急了,“不能让我犯错误啊,晓云这几天一直不搭理我,再让我犯错误,我不活了我!”

    警灯闪烁,但警笛静默,一下拱在了最前面,挡住了后面的车,宝宝驾驶着polo娴熟地卡在了加完油车辆的后面。

    “警察有什么了不起,也得排队!”

    “排这么长的队,眼瞎看不见啊!”

    “给他照下来,发到网上!”

    ……

    人群稍稍愣了一下,立马群情激奋了,舆情汹涌了,岳文搂住尴尬的曹雷,惊呼道,“真没想到啊,现在警察也这么不招人待见,八哥,快把灯灭了,这简直是拉仇恨呢!”

    宝宝吡笑着跳下车,黑八早从前面那辆车手里接过油枪,可是这油箱盖刚打开,那长腿小嫚气哼哼地走了过来,一把抢过黑八手里的油枪,“急着去火葬厂啊!把车开一边去!”

    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足足比黑八高出一个头,真好似母虎下山,雌豹出击,一阵好闻的香味马上压住了汽油味,黑八有些蒙圈,呆呆地看着这姑娘,不知说什么好了。

    “耳朵聋啊,没听见怎么着?”她轻蔑地看看黑八,雪白的手指就差指到八哥的鼻子了。

    见有人出头,周围的人立马起哄起来,“怂,真特么怂!”曹雷嘴里说着,却饶有兴趣地看着,取笑道,“妹子,你还真说对了,他丈母娘昨天刚没了,等着去殡仪馆呢!”

    岳文看看呆立在旁的众兄弟,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黑八仍呆呆地看着姑娘,突然一把又把油枪夺了回来,那菇凉正要发作,黑八痴痴道,“我妈告诉我,不要跟长得漂亮的姑娘说话!”

    众人一下又都笑了,这姑娘实在是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只不过凶了些,周围的人都忘了插队这回事了,起哄的,吹口哨的,把个加油站搞得更热闹。

    脸红了,心跳了,那姑娘一跺脚,气哼哼地站一边去了。

    “快加!”宝宝笑道,“八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关键时候,你还是有一手的!”

    岳文看看又从后面走过来的曹雷,“这菇凉怎么这么眼熟呢!”

    曹雷看看倚在车上的姑娘,取笑道,“这么快就村村都有丈母娘了?”

    岳文也笑着一推了,却紧盯着黑八,看着加油机上的数字飞快跳动着,一双大手却突然卡住了黑八的脖子,这人什么时候从后面过来,大家都没发现,“不准插队,上学时老师没教过你吗?”

    曹雷赶紧冲上前去,一把起开那双大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别动手。”

    “不就是插个队么!”那菇凉替黑八出头了,“人家不是家里有事吗?”

    “谁家里没事,你愿意让他插是你的事!”

    哎哟,这句话就有歧义了,那姑娘脸一红,这眼又瞪上了,却干脆用脚说话了,一抬腿,撩阴脚直接踢在了那男人裤裆里,那男的马上弓着腰嚎开了。

    “活该!”脸仍是红红的,可是嘴角却掩不住笑意,轻轻走到一边去了。

    “哎,八哥,人生两大主题,一是忍,二是等,”看到八哥心不在焉了,连小动作也忘了做,岳文忍不住提醒了,“忍忍啊,谁让咱插队呢。”

    “别跟我谈人生,”黑八回过味来了,愤愤道,“你都不是人生的,出这么个馊主意,……曹雷,你丈母娘才在殡仪馆呢!”

    宝宝吡笑低声道,“办正事,办正事,要不这一掐白掐了!”

    黑八嘟囔着把油枪回位,却装模作样地看着加油机上的数字,“兄弟们哪,不对啊!”

    “怎么不对啊!”宝宝恰到好处地就象捧哏一样站了出来。

    “看,我这1.4排量的polo,四十五升的油箱,再怎么加,加满也不过110块钱,怎么成了135块钱了,怎么凭空我的油箱成了……五十五升的了?!”

    闲着也是闲着,等着也是等着,有些好事的从后面走过来,“哎,还真是五十五升!”

    “这油箱也不能凭空变大,嗯,里面有猫腻!”

    “哎,小伙子过来,给个说法!”宝宝高声招呼着加油小哥。

    “我靠,听说他们就留一个加油站,这是连自己人都坑!”看着岳文“义愤填膺”的样子,曹雷笑了,他知道,这帮哥们要玩什么了。

    “马上要3.15了,投诉他们!”彪子大声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