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他算老几?(求收藏,求推荐)
    《变戏法?45升的油箱加出55升的油!》

    《加油新猫腻,99的人不知道如何偷你的油》

    《加油站加油,看这些年被坑了多少钱》

    ……

    典型的网络新闻标题,特搏人眼球,吸引人的关注,王瑜亮看着各大门户网站,鼠标慢慢点击着,脸阴沉得都能拧下水来。

    站在一旁的武胖子讷讷道,“这怎么还上了搜狐、新浪了?”

    “你问我,我问谁?”王瑜亮一瞪眼,“这马上315了,不能让人在上面做文章,还在这愣着干什么,赶紧想办法啊。”

    “会不会上央视?”武胖子对315晚会也是心有余悸。

    “我们一家加油站,再说有总公司呢,不会。”王瑜亮顺手关闭了电脑,这些日子太让人操心了,他自从担任秦湾分公司经理以来,从没遇到过这么多糟心事。

    武胖子走到门口,又急急走回来,“王总,是不是芙蓉街道那帮人干的?”

    王瑜亮刚要回答,桌上的电话响了,是省公司的电话,他忙示意武胖子,待电话响了三四声后,才慢吞吞接起电话。

    他的声音很客气,但也有一个分公司经理的自信,待阴着脸放下电话,声音就不客气了,“去吧,有熟人找熟人,有关系托关系,嗯,不要怕花钱!”

    与此同时,区里的工作仍按部就班进行,却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没有人再过问加油站的事。

    廖湘汀上午出席了两个活动,参加了秦湾海马国际化物流中心的开工典礼,接着,马不停蹄赶到宾馆,会见申城通用六菱总经理一行。

    蒋胜接待了秦湾市人大副主任一行六人来开发区视察旅游区的规划工作,下午,谭文正还要作专门的情况汇报。

    陈江平仍在开会,一天有开不完的会,区里两大主要领导的会必须参加,其它的会,则由分管领导去,即使这样,他还是感觉分身乏术。

    岳文从秦湾回来,精神抖擞,劲头十足,陈江平的一个会议让他去开,他转手安排给万建设,自己则靠到了辛河的清淤现场,天暖了,得抓紧时间清淤,可是,照这速度,实在太慢了,他本身就不是个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人,嗯,是得想个办法了……

    ……………………………………

    ……………………………………

    时间象一头野驴,跑起来就不停。

    下午快下班,武胖子又失魂落魄地敲响王瑜亮办公室的门。

    “怎么了,象丢了魂似的?”王瑜亮还从没看见武胖子这幅表情,“上午的事怎么样了?”

    “王总,网上又出来了。”情急之下,武胖子有些词不达意了,待王瑜亮皱着眉打开网页,这眉就再也没松开。

    网站上不再是加油站的新闻,扑天盖地让他触目惊心的则是中国油化秦湾分司的大楼,这幢大楼是他一手建起来的,也曾是他引以为傲的成绩,可是此时,网上的照片却是那么刺眼。

    《中国油化天价大楼,吓坏参观者》

    《三问中国油化,天价大楼后面隐藏着什么》

    ……

    心跳了,气喘了,手抖了,大楼里的事,天知地知他知武胖子知,所以武胖子才会如此反常。

    一张张地浏览着图片,王瑜亮感觉心不断收缩,大楼的照片选取的角度很不一样,从从下往上照的,大楼显得跟摩天大楼一般高耸入云,平时引以为豪的大楼,此时感觉很压抑,就象宝塔压在自己身上。

    “王总,省公司傅总的电话。”武胖子看看手机上闪烁着的名字,小声提醒着。

    “王瑜亮,你看看,看看股价。”电话里的声音不疾不徐,却让王瑜亮心头一沉,他急忙点开大盘,却突然眼前一花,里面的曲线一时在眼前模糊不清了,武胖子赶紧帮着调到现价涨跌一页上。

    中国油化跌3.68!

    “一天时间,二十几个亿就没有了,”电话那边的声音仍是不疾不缓,也不见有雷霆风暴,但王瑜亮已面如死灰,“一季报出来了,公司业绩不佳,今天石油板块普遍上涨,就我们中国油化一家下跌,我看总公司也快给我打电话了……”

    王瑜亮快速移动着手里的鼠标,今天,上证综指的跌幅只有1.13,但沪深两市1200逾只个股下跌,其中就有中国油化。

    中国油化h股报6.06港元,下挫3.39;a股报7.95元,下挫3.68,中国油化重要的石化工程类合作伙伴之一海港石化工程公司,当天重挫10.4……

    “你自个到总公司解释吧,……明天,估计报纸上也会刊登类似的新闻,……上面的工作我们来做,你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干净,还想不想干了?!”

    全程通话,只有最后一句话有些重,但料峭的初春,王瑜亮已是汗透衣襟,他双眼一闭,倚在大班椅上不再说话,武胖子咬咬牙,不作声地退了出去。

    区里却感受不到中国油化的异常。

    下午,芬兰瓦格拉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纳克?格里高利一行来区考察,廖湘汀设晚宴招待,顺便去敬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两杯酒。

    蒋胜仍旧全程陪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陈江平召开党工委及办事处主任公议,研究辛河改造、环境建设及安全生产。

    岳文到底没有逃脱,去区里替陈江平开会,上面的领导在台上讲着,他在笔记本上写着最近几天的工作安排,琢磨着如何搬迁这百年大集。

    等最后主持会议的领导又强调了几点之后,随着桌椅的响动,会议结束了。

    走出会场,一道墙马上挡在岳文前面。

    “劳驾,您让让,您挡着我手机信号了。”岳文笑了,眼前象弥勒佛一样也笑着的正是武胖子。

    “岳主任,今天我可是诚心相邀,知道你在这里开会,我都等两个多小时了,中午,赏个面子,一块吃个饭吧。”

    “中国的会就是多,懒婆娘的裹脚,又臭又长。”岳文笑道,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他笑得很幸福,幸福得象花儿一样,“老武,这年头,吃饭是负担,免了,免了吧,有事说事,我们也不是外人。”

    “加油站的事……”武胖子陪着笑,“里面确实有误会,我们也有难处……”

    “你们不拆,我也没办法,”岳文一下打断他,拉开猎豹的车门,“你们能压区里,区里就压到我身上,我一个无品无级的街道干部,还能怎么着,老兄,你是不是反过来了,这事,应是我们去求你,在走廊上再站上五天?!”

    “这是误会,误会,赶巧那几天省公司来人了。”武胖子赔着笑。

    “砰——”

    车门关上了,一大堆好话就挡在了车外,武胖子的笑一下僵住了,看着猎豹绝尘而去,他赶紧上了自己的车。

    岳文从工地上回到街道,他惊奇地发现,武胖子在走廊上等着他呢。

    ……………………………………

    ……………………………………

    “老六,看新闻了吗?”听筒里传来任功成刻意压低的声音,象作贼一般,但又压不住胸中的快意与得意。

    “看了,我代表秦湾市开发区芙蓉街道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岳文乐了,他舒服地倚在椅子上,手不由自主地开始向后捋着头发,“我就知道,打虎亲兄弟,上阵也得亲兄弟!”

    黑八坐在他对面,小声不屑道,“这领导刚当上没几天,就向一把手看齐了?连这捋头发都学得人模狗样!”他自己也往后捋着头发,可理成平头的头发太短,根本捋不成。

    “你也别谢,”任功成在电话那边笑了,“等你回秦湾,替我约一下你那老师好吧。”

    “我的老师?噢,你是说袁……老师?”岳文异样了,严肃了,“同志哥,别忘了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嗯,是不是你女朋友的主意?”

    “想哪去了,袁疏影她爸不简单,是是,她是这么想,就是想约袁疏影跟卢姗姗出来,也没别的意思,加深一下感情!”

    “事我可以办,但能不能约出来我没把握。”任功成现在就是半个上门女婿,岳文深切地感受到哥们的不易,能帮就帮,能出把力决不会藏着掖着。

    “文,武胖子还在外面等着呢。”黑八窃笑着,指指门外。

    “在外面站了几天了?”

    “今天是第三天了吧。”黑八趴在岳文对面的办公桌上,嘴里窃笑不止,“他想不到,他也有今天啊,报应啊,真是报应。”

    “行了,让他进来吧。”

    黑八乐呵呵地站起来,一转眼,武胖子就从门外挤了进来,“岳主任,岳主任!”两只手老远就伸了出来。

    这几天,在街道这座办公室楼里,陈江平他倒是见过一次,但没过三分钟就给打发出来。回去,他又不敢,谁知这帮人还有没有后着,摸清底细也是王瑜亮交代的重要任务。

    岳文轻轻与他一握手,指指沙发,武胖子笑着坐下,黑八笑嘻嘻地给他倒了杯水。

    “武主任,站在走廊上等人的滋味不好受吧!”见武胖子要解释,岳文一摆手,“你年龄比我大二十岁,就少让你站两天,你回去,告诉王瑜亮,让他自己过来,我在办公室等他。”

    “别呀,岳主任,”武胖子陪着笑,脸都黑了,比蒋胜还黑,“我们哥俩商议,王总事多,再说,他毕竟是秦湾分公司的经理,对应级别……”

    “他算老几?你也不够格!什么不好,我这个助理相当于副处,跟他一个级别,不委曲他!”岳文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告诉他,现在他还是经理,过几天,有可能什么也不是了,你,回去吧!”

    “回来!”武胖子刚走到门口,岳文又喊住了他。

    “岳主任?”

    “忘了说了,你传话,除了拆掉加油站外,辛河上我们芙蓉街道老百姓出行困难啊,要是有两座桥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