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有理有利有节(求收藏,求推荐,求加书单)
    “什么,让王瑜亮亲自过来?”陈江平异样了,一杯水拿在手里,都忘了喝。

    “还让中国油化给我们捐两座桥!”祝明星笑道,他对岳文太熟悉不过,从岳文报道第一天,成功化解金鸡岭老少爷们的求访,他就知道这小伙子不是池中之物,但今天这事,他却认为有些异想天开了,能把加油站顺顺当当拆了就算是烧高香了,这桥,还要人家不是捐一座,而是捐建两座,他知道一座桥造价多少吗?那中国油化也不是冤大头啊!

    “他跟武胖子是这么说的?”陈江平一时间有些牙疼,王瑜亮是个头上不要人的主儿,把副厅级的管委副主任都能晾一上午,你要他到屈尊到芙蓉街道来,见的还是一个无品无级的主任助理,打死他他也不能来啊!

    这种情势下,能把加油站拆喽,就是大功一件,这桥,又从何说起呢,这下好了,饭要夹生了!

    年轻啊,到底年轻,不知高低,不知大小,不知轻重,“捐”两座桥,这是桥啊,不是两个涵洞哟!

    一霎那间,陈江平脑中转了无数念头。

    “武胖子在走廊上等了三天,岳文嘱咐过,不让他进门,可以提供茶水,中午食堂管饭,但不要理他。”祝明星汇报工作,原话都汇报得一清二楚,“说是看他比岳文大二十岁,最后两天就免了。”

    “嗯,这事办得……有理有利有节,”陈江平赞道,脸上很快恢复了平静,“不用管他,让他站着好了……明星,你说,王瑜亮会来吗?”

    王瑜亮当然不会来,武胖子吭吭哧哧地说出岳文的话来,他原以为王瑜亮会勃然大怒,但王瑜亮很平静,“这是那个小伙子的原话?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他顺手拿起桌上的电话,“这事都发生了,总公司也在做工作,挺挺就过去了……”

    但他还是把电话打给了蔡永进,以前都是由武胖子联系秘书长的。

    当然,作为一个分公司的经理,有些事他不能讲,现在并不象他讲的那样轻松,当前想入手中国油化股票的人太多,低价抄底的好时候,一旦股权稀释,不仅央企不答应,总公司也不会答应,到时那个被挥泪斩掉的马谡,可就是自己了。

    “你好,秘书长吗?我王瑜亮……”

    ………………………………………

    ………………………………………

    廖湘汀盯着大盘,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中国油化各加油站早已重新开业,但加油的人数明显减少,少得可怜,北部港口石化仓储项目已于昨日悄悄复工,一切看起来好象从未发生似的。

    “王瑜亮走了?”看着一脸笑容的蔡永进,廖湘汀从电脑上抬起头来,王瑜亮刚才在蔡永进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把想要表达的意思都表达出来了,廖湘汀却是借故没有见他。

    “王瑜亮在秦湾干不长了。”廖湘汀一语下了结论。

    “这人太强势了,强势得有些不识时务。”蔡永进笑着回道。

    “各行各业,强势的人太多,这种封闭的系统中容易出现这样的人,在这样的系统中,人员不易流动,又素质不一,很容易出现内斗,他业务又熟悉,能力也超群,斗来斗去总是胜利,一路提拔就容易昏了头脑,就很容易出这毛病。”他看看蔡永进,“还有一条,这种封闭的系统,也很容易滋生**!”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蔡永进知道廖湘汀的看法,王瑜亮肯定涉嫌贪腐!

    就是不查他,这次股价下跌,他也是罪魁祸首,换个地方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我们也管不着他,不过,这次,小伙子这次干得漂亮。”蔡永进在廖湘汀对面坐下来。

    “今天中国油化的股价又跌了,”廖湘汀笑着把电脑转给蔡永进看,“北京的朋友打来电话,一季报他们的业绩就不好,股价频频下跌,象这种股票,最怕被人盯上,虽然有央企作背景,但就怕有人频频举牌,……,股市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他站起来,“走,到新区转转。”

    经过督查考核办,廖湘汀的秘书兼督查考核办主任王晓书赶紧接过蔡永进手里廖湘汀的皮包。

    “督查办的小伙子都应该跟芙蓉街道的岳文好好学学,办起事来有理有利有节,这很不容易做到!”廖湘汀兴致很高,看看王晓书,“一是利用媒体,媒体不可怕,也并不是洪水猛兽,要善于跟媒体打交道,实现我们的目的。”

    “二是利用市场,懂得用市场的力量去办事,对企业,就应遵循市场规律,用行政手段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市场的手段去解决。”

    ……

    上了车,王晓书把手机递了过来,轻轻道,“芙蓉街道陈主任电话。”

    廖湘汀笑着接过来,“江平,与中国油化,要双赢,不要搞得两败俱伤,着远于大局,着眼于长远……嗯,嗯,前面这事办得很好,岳文很不错,这事你们再去找王瑜亮,对,……不用你去,让岳文一人去就行,王瑜亮,他算老几,把我们管委的副主任晾了一上午!……”

    事情正在起变化!

    陈江平琢磨一阵,马上把岳文叫到办公室,传达了廖湘汀的指示。

    经过和平解决金鸡岭纠纷,与申城规划专家对垒,力压强势的王瑜亮,不出所料地,作为年轻干部,岳文已成功在廖湘汀心里挂上了号,看着未来这区工委书记眼前的“红人”,陈江平笑了。

    桥的事,他一口否决了,提都不要再提,就差临门一脚,别再象中国足球队,把球射偏了!其他的事,让岳文自己权宜处置。

    “行,我就委曲一趟,去找一下王瑜亮。”“红人”大言不惭。

    看着他匆匆上了猎豹,陈江平笑了,“你还委曲?谁能委曲得了你?!”

    ………………………………………

    ………………………………………

    王瑜亮办公室。

    “王总,岳主任到了。”武胖子把门推到一边,岳文笑着走了进来,宝宝也笑着跟在他身后。

    “岳主任,”王瑜亮站起来,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不苟言笑,象是在接见下级,但好在主动把手伸了出来。

    岳文也伸过手去,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看着王瑜亮作了个请的姿式,在沙发上坐下,跟随在后的宝宝突然觉得,一夜间岳文身上有了一种领导风范,很熟悉,又很陌生。

    “王总,前段时间就加油站的事给您添麻烦了,今天,领导让我过来,再请示一下,看能不能商量出一个折衷的方案来。”岳文脸上的线条自动组合着,笑得很灿烂,也很真诚。

    “有地吗?”这次,王瑜亮很干脆。

    这叫什么世道!

    违规的加油站,不能强拆也就算了,还要再给他另寻地皮!“有,区里也已经协调好,这个您放心。”岳文笑道。

    “一座加油站,不可能说搬走就搬走,”王瑜亮泡着功夫茶,“这费用,区里有什么考虑?”谈到钱了,这事就有门了。

    “这个还真不是我这个级别的能了解的,”岳文马上笑着推脱道,接着给王瑜亮灌起了**汤,“这就是您跟区领导对接的事了,您们都是上面的领导,我们只是负责具体的工作。”

    区里不想花钱,陈江平更不想花钱,但这层意思却不适合给王瑜亮明说。

    王瑜亮看看武胖子,武胖子点点头,开发区的地皮将来还是值钱的,就是没有搬迁补偿,白得一块地皮也值了,“行吧,这搬迁费用,我们中国油化自己掏了,就当支持地方发展了。”

    这算盘打得太精了,还打着支持地方发展的大旗,道义和利益你是哪一样都想占全啊!

    “那太谢谢王总了,对了,支持芙蓉街道的发展,武主任还答应我们捐一座桥。”岳文笑着看看宝宝。

    “桥?”王瑜亮愣了。

    “我没答应,”武胖子急了,王瑜亮这样的强势领导最恨的就是先斩后奏,不经请示乱许诺乱答应,“我怎么可能——会答应?”

    岳文笑道,“武主任,你也别急,我们芙蓉街道也不是要穷到连一座桥也修不起的地步了,你如果不答应,我在王总跟前都不能提,我以为你们商量好了呢,谁知你没有跟王总汇报啊!我也在办公室干过,不请示领导,你怎么能善作主张呢?中国油化这么大的企业,吐口唾沫是个钉,呵呵,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能不算数吧!……”

    这小嘴“吧嗒吧嗒”越说越溜,武胖子刚要插话,就让宝宝扯住衣襟,“武主任,喝水,听岳主任说。”弄得武胖子一句话插不上。

    王瑜亮把杯子放到茶海上,“支持地方发展,我们责无旁贷,但修桥不是件小事,也不是笔小数目,这事,以后再议。”这话说得霸气,但也等于这事基本是没指望了,以后再议,那可要议到猴年马月了,能不能记着这回事都不一定。

    岳文看看宝宝,宝宝马上把手中的几张纸递给王瑜亮。

    王瑜亮狐疑地接过来,笑了,就是那种大笑世人糊涂、我自清醒的笑,“这桥,不是说过了吗,以后再议,怎么,你们连新闻稿都拟出来了?!”

    他又轻轻地翻到第二张

    “这是什么意思?”脸色马上阴沉下来,第二张纸上却也是一份新闻稿,大体意思是两大国企顶牛,加油站不能拆除,遗留断头路达八年之久。

    王瑜亮手一扬,两张纸轻飘飘地就回到了岳文跟前。

    “王总,”岳文仍是笑得很纯真,任那两张纸飘落,“上市公司最讲究形象,加油站不拆呢,有记者就跟我们约稿,为什么一座加油站没有任何手续,八年时间,一个抗战都打完了,仍是拆不了呢?”

    “现在,因为加油事件和天价楼,秦湾分公司已处在风口浪尖上,我想正是贵公司改善形象的时候……”

    “你的意思,我们不捐桥,这新闻稿就要发出去了?”王瑜亮倚在沙发上,手指急促地敲击着沙发。

    “加油站我们不是商议好了吗?这桥呢,我们也充分体谅到您的难处,本来武主任是答应两座,我们就接受一座就行。”岳文“真诚”地说。

    见王瑜亮不再说话,他笑着又从包里拿出几张照片,“这个您看看,呵呵,手机象素不高,拍得不好,见笑啊,那王总,知道您忙,我们先回去,回去等您的消息,您留步,留步。”

    他笑着站起来,可是,王瑜亮包括武胖子,都是脸沉似水,坐在沙发上,哪里有半点送客的意思!

    两人笑着走到进电梯,待电梯门关上,宝宝才问道,“文哥,这可是我们最后一招了,能行吗?”

    “你记着,”岳文昂首走出电梯,“油水多的地方是非也多,人盯人,人踩人,就是公司的几个副总,别看表面毕恭毕敬,跟王瑜亮也不是一条心,让人整天板着脸训来训去你能高兴得起来?……中国油化的股价一直跌,天价车的照片再往上一发,说不定中国油化总公司就会查他,他连自己都保不住,王瑜亮必死无疑!能坐到这个位子上的,都是聪明人,他不会不知其中厉害。”

    “况且,我们这其实也是在帮他,帮他修补形象,捐桥是往他脸上贴金,往他们公司脸上贴金,支持公益有利于股价止跌回升……”

    走出大厅,坐进副驾驶,岳文回头看看中国油化气派的大楼,“王瑜亮太强势了,人在社会混,总会遇到比他更强势的,……强势的领导自古无好下场……”

    “文哥,你强势吗?”宝宝突然打断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