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给我十分钟(求订阅!!!)
    “宝宝,跟我到高速路口接站,其它人,放下手里的工作,都到水泥厂去!”

    快九点时,岳文推开社建办的门,大家今天都没有去工地,虽然工作都跟水泥厂不挂钩,但工作是跟着领导走,没有人有异议。

    “不是管委办公室负责接待吗?”宝宝喝了口水,彪子、蚕蛹也站了起来,这两三个月的时间,整天靠在工地上,几个人脸都晒黑了,惹得陈江平大会小会不断表扬,瞧,这就是工作投入的证明!

    “我们,不是得亮个相嘛!”岳文吡笑道,学着陈佩斯作了个反手瞭望的动作。

    “为嘛不让我去,猎豹不是一直是我开的吗?”黑八也站起来。

    “文哥不是说了吗?你还问!”宝宝一下扑到在黑八身上,在黑八的挣扎中,挠了几下他的胳肢窝,钥匙就顺利地抢到了手上。

    “对啊,亮相,”彪子整天与这帮人凑到一起,脑子反应快了好多,“你这相,有什么可亮的?有碍观瞻不说,再把外商吓走,这责任你能担吗?”

    “你这形象,傻大黑粗,比我强不了哪去,”黑八火了,又把枪口对准宝宝,“宝宝,你长得就好看了?你长得好,还用一直看对象!连个媳妇也找不着!”

    宝宝走到门口,又停下了,哟,这可戳到痛处了,小脸通红了,“是啊,我是在看对象,我可不象某些人,一直跟在人家屁股后头,个头还不到人家肩膀吧,怎么看,就象大姑娘领着个孩子……”

    众人一下笑翻了,看黑八要着恼,岳文忙打圆场,“不是有人在水泥厂等你吗?你的心在高速路口,人早飞到水泥厂了,……”

    黑八却不领情,“我们闹别扭,到最后就你一人当好人,你长得就好了?”说归说,他还是与大家一道出了门。

    陈江平猜得没错,宝岛水泥的老总顾友直亲自过来,副省长韩作工及秦湾副长市杨宏伟亲自作陪,管委办公室已把接待任务接了过去,接待方案也重做了,市政府办公厅和管委办公室的人前后来了几次,提出了很多意见,上下都很重视。

    “……谭主任、蒋主任亲自接站,商请廖书记出陪晚宴,呵呵,文哥,又没你什么事了!”宝宝见黑八气呼呼地开车,拿起座位上的接待方案嘟囔着,“怎么还有看夜景?管委办作这个方案不走心,平时看看也就得了,平州的夜景有香江好看吗?有岛北好看吗?我们这里又没有101大厦,也没有维多利亚港,太平山顶!”

    岳文见陈江平的车也出了街道大院,示意宝宝别出声,接起电话来。

    电话果然是陈江平打来的,却是让他直接到水泥厂,接站都不用他了。

    “呵呵,在街道上你还象个人样,出了街道,谁会认识你!”黑八痛快了,喀,把车停在了路边,“陈书记是不是嫌你长得丑,哎哟……”

    岳文不说话了,直接卡上了,宝宝从后面又开始咯吱上了……

    ……

    水泥厂,王建东也参与接站,周厚德与王凤里里外外忙活着,整个厂区虽然显得破败,但打扫干净,还在岳文的授意下,门上插上了彩旗,挂上了欢迎的横幅,嗯,品相还成!

    看看负责安保的警察与管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一边闲聊,岳文赶紧迎上去,与接待处王科长握手寒暄起来。

    周厚德也不待他寒暄完毕,忧心忡忡地迎上来,“岳主任,有工人要闹事。”

    啊!

    宝宝、彪子等人看看岳文,“这对他们是好事,为什么还要闹事?”

    “省长、市长马上到了,这事必须马上解决,你们能不能解决,不能的话就让公安局上。”王科长着急了,转身走到一边,开始联系公安,沟通情况。

    王凤看看岳文,道,“有人散布说,重组后工人都要下岗,政府就不会管他们了,他们的饭碗就砸了。”

    “这不是扯淡吗,”岳文笑了,“不管他们,我们去沈南投标,去京城拜访水泥协会,又把宝岛水泥请过来,是为了谁?”

    电话响了,“陈江平”三个字在屏幕上闪烁起来,“呵呵,老大的电话。”他看看宝宝,“有奖竞猜啊,猜猜老大打电话所为何事?”

    彪子笑道,“这还用说吗,肯定跟水泥厂有关。”

    “老大不会也知道工人要闹事吧?”宝宝笑了,“领导就是领导,这真是顺风耳、千里眼啊。”

    岳文看看站在一侧的朗建萍,“建萍,都是你的哥哥,”他又笑着看看黑八,“给哥哥倒杯水去,搬把椅子。”

    看着他悠闲的样子,王凤道,“哎,你这人,不着急吗?快接电话吧。”

    “不急,不急,让领导等一会!”岳文笑道,却又嘱咐道,“都是自己人啊,要是传到老大耳朵里,我不接他电话,呵呵——杀无赦!”

    见郎建萍朝办公楼走去,“不用侍候他。”黑八不平道,“你以为这是在街道,谁侍候你?!”

    郎建萍不搭理黑八,“我哥说了,见着岳主任,就当自己的亲哥哥看。”看着她的背影,黑八指指岳文,紧赶几步追了上去。

    “几个副总都来了吧?王总知道吗?”

    “来了。”周厚德说道,他看看王凤,“应该知道吧。”

    说话间,黑八搬来椅子,岳文一笑刚要坐下,黑八一撤,岳文就跌了个腚蹲,惹得众人都笑,周厚德也忍不住笑出声来,黑八得意地看看郎建萍,郎建萍笑着推了他一把。

    岳文也笑着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八哥,可以呀,”在郎建萍跟前,他刻意维护着黑八的的脸面,“周总,想要闹事的工人,在哪,把他们叫出来。”

    “好,我去。”周厚德一跺脚。

    宝宝举着电话为难地走过来,“陈书记电话,找你。”

    岳文低声笑道,“这是真急了。”他接过电话来,马上传来陈江平暴怒的声音,“我在会上是怎么强调的,电话响三遍必须接起来,就你特殊?!”

    岳文看看远处,周厚德走出来,一群工人跟在他后头,个个穿着蓝色的厂服,拖拖沓沓走过来,看看坐在椅子上接电话的岳文,也不说话,就这么僵着。

    “我听说有工人想闹事?”陈江平虽然声音压得很低,但怒火隔着电话仍烤得岳文脸热。

    “我正在处理。”

    “什么时候能处理完?韩省长和顾总大约十分钟就到!”

    “给我十分钟!”

    “十分钟?十分钟能行?……好,”电话那边声音仍很低,喘着粗气,“你说十分钟就十分钟,领导到达这前务必处理干净。”

    陈江平放下电话,看看中巴车,嗓了上下动了动,又把头扭了过去,他不是不相信岳文,但以自己处理此类事件的经验,一上午时间能把人带回去就不错了,十分钟,就是听工人吵吵,都完不了!

    他想了想,还是在手机上打了几行字,悄悄发给坐在中巴车上的谭文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