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做寿司的村上春树
    大学四年的情谊,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心意相通。

    尼亮也看不惯任功成女友的嘚瑟样,“要不,兰※州料理也行!”

    “兰※州什么时候有料理了?”他女朋友好奇地问道。

    “嫂子,兰※州拉面啊!”岳文吡笑道,“那福※建料理就是沙县小吃了!”

    葛慧娴与尼亮的女朋友都忍俊不禁,张倩看看他们,一扭头,踩着高跟鞋朝里面走去。

    “哥哥弟弟哎,算我求你们,”任功成糗了,“能不能给个面子,看我的面子,你看,我什么时候当着你们的面儿还打击过嫂子和弟妹?”他一把揽住岳文,“别看地方不怎么样,你知道吃一顿多少钱吗?我们八个人,没有七八千拿不下来。”

    嚯,这顶岳文大半个月工资了,“四哥,我能提个要求吗?”

    “说,”任功成警觉了,这小子越是谦虚,这坑挖得就越大,就越憋着坏水,“非人类的要求就不用提了。”

    “不,绝对是人类的,而且很人性,”岳文吡笑道,“这个,我跟葛慧娴我们不吃了,你把钱给我俩结了,我们去吃拉面去。”

    尼亮的女友与葛慧娴都笑喷了,任功成一指他,“滚蛋,你好歹也是领导干部了,怎么……”

    他话没说完就看见了那辆兰博基尼,忙撇下岳文等人迎了上去。

    晚风之中,夕阳把醉人的金黄洒在这条街道上,风景、豪车、靓女共同构成了独特的风景线,让过往行人纷纷驻足侧目。

    一番寒暄,袁疏影热情大方,卢姗姗礼貌矜持,任功成舌灿莲花,引导着两位美女上了木质楼梯,拉开一扇推拉门,走廊尽头就是人声灯影了。

    “倩倩,姗姗与袁姐来了。”任功成的本事之一就是快速拉近与人的距离,包括语言上与心理上的双重距离,这一点岳文自愧不如。

    张倩马上转过身来,笑着迎上来,这笑却有些尴尬,“卢姐袁姐,不好意思啊,知道这地方火,没想到火成这样,就剩下靠近吧台的两个座位!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卢姗姗笑道,“这里的位子需要提前一天预订。”她看看袁疏影,二人朝吧台走过去,看来,人家是这里的常客了。

    袁疏影大方一笑,看看张倩,“时间还早,等等没关系。”

    岳文也站在了吧台边上,看着一个胖胖的老爷爷现场制作寿司,周围的人说话他一句也没听懂,全是东瀛人,一个个都很虔诚的样子。

    “对了,东瀛有个寿司之神,一家子专门做寿司的,好象美利坚总统去访问,就是吃他的寿司,叫什么来着?”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香气,岳文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情不自禁地朝袁疏影靠过来,“对对,我想起来了,村上春树!”他指指胖大爷,“这就是我们秦湾的村上春树!”

    卢姗姗一下睁大了眼睛,看岳文认真的样子,再瞅瞅周围几个瞪着他们的东瀛人,笑得两只眼睛象弯弯的月牙,几个东瀛人都直直地盯着她,“袁姐,村上春树也开了家寿司店?”

    袁疏影也笑了,“岳文,出去以后,千万不要说你是秦湾大学毕业的,对了,你毕业时不是省三好学生吗?”

    张倩厌恶地看看岳文,自动远离他,转到了卢姗姗一边。

    任功成也听出毛病来,对这种自卖自夸夸到马屁股上的同志,他的打击从来不遗余力,特别当着两位美女的面,“他啊,那是讨好老师得来的,大学四年,他替老师擦了四年黑板……”

    袁疏影却敛笑正容了,“你,你就是那个大学给老师擦了四年黑板,毕业时老师让全班同学起立,给你鼓掌三分钟的……”

    “就是他!”尼亮也凑上前来,“这事在秦大都传遍了!地球人都知道!”

    借着灯光,袁疏影又看看岳文,“得,你是秦大的村上春树!”

    众人又笑了,一侍应生走过来,“您好,哪位是岳主任?”

    岳文笑道,“对不起,能说东瀛话吗,汉语听不懂。”

    葛慧娴笑着打了他一下,“说正经的。”

    “好,是我,”岳文笑着四处打量着,自己这个没有级别的主任助理,不会提前于任功成,名动秦湾吧?“你怎么认识我?”

    “有位女士把她的座位让给了你们,请跟我来吧。”

    “女士?”

    “对。”侍应生作了个请的手势。

    “那太好了,”张倩的尴尬一下消逝得无影无踪,“老六,你不是在开发区吗?怎么在秦湾还有熟人?”

    “没有,我们大西部来的干部,”岳文笑道,“不认识秦湾的人。”

    “我们岳文马上就要调回来了,”葛慧娴也听明白张倩话里的意思,马上把话接过去,“区司法局,到时跟老五就近了。”

    “你小子,有好事还保密?请客啊……”任功成乐了。

    怎么在这里还能碰上熟人?岳文的脑袋飞速地运转着,自己认识的人里面,能在这里吃饭的人寥寥无几,能找到这个巷子更是想不出来,“这人长什么样?”

    “很漂亮,个子也很高,很有礼貌……”侍应生看来是多拿了人家的小费,嘴里全是好话。

    ………………………………………

    菜上得很快,口感和卖相都是一级棒,食材都很新鲜,让舌尖上的味蕾一下子复活了,接着就不断跳跃起来。

    卢姗姗与袁疏影是这里的常客,二人对各式花样都很熟悉,

    看着张倩极尽讨好之能事,生鱼上来后,岳文吡笑说:“五位美女,生鱼片上来了,趁热吃…”

    几个人又都笑了,葛慧娴拧拧他的腰,那意思是别出洋相!

    张倩也笑了,“岳文从没吃过日料吧?”

    岳文笑道,“西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别说日料了,韩料都没吃过。”

    袁疏影笑道,“岳文的意思是感谢张倩,你的心意让我们感觉心里是热的,”她举起大麦茶,“我们都不喝酒,以茶代酒,敬一下张倩如何?”

    一句话轻轻化解了张倩的尴尬,众人都举起茶来。

    任功成借着上洗手间的功夫,紧赶几步,“老六,别逗你嫂子了行不,她是个实诚人,不经逗,今晚给个面子……”

    “五哥,”岳文也正色道,“谁逗她了?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啊,……”

    “别说了,别说了,”任功成有些尴尬,“她就是那样的人,心里想什么脸上就都表现出来,看我的面子,今天不是请人家卢姗姗吗?”

    两人回到座位,张倩正掏出钱包来,“买单!”

    “单买过了。”侍应生笑道。

    “卢姐,这次说好了是我请,”张倩马上笑着看看卢姗姗。

    卢姗姗也笑着摆摆手,“不是我买的。”

    张倩又看看袁疏影,袁疏影也笑着摇摇头。

    “是这位先生,”侍应生看看岳文,又看看笑着走过来的一位三十多岁风姿绰约的女人。

    “开发区来的岳主任的朋友,以后随时过来,一律免单!”那女人笑道。

    哎哟,这份礼送的,太及时了,但让人不敢接!

    葛慧娴定定地看着岳文,任功成也定定地看着他,好象不认识了似的。

    张倩也愣住了,“老——六,这多不好意思,下次我来啊!”

    “我……?”岳文愣了,“也不好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