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我犯了一个错误(求订阅)
    “出来了?”掌柜的一下抬起头来,手里仍握着笔,这字却怎么也签不下去了,“谁让他出来的?”

    “自己走出来的。”梁莉笑道,又看看戚力群,“老戚,你找的那个李云峰,真不是爷们,让阮成钢一个电话吓得屁滚尿流,自己就把举报撤销了。”

    “那张卡呢?”掌柜的看看戚力群。

    戚力群道,“纪委的人说是已经交给秦湾纪委了,秦湾那边也确认了。”

    “啧啧,”梁莉惊叹道,“这可是十万块钱啊,他一个刚毕业的小伙子,一点也不动心,还真不简单!”

    掌柜看看她,“施忠孝给他一坐房子、两根金条他都不动心。”

    戚力群扶扶眼镜,“送卡是在秦湾送的,不是在开发区,我们以为,他一大意就能装进兜里,或者是当晚就消费了,那就说也说不清喽!”

    掌柜的已是平静下来,喝口水继续签字,“这小子,金鸡岭那么大的风浪都闯过来了,你别看他大大咧咧的,实际上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胆大心细,遇事还不慌,两个眼一眨巴就是一个心眼。”

    梁莉“扑哧”笑了,“掌柜的,你把他说成阿庆嫂了!老戚可不是刁德一!”

    坐在掌柜的对面的曹昆凑趣道,“梁总才是我我们开发区的阿庆嫂!比阿庆嫂可漂亮多了!初中的时候,我还演过郭建光呢!”

    戚力群笑了笑,见梁莉不接曹昆的茬,继续说道,“芙蓉街道的那个叫什么建设的昨天已经进去了,据说,还欠扯到邱汇岳,邱汇岳本来就让陈江平搞得灰溜溜的,这下更抬不起头来了。”

    “他再大胆,再小心,刚工作一年,工程上的事他也不熟悉吧,我就不信,一点没有审计出毛病来?”掌柜的不相信。

    曹昆道,“审计出来的问题全是万建设一个人作的业,这小子都给万建设记着呢,纪委查他的前几天就交到检察院了,……这小子,太阴了!这么小的年纪,怎么这么多心眼!”

    梁莉突然笑了,“爹娘给的呗!”

    掌柜的看看梁莉,“不说他了,明天中建工的考察团就要来了,老戚,你不是找过中油化的王瑜亮吗?”

    戚力群赶紧说道,“王瑜亮通过中油化的朋友侧面给中建工办公室的熊主任说过,并且岳文在沈南招标时,找人假扮黑涩会吓唬过中广水泥的人,中广水泥就是中建工在江南的水泥企业,……这些都传到中建工的老总唐作钧的耳朵里,秦湾水泥厂现在的境况,唐总也都知道了,但从中建工传出话来,唐作钧说,越是这样,越是要看看,我们有眼睛,也有头脑,实地看看比什么都强!”

    他一口气说了不少,掌柜的仔细听着,也没插话,听完才道,“嗯,这人不简单!”

    众人看他说得郑重,也不知他是说岳文还是唐作钧。

    “给王建东打电话,让他马上从申城回来,他还是公司的董事长,让他继续破产清算的工作。”他又看看曹昆,曹昆马上道,“谭主任不是说暂停吗?”

    “那是求访的情况下,现在情况变了,谭主任不是也没有明确意见吗?”

    掌柜的缓缓道。

    …………………………………

    …………………………………

    对于中建工来的客人,岳文是以接待上级领导的方式来对待的,虽然比不上宝岛来的客人,副省长与秦湾副市长亲自作陪,但接站、卫生、食宿等安排也是一丝不苟,全力以赴。

    值此重要时刻,王建东仍然在申城出差,厂里只留下王凤与周厚德二人,其它副总有的待在厂里,有的打过几个照面就不见了踪影。

    “文哥,水泥厂的厂房有些破旧,能不能找一处新厂房,就说是水泥厂刚建的?”宝宝刚刚主持工作,表面上还象以前一样,走路仍是懒懒散散,但工作积极性更高,每天绝对第一个到办公室。

    “宝宝说的有道理,”蚕蛹道,“这就好比我们穿着一条花裤衩,上面还有补丁,现在人家要来看,我们怎么着也得换条新裤衩吧?”

    岳文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蛹,你也是中层了,虽然现在没有走程序,不能老离不开下三路,行吗?”他看看黑八,“如果你们外出考察,最怕什么?我认为啊,最怕的是受到欺骗!如果中建工看了水泥厂之后决定不跟我们合作,那是水泥厂的命,但我自己会很安心,我没有欺骗人家,我就是想让他们看到一个真实的水泥厂,因为我有信心,……你们就对水泥厂一点信心也没有吗?”

    “有!”黑八马上大声响应着,可其它几个人却不言语了。

    “你是对郎建萍有信心!”蚕蛹小声嘟囔着。

    “好了,都是中层领导,就该有个领导的模样,”岳文看二人要抬杠,马上笑道,“宝宝,你联系一下管委刘主任的秘书,就说我们往高速路口走了。我给陈书记打电话,让他直接过去。”

    今天的接站,蒋胜说出差,没有参加,陈江平无奈,只能协调了管委的刘主任参加,算是给足中建工这一行十六人的考察团的面子。

    “他们会跟我们谈吗?”彪子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岳文表情有些凝重,“那如果对方看了我们的水泥厂,仍然愿意坐下来跟我们谈,那么我们可能还会有机会,水泥厂还会有机会,否则,连中建工这样的国企,连唐作钧这样的老总,都不能接手秦湾水泥,那只有死路一条。”

    当着几个兄弟的面,岳文不说假话,这确实是背水一战了,如果水泥厂不能重组,没有起色,那他搬迁水泥厂的计划也要彻底搁浅,把大集搬往水泥厂的想法也要破产。

    …………………………………

    …………………………………

    水泥厂的厂区早已打扫干净,就是门前的街道,宝宝也组织人收拾了一遍。

    红缨如云,绿冠如盖,芙蓉树也在默默等候着京城来的客人。

    一进三楼会议室,岳文马上晓得自己犯了个错误。

    水泥厂的会议室太小,就一室一厅那样的面积,虽然按照名单,上面都摆了桌牌,但宝宝把每个人之间的距离安排得非常小,几乎胳膊靠着胳膊,而且会议室里本没有那么多椅子,椅子也是各式各样,什么年代的椅子都出来了。

    十六个人加上管委的刘主任、副秘书长、秘书,陈江平、邱汇岳及自己,宝宝、彪子等人,再加上水泥厂几个副总,王凤和接待的几位漂亮姑娘,一屋子黑压压的全是人,后面,也根本坐不下......

    岳文心里一阵光火,但他马上冷静下来,要学唐作钧,平静,平和,平静,平和!

    “空调,打开空调!”这么多人挤到一间会议室里,大夏天的,人人都立刻汗流浃背。

    郎建萍马上去看空调,可是摆弄了一阵,空调仍不管用,“哥,”她一急,改了称呼,“停电了!”

    那一刻全场寂静。

    突然中建工的经理就笑了,然后,岳文也跟着笑了,陈江平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个场景,岳文永远不会忘记,无论是他走到秦湾还是重又杀回开发区,无论他身在那个位置,都不会忘记。

    因为,对方的笑是因为好笑,而他自己,则是无奈的陪着他们笑,很尴尬,很难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