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不服不行
    “马上想办法。”陈江平低声道,管委的刘主任已经礼让着中建工带队的黄经理坐下,又招呼着水泥厂精挑细选出来的几个漂亮姑娘切西瓜,拿矿泉水。

    岳文赶紧示意无关人员退出会议室,又让宝宝赶紧通知供电所来人,又让王凤去找几把蒲扇,实在不行,赶紧到街上去买去。

    几个漂亮的菇凉给客人又端上葡萄和桃子,可是菇凉和水果也没能让中建工一行人凉快下来,刘主任用纸巾擦着汗,首先忍不住了,提议道,“要不我们回区里?”

    随行服务刘主任的管委副秘书长马上打起电话来。

    黄经理不断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汗,“客随主便,客随主便,不过,是不是先要看一下厂里的情况。”

    这大热天的,汇报都没法汇报,座谈都无法座谈,看着会议室里黑压压一群人,中建工一行有的窃窃私语,有的站了起来,有的面无表情,有的用桌上的材料轻轻扇动着……黄经理看向岳文。

    岳文马上说道,“黄经理,不好意思,我们日思夜想,终于把中建工的领导给盼来了,可能是我们比较热情吧,热情地把电线都烧了。”

    黄经理一下笑了,刘主任看看黄经理也笑了,会议室里的人表情不一,有笑的,也有继续板着脸的。

    “来电了,来电了。”郎建萍突然喊起来,话刚出口,她马上又捂住自己的嘴巴。

    看着空调重又吹了起来,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岳文也松了一口气,估计是线路跳闸了,见一班人终于能坐下来了,终于能拿起桌上的材料仔细了,他一颗心才放进肚子里。

    “好了,小岳,你先说说吧。”刘主任见黄经理坐了下来,方才笑道。

    岳文笑着朝大家点点头,“黄经理,非常感谢贵公司对秦湾水泥的重视,你们的到来,我相信,不管对我的一生还是对秦湾水泥的未来,都有极大的影响。”

    这开场,一下压住了全场,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只有空调呼呼的出风声。

    “今天上午我还在想,一家顶尖的国企,又是国内建材行业的领军企业,对于像我们秦湾水泥厂这样的一个毫不起眼的、无关重要的企业都做到如此的正规、如此的认真,还能亲自来到我们秦湾,就是你们不与我们合作,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的到来,你们的做事的方式,包括见到唐总给我的教育,我从中吸收到的营养,我相信,一定会改变我的人生和水泥厂的将来。”

    宝宝站在门口,不出声地朝里张望着,他发现,刚才大家还在吃着手里的水果,中建工一行人也有说有笑,可是当岳文说完后,那一刻,全场的人再没有一个人发笑,甚至都不出声,紧紧地看着眼前的岳扒皮。

    “我知道,我们秦湾水泥厂如果有幸能与贵公司合作的话,对我来说是三生有幸,对我们水泥厂来说三生有幸,对我们秦湾来说也是三生有幸,但,对于你们来说一定是史无前例!”

    管委的刘主任,中建工的黄经理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西瓜,早已放在了桌上。

    “但是今天,中建工重要的经理、领导都过来,你们一定都是公司非常核心的人员,水泥厂的状况,我已提前写了一份材料,里面每个数字都是真实的,不敢丝毫夸大或隐瞒。”

    大家都拿起桌上的材料看了起来,黄经理看看材料,又抬头看看岳文。

    “为什么我们水泥厂的状况这样糟糕,我还敢于说实话,亮家底?”岳文的双手按在桌子上,象对黄经理说也象对刘主任说,“为什么我们秦湾水泥厂敢于连续三次求见唐总,敢于请求与国企重组联营?”

    宝宝突然发现,岳文停了下来,停了好一会儿,可是中建工十六名考察团成员一句话都没说,所有人都看着他,等着他说出下文。

    “是,不错,我的工厂现在有困难,而且刚刚有所复苏,刚刚接到一笔大的订单,但,如果有幸成为中建工的的合作伙伴,那么中建工就是我们秦湾水泥最大的伙伴,我们一定会怀着敬畏的心态与你们合作,我们会像对待自己的工厂一样去服务你们,配合你们。”

    “当然,你们可以去选择比我大很多的工厂,实力强很多的工厂,但是对方一定不会像我们一样全心全意、全力以赴的配合你们,今天中建工的领导都来了,在这个小会议室里,你们看到了、也体会到了最真实的情况,我相信你们也真实的触摸到了我和我的水泥厂的决心和勇气。……至于我们有没有办法能够成为伙伴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我这一生,都能够和像你们一样的人交朋友,我们秦湾水泥太需要像你们这样的前辈和领导在重振水泥厂的路上指导我们,所以中午,我们水泥厂请客,请大家吃一顿便饭。”

    一气呵成,没有停顿,会议室一片寂静。

    宝宝看看同样站在门口的王凤,眼角竟挂着晶莹的泪花,他不禁也转过头去。

    这人哪,真是不服不行,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了?说得那么悲壮,那么动情,说得人都想掉泪……

    “好,秦湾水泥厂的决心,我们知道了,”黄总一双鹰眼,站了起来,“那我们就别坐着了,去看看车间吧!”

    ……………………………

    午饭,那肯定是海鲜为主,秦湾的海鲜响誉全国,秦湾的啤酒中外驰名,但饭桌上的话题,仍然离不开秦湾水泥厂的重组。

    “重组?”黄总笑了,亲自陪宴的廖湘汀与谭文正都很是不解。

    “小岳,”黄总看看岳文,“你的材料里写得很清楚了,当前,秦湾水泥厂负债多少,欠职工养老保险与工资有多少?其它的我就不说了,……好,谢谢。”见廖湘汀亲手抓起三个大虾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黄总抬手致谢。

    “可是,我们现在有中建设的大订单,我材料里面也写得清楚,”岳文拿起啤酒,起身走到黄总身后给他倒满,又依次给廖湘汀等领导倒满,“而且我们开发区的新区正在建设,水泥的订单不是问题!”

    秦湾与开发区的经济地位与经济总量,区位优势与发展前景,也正是中建工看中秦湾水泥厂的原因,可是,黄总却不能说出来。

    “岳主任,订单只是工厂经营的一部分,”黄经理又拿起一个海螺,“据我们的推算,秦湾水泥厂想要缓过劲来,至少得需要三年时间,三年啊,我们能做多少事情!市场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势?”

    廖湘汀看看谭文正,打断又要说话的岳文,“黄总,您到秦湾来,就是对我们的支持,我与谭主任也商量过了,也要支持中建工继续做大做强,……只要能水泥厂能搬迁到我们西部的工业园,当然,那里有一处闲置的厂房,我们可以考虑以零资金的形式将整个水泥厂划拨给中建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