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威信来源于工作
    孙志刚急了眼,“我看谁敢?”

    旁边站着的几个婆娘立马扑了上来,“哎哎,松开,松开。”岳文的脸都紫了,两条腿被两个婆娘死死抱住。

    “你刚才不是说不是你的吗?”岳文喊道。

    孙志刚铁青着脸,不搭理他。

    “到底是不是?”岳文朝包抄过来的蚕蛹和黑八一使眼色,二人一对眼神,双双拖住了两个婆娘,岳文一使劲,马上冲出了包围圈。

    镜头却又对准了孙志刚,孙志刚有些发虚,始终不敢直面镜头。

    “不是就拆呗,反正也没主儿。”岳文轻松下来,朝孙志刚吡笑道。

    见孙志刚与岳文理论着,蒋胜与陈江平就朝这边走过来,宝宝早迎了上去,把一顶安全帽递给蒋胜。

    蒋胜皱皱眉头,又伸展开来,只见漫长的“战线”上,烟气升腾,尘土飞扬,有咒骂但却没有哭泣。

    孙志刚却不能哭也不能骂,他求援似地看着蒋胜,蒋胜在芙蓉街道什么事不知道?就是哪家两口子打架,第二天早上都会有干部说给他听。

    “行了,老伙计,新区的地皮多值钱,以工业用地的价格卖给你,你还不知足?”他转过头来嘱咐陈江平,“老孙的家属也不容易,能照顾照顾就照顾照顾。”

    得,即在孙志刚面前卖了好,又在陈江平跟前出了力,两边都要欠他的人情!

    孙志刚看看蒋胜,垂头丧气道,“你弟妹那里工作不好做!”

    “不好做也得做!”蒋胜停下脚步,“这是大形势,兄弟,人,认不清形势,到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他拍拍孙志刚,又朝前面走去。

    孙志刚看看岳文,岳文也看看他,手一挥,铲车就开了上去,孙志刚却没有再发作。

    岳文笑了,他不想得罪孙志刚,但这是一条迈不过去的槛,不拆他孙志刚的,别人的肯定拆不动!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机关干部行得正、做得正,他们佩服,行得不正,作得不正,他们攀比,现在攀比对象——最大的地主都被剃头了,他们还等什么?

    果然,肥肉男已经跑到机关干部那里报名了,一些还没拆到的农户也都开始往外倒腾东西了……

    ………………………………

    ………………………………

    夕阳西下,原本矗立在河北岸的楼房与平房,被近三百辆铲车快速推倒,辛河沿岸一片瓦砾,呛人的烟尘弥漫了周边的原野。

    机器轰鸣着,人流却都已散去。

    岳文与宝宝等人却走在了最后,“明天吧,明天就不用这么多铲车了,把这里打扫干净后,”说了一天的话,站了一天,岳文感觉很累,“河两岸全部种上草坪,全部栽上芙蓉树……嗯,到时,芙蓉花开,流水穿城而过,漂亮!”

    宝宝、彪子等人早已累垮,哪还有心思听他做梦,“走吧,再不走,那帮人菜底子都剩不下。”黑八嚷嚷道。

    一天完成二百多处房子的拆迁,陈江平很高兴,全体干部一起会餐。

    “急什么,吃完了就再做新的,瞧你那点出息。”彪子看看黑八,“跟着岳主任,我们还能吃菜底子。”

    “嘿,你们还别激我,我从小就愿意吃菜底子,”岳文心情也很放松,来了劲了,“小时候谁家上梁、结婚、娶媳妇,吃不了的菜都折合在一块,哎哟,吃起来那个香啊,现在找不着那么好吃的菜了,就是你到饭店要几个菜掺杂在一块,也没那个味……”

    “行了,文哥,别说了,都是农村出来的,谁没吃过啊,想想更饿了,”彪子道,“快走吧——”

    等回到街道,望海楼安排了几桌,陈江平、邱汇岳,单单又叫了岳文,三人挨桌敬酒,这一场酒,直喝到晚上十二点钟以后方才散去。

    眼见着机关干部一个个东倒西歪地走出饭店,祝明星又忙着安排车子送着机关里的女同志,“喝足了没有?”一天下来,岳文感觉很有成就感。

    “没有,没有。”

    “岳主任要请客?”

    “好,”岳文豪爽道,“吃烧烤去,走啊,不怕老婆的都去啊!”

    人群里立马一片轰笑,都喝了酒,谁也不愿承认自己怕老婆,这开车的开车,骑摩托的骑摩托,浩浩荡荡朝拐角烧烤杀奔而来。

    祝明星有些眼热,“陈书记,小岳的号召力还挺强?”

    陈江平也有些酒酣耳热,他看看远去的机关干部,“号召力就是威信,……这就是威信,威信又是怎么来的,是通过干工作得来的!”

    喝了酒,他似乎话就多了起来,“明星你信不信,有的班子成员,我就不说是谁了,晚上值班,打扑克他都凑不起人来,因为机关干部不尿他!”

    “岳文,往院里一站,多了不用,一个电话,打够级打保皇的人数都出来了!”

    祝明星笑着把陈江平送进小傅的车里,“小岳今天可出风头了!”

    “嗯,”陈江平不置可否,“但,这风头,也是自己挣的!”

    望着陈江平的汽车远去,祝明星本想回家,可是岳文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让他鬼使神差也来到了拐角烧烤与大家同乐,不能脱离群众不是,可这一来,却被已经东倒西歪的机关干部按住一顿猛灌,灌来灌去,祝明星也放下了办公室主任的架子,主动出击了。

    “听说岳主任唱歌——嗝——很好听——嗝——”

    黑八喝啤酒喝得直打嗝,话也不利索了,还没表达完就让宝宝赶下去了,“让岳主任给大家来首《大实话》,大家欢迎!”

    “不唱了,不唱了,”岳文笑道,“又没有奖励!”

    蚕蛹马上递过两个肉串来,岳文笑着一把推开他,“祝主任结账我就唱,大家伙说行不行?”

    “你唱,我就结。”祝明星难得豪爽一回。

    “好!”众人又是一阵鼓掌。

    “这才象个真男人!”

    “对,以后可不能叫祝公公了啊,对不对,公公?”

    “滚一边去,”祝明星笑着扔过几瓣蒜去,“谁是公公,你们才是公公!”

    “别说了,听岳主任唱……”宝宝赶紧制止众人。

    只见岳文摇晃着站了起来,这一扶桌子又差点摔倒,众人一笑,立马又有两三个醉汉从椅子上滑在地上。

    “墙上哎画虎哎,不咬人哎!砂锅哎和面来,顶不了盆哎!侄子不如亲生子哎,**是咱的贴心人……吆唬嗨……”

    岳文的声音很嘶哑也很粗野,在这寂静的初秋夜晚,却听了想让人流泪。

    宝宝不由自主地跟着站了起来,彪子、蚕蛹……一众老少机关干部也都站了起来……

    “天上哎下雨哎,地上流哎!瞎子哎点灯哎,白费油哎!

    千金难买老来瘦哎,**是咱的好领头……吆唬嗨……”

    一个个脸上如痴如醉,双手握拳,仰头高歌,在昏暗的灯光下,大声地唱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