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掌柜的
    廖湘汀的车子出了大院,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温起武、刘主任与大家寒暄几句,就陪着市委政法委的副书记与公安局副局长先行离开了,在场的除了岳文以外,就都是公安局的人了。

    “小岳,什么时候上的督查室?”周平安笑道,丝毫没有公安局长的架子,朱弘毅也是一脸堆笑,就象大家已经认识很久,不过,与周平安认识确实是一年多了,但作为公安局长,肯定不会往脑子里去记这么一个小人物的。

    “刚到。”岳文笑道,也含糊道。

    周平安也不多问,“成钢,给小岳安排个睡觉的地方,统计结果估计要等天亮了,也别一直在这干熬,我跟老朱我们回局里,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

    送走两位领导,这里就是阮成钢的主场,他明显轻松下来,“什么时候的事?”

    岳文知道他指的是调到工委办的事,“今晚,具体说六个小时前吧。”

    阮成钢摘下帽子,头皮刮得发青,在灯光下闪亮,“行啊,外面都在传,你诫勉谈话,江平也马上调走了!好了,这下产房传喜讯,人家升了!”他难得地大笑起来,伸手亲昵地搂住岳文的脖子,“忙完这阵,把老大叫出来,我们一起喝个痛快。”

    “让他们传去吧,让他们偷着乐吧,”岳文也笑道,顺手接过阮成钢手里的警帽,扣在自己头上,“今晚,就是他们哭的时候!”

    …………………………………

    …………………………………

    骊都广场。

    象往常一样,过了晚上十点,正是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候,依然是灯红酒绿,依然充斥着红男绿女。

    一队警车闪烁着警灯悄悄包围了这里。

    “哎,条子!”一个喝得断片了的客人看着满大厅涌进来的警察,兴奋地大叫道。

    但,马上,小姐的尖叫声、客人的乱喊声,夹杂着碰翻东西、打碎物品的声音,就掀翻了整座骊都。

    这个昔日开发区最为耀眼的娱乐场所,开发区无人敢动的娱乐王朝,每个楼层都响起警察匆忙而又整齐的脚步声。

    查理曹正在做着“大保健”,门“砰”地一声被踢开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象猪猡一样摁在了地上,小姐的声音杀猪一样充斥了楼道……

    …………………………………

    芙蓉街道周疃村东,柳树林内是一沙场,七八堆巨大的沙堆,每堆足有三四层楼房那么高。

    “这哪是沙子?这简直就是钱哪。”一刑警不胜感慨道。

    蒋晓云沉默不语,看着前方装修得极尽奢华的四间平房。

    可是还没等他们靠近沙场的院子,院子里的狼狗就叫了起来。

    等一干警察冲进去,屋里只剩四、五个喝得酸醺醺的人正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其中一个,蒋晓云认识,正是芙蓉街道政法委员郭旭东。

    窗子大开着,蒋晓云大喝一声,“追!”

    林子里的树很密,佐藤在前面几个起落眼看就要不见踪影,蒋晓云只好鸣枪示警,可是佐藤却跑得更快了。

    芙蓉街道的地形蒋晓云还是熟悉的,她冲在最前面,突然前面火光一闪,几枚钢珠打得柳树哗哗作响。

    “大家小心,他带着枪!”蒋晓云喊道,“再不停下我就开枪了!”

    可是夜幕下,佐藤仍没有止步。

    “砰——”

    只听佐藤一声惨叫,在地上打起滚来……

    …………………………………

    区里和街道,散落的棋牌室、麻将馆里,在前来“娱乐”的客人心惊胆颤地注视下,大门都被贴上了封条……

    一家“投资公司”里,几个小伙子正横七竖八地躺着,警察破门而入,几个人来不及反应,全部被摁倒在沙发上,从屋里搜出管制刀具若干把……

    同时,从区里到街道,数十个挂着投资公司牌子的直接被查封,人员被带走。

    一处小区单元楼内,涉嫌多起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犯罪的高某某等人被押进警车。

    芙蓉街道,滋扰正常秋收秩序、强行收取收割机主“保护费”的一团伙犯罪嫌疑人六名被直接拘押。

    以李某为首的企图垄断秦湾至沈南长途客运线路的车匪路霸团伙在南河街道被抓获。

    长期垄断平州中医院护理行业的的某公司,有的病人想自己找比较熟悉且可靠的护工都会遭到该公司的无理阻挠,使得医院病人及护工苦不堪言。

    晚两时许,民警将该组织主要负责人王某抓获……

    …………………………………

    “兄弟,这下发大了!”捷报频传,阮成钢的脸上轻松而喜悦,岳文听到他叫喊,赶紧凑了过去,“摸金校尉!”阮成钢笑道,“专门干盗墓营生的,公安部a级通缉犯,刚刚在云海小区被抓获!”

    “抓捕率百分之九十!”阮成钢兴奋地一挥拳头道。

    岳文一颗心,终于放到肚子里了。

    他明白,把自己留在这里,实际上是廖湘汀不放心,至少并不十分放心,但这下,他可以睡个好觉了。

    “宝宝的案子,”岳文道,“前面抓住那个就是个替罪羊,给他几万钱就打发了,阮哥,后面的老板,这次能把他网进来吗?”他与阮成钢谈过此事,阮成钢也明白,他指的是戚力群。

    但霸痞黑恶,后面总少不了保护伞,这几乎就是一条铁律。

    就是公安局的人在这场声势浩大的严打中,也难免有人牵涉其中,所以今天来的是市委政法委和市局的人,异地抽调了不少警力。

    “记得我与老大说的那人吗?”阮成钢道,“他,就是戚力群身后的那个人,现在可以告诉你了……”

    “他不是走了吗?”岳文看着阮成钢道。

    阮成钢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是廖书记知道了吧?”从周平安口中得知,廖湘汀单独找公安局的局长和政委谈话,这可是概率很小的事,那就意味着,工委书记对政法委书记并不象以前那样无条件的信任了。

    而这种不信任,肯定是有缘由的,或者上面吹了什么风,或者下面行了什么雨。

    廖书记知不知道呢?岳文问自己,这么大的行动,为什么政法委书记事先不知情呢?

    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温起武有些事已经传到他的耳朵里,而且肯定与本次除霸打痞有关!

    ……………………………………

    ……………………………………

    温起武并没有回家,家里那个虽然每天把保养当饭吃的婆娘仍旧是细皮白肤,但那个家仅是一份亲情所在。

    把市政法委副书记送到宾馆,一进车里,他就开始不断地打起电话来,司机就象聋子一样,充耳不闻,这个司机,从公安局的时候就跟着他,他也很放心。

    第一个电话,他打给了戚力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